第四百零四章 假孕(十二)

慕雪瑟放下车帘,忽然听见车外传来说话声,只听一人道,“洪天,你如今能得皇后娘娘看重,封了骁骑将军可真是不容易啊,恭喜恭喜!”

慕雪瑟眉目微动,又再悄悄撩起车帘,就见当先骑着一匹枣红马的年轻男子道,“哪里,哪里,是皇后娘娘抬爱了。”

原来他就是洪天,洪烈的独子,去年玄熙两国那场三城战役带着部分将士逃走的将领。

慕雪瑟放下车帘,微微一笑,还真是冤家路窄。

就听车外另一人又道,“要我说,如果洪烈将军还在,洪天如今何止是这区区从四品的骁骑将军。”

失去洪烈庇佑提携的洪天在玄国的官场上可是混得极不容易,从前洪烈性子嚣张,可是得罪了不少人,算是给洪天留下了祸患。从前洪烈对南后也是极为不敬的,洪天可是大费力气才能得到南后的信任和喜爱。

“唉,都是玄国那个镇国公太厉害,真是诡计多端,死都还拖上了洪烈将军。”又有一人道。

慕雪瑟心中微冷,分明是洪烈使计害得慕振荣与他同归与尽。

就听洪天冷哼一声道,“什么镇国公,那场仗设计夺走三城的分明是熙国死掉的那个华曦郡主,不,现在该说是摄政王妃。”

“那个雪妃?”有一人奇道,“我怎么没听说?”

“那是熙国隐瞒了真相,把功劳都给了镇国公。”洪天冷冷道,“镇国公哪里有那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厉害,若非我父亲中了她的激将法,又怎么会孤身闯入敌城,最后战死呢。”

“还有这样的女人?”有人惊叹道。

洪天的脑海里闪过那天那个一身红衣,妆容妖娆的女子,那天的惊鸿一瞥竟是让他至今念念不忘,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他从与那红衣女子的绮梦中醒来,双腿间一片湿漉。他咬牙切齿道,“可惜她居然就这样死了,否则她若是落在我手里,我定要让她生不如死,成为我的女奴,任我玩弄!”

“哈哈哈,我怎么听说她是个丑女啊?玄国那个摄政王居然还为了她连皇位都不要了!若是你真抓到她了,也该是交给皇后娘娘邀功才是。”

“呵呵,我亲眼见过她的样子,她怎么可能会是丑女,相反她可是个人间尤物啊。”洪天没见过慕雪瑟脸上的伤疤,他见慕雪瑟的那天,她正好用胭脂画出的彼岸花将伤疤盖住了。“这样的尤物,若是抓住了,自然是要先关起来玩够了再交给皇后娘娘邀功才对。”

车外的几个男子都淫猥地大笑起来,笑声慢慢远去。车内的浮生早就听得脸色铁青,若非慕雪瑟用眼神压制着他,只怕他早冲出去杀人了。他用一双琉璃一般的漂亮眸子不满地瞪着慕雪瑟看,慕雪瑟安抚道,“别急,这个人可以派上别的用场,可不能现在就死啊。”

洪天么,慕雪瑟慢慢笑起来,出现的还真是时候。

慕雪瑟刚刚回到皇宫,南后又两次召见她,这一次她依旧是审视了慕雪瑟很久,才开口问,“怎么去了这么久?莫非裕王身体有什么不妥?”

慕雪瑟把之前回答内侍官的话又说了一遍,南后沉默了一下,才笑道,“难道裕王没有什么话让你带给太子?”

“裕王并不信任民女。”慕雪瑟平静地回答。

南后又盯着慕雪瑟看了许久,才道,“本宫知道了,你们先将身上的衣服都换下来再回东阳宫吧。”

南后害怕裕王在慕雪瑟和浮生身上放了什么可以给莫熠带信的东西,而连慕雪瑟自己都没有发现。显然南后对裕王的提防要比太子严,在她看来裕王就是只猛虎,而莫熠不过是个小奶猫罢了。

慕雪瑟和浮生恭顺地依言去偏殿将身上的衣服都换了下来,当然她手腕上那个印记早就擦掉了。

她带着浮生回到东阳宫,并未与莫熠有什么关于裕王的交谈,因为她知道南后并不信任她,从她自裕王府回来后,就让人紧盯着她和莫熠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她和莫熠心照不宣,都不提关于裕王的任何事。而莫熠还刻意对慕雪瑟极为冷淡,就连喝药都不配合,显然是要让南后以为她之前用那封信来离间他们成功了。

反倒是莫涯又找了个时间来慕雪瑟的寝室让慕雪瑟帮他解最后一次毒,这次毒清完之后,他就可以不再受到南后的控制。

这最后一次清毒因为莫涯身体里的毒素已没有第一次那么多,所以也并不再像第一次那么痛苦。清完毒之后,莫涯穿上上衣看着正借着夜明珠的光线收拾银针的慕雪瑟道,“我说我的身体都被你给看了,按你们女子的闺训,你是不是该对我以身相许啊?”

“又不是我被你看了。”慕雪瑟嗤笑一声。

“我也不是没看过。”莫涯调笑道。

慕雪瑟收针的手一僵,想起慕天华入诏狱那次,她去求莫涯,结果莫涯让她脱衣服的事情。虽然她只脱到中衣,可到底还是有损于她的清誉,她心中一气,狠狠就拿针向着莫涯的手臂扎去。

莫涯赶紧躲开,慕雪瑟辨穴位极准,被扎中了可是要命的事,他讪笑,“开个玩笑,要不要这样。”

“说起来你以前没少给我下绊子,那些账我可都还没向你讨呢。”慕雪瑟冷冷道,把银针收起来。

“喂喂,最后是谁把我弄进诏狱去的。”莫涯笑道。

慕雪瑟叹口气,“这事的确是我欠你的,自然会还你。”

若不是她拆穿莫涯身份,也许莫涯现在还依旧是熙国的于督主,过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不必回玄国受南后侮辱。

“你不必介怀,我迟早是要回来的。”莫涯淡淡道,“反而是你帮我找到了回来的借口。”

慕雪瑟明了,无论如何莫涯都是玄国的靖王,隐太子的独子,他的根在这里,他不可能一辈子是于涯。

“你上次出宫,和裕王谈得如何?”莫涯问。

【作者题外话】:补昨天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