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假孕(十四)

不过慕雪瑟猜南后会同意,只怕也是有试探她的意思,想看一看她出宫会不会借机去做点什么,比如去见裕王。

慕雪瑟和朝阳公主同乘一辆马车出宫的时候,朝阳公主的脸色始终冷冰冰的,慕雪瑟却是笑,“多谢公主。”

“不是我想让你见他的。”朝阳公主冷冰冰道。

“我知道。”慕雪瑟淡笑,她自然知道一定是慕天华强烈要求要见她,朝阳公主才会来请她去府上。

慕雪瑟太了解慕天华的性格了,若是知道她是他的妹妹,他一定会想要见到她,从她这里了解自己的过去,而朝阳公主能够拒绝他一次两次,却拒绝不了第三次,因为一直阻止慕天华和慕雪瑟见面,反而会让慕天华生疑。

所以之前慕雪瑟才一点都不着急,两个月都没有想办法再去见慕天华一次。

朝阳公主心里有些恨,她原本以为慕雪瑟会频繁找借口到她府上去见慕天华,谁知道慕雪瑟根本一点动静都没有,反而是慕天华频频提起要见慕雪瑟一面。这说明慕雪瑟在慕天华心里还是有位置的,也说明慕天华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很大。

这让她恐慌,可是她却毫无办法。

忽然,马车外传来一阵马蹄声,和一个男子的声音,“今天天气真不错,很适合赛马!”

慕雪瑟撩开车帘向外看,正对上洪天惊愕的眼神,慕雪瑟面无表情地放下车帘。而车外骑着枣红马的洪天脸上惊讶的神情,在见到马车里露出的那张绝世无双的脸之后就收不住。

他身旁的同伴也张大了嘴看着那辆渐渐走远的马车,诧异道,“我没看错吧,这世上竟然有这么美的女子,洪天,刚刚那好像是皇宫的马车?”

洪天的眼神变得阴沉,熙国的华曦郡主,她居然没死,而且还出现在玄国。刚刚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可是他非常确定那就是她,因为在那一战中慕雪瑟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了,他想忘都忘不掉。

真是老天助他,无论慕雪瑟为什么没有死,又为什么会出现玄国,这都是老天给他的机会,让他为他父亲报仇雪恨,也让他一偿长久以来的夙愿。

他一定要抓住这个女子,让她任由自己玩弄,跪在他脚下向他求饶!

“你别跟来!”洪天向同伴说了一句,就打马跟上慕雪瑟所乘的马车。

“喂!”他的同伴不满的喊了一声,认定洪天是看上马车里那个绝色女子了,但是不想让自己跟他抢,才不让他跟上去。但是洪天比他有能力,品秩又比他高,他也自认没这能力跟洪天抢,只好摸摸鼻子识相的没有跟上去。

洪天追着那辆马车,一路跟到了朝阳公主府的侧门,他看见慕雪瑟和朝阳公主一起下了马车,在看见慕雪瑟那线条完美的侧脸的时候,洪天只觉得自己的全身的热流都涌向下半身,那处仿佛充血肿胀一般地发痛。

他的眼神带着些痴迷又带着些恨意看着慕雪瑟进了朝阳公主府,他阴沉沉地笑起来,果然是她!

朝阳公主才带着慕雪瑟进了她和慕天华所住的院子,慕天华就已经迎了出来,他看着慕雪瑟,张口就叫,“妹妹,你来了。”

朝阳公主脸色一白,慕天华已经完全把慕雪瑟当成妹妹了,接受得毫无疑问。

慕雪瑟的双眼也因为慕天华这一声“妹妹”而潮湿,她笑道,“大哥。”

慕天华请慕雪瑟到自己的书房里坐,朝阳公主也陪着进去,就听慕天华问,“怎么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听说你是太子身边的女医,是不是出宫不方便?”

慕雪瑟点点头,南后一直防着她,怎么可能随便放她出宫,否则她也不会等到朝阳公主主动出面邀请她到公主府来,才来看慕天华,“是啊,太子殿下身体不好,需要我随侍在侧。”

“唉,难道我们兄妹相聚却不能常常相伴,也是憾事。”慕天华叹气道,又问了慕雪瑟许多关于从前他们兄妹之间相处的问题。

慕雪瑟都一一回答了。

忽然有风从打开的窗子外吹进来,吹起书案上的一张纸,那张纸就这样飘到了慕雪瑟的脚下。慕雪瑟捡起来看了看,上面写的是一篇策论,文采平平,论点论据也都不在重点上。慕雪瑟看向慕天华,这显然是慕天华所做。

慕天华的脸顿时有些红了,他尴尬道,“拙作,不值一看。”

“的确平平。”慕雪瑟面无表情地将那张纸揉成一团。

慕天华和朝阳公主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朝阳公主怒视着慕雪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你知不知道慕容为了写这篇策论苦思了——”

朝阳公主愤怒的话语却因为慕雪瑟的动作而打断了,就见慕雪瑟伸手拿出身上藏着的鱼肠剑一下抛给慕天华。

慕雪瑟扔的角度有些刁钻,可是慕天华却是极为顺手的轻松接住了,他把出鱼肠剑看了看,叹道,“好剑。”

慕天华仔细看着鱼肠剑,不知道为什么在握住鱼肠剑的瞬间,他心里就涌起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让他想冲出屋外仰天长啸,挥剑如虹。

挥剑?为什么他会想挥剑呢?

慕天华怔住。

慕雪瑟别有深意地看了脸色难看的朝阳公主一眼,对慕天华道,“这是铸剑名师东海老人仿古代名剑所铸,削金断玉,堪称神兵。”

慕天华点点头,看着鱼肠剑的眼神中都是欣赏,刚刚因为慕雪瑟毫不留情打击他的策论而腾起的怒气都烟消云散了,这是他骨子里对好兵器的喜爱。

“我还有一柄同是东海老人仿苦所铸的好剑,名曰:含光,这次没有带来。大哥若是喜欢,之后我就将那把剑送给你吧。”慕雪瑟看着慕天华道。

慕天华顿时大喜,“那就多谢了。”

“慕容你要剑做什么,”朝阳公主出言道,她看着慕雪瑟,“公孙姑娘若真有心,不如送慕容一套前朝管大师所制之笔吧,那对他来说还更有用些。”

【作者题外话】:今天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