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拆穿(一)

马车慢慢地前行着,南遥听着车外传来的“太子千岁”的呼声,只觉得无比心烦,她把手放在腹部上,腹部柔柔软软,一点都没有怀孕的感觉,她非但没有安下心来,反而更加不安起来。

洪天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脸上疼痛无比,他伸手一摸,摸到了满手的血,他估计自己这张脸算是被毁了。等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极狭窄的地方,他的整个身子被夹在两块木板之间,没有多少多余的空隙。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在移动着,或许是在一辆马车上,他张了张口想喊,却是什么声音都不发不出来。

想起慕雪瑟那张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脸,他就觉得愤怒,他用力挣动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恢复了。他狂喜起来,以他的身手若是没有中迷药,这薄薄的木板如何挡得住他!

他开始用手狂砸,用脚猛踹身上的那层木板,木板发出闷响,灰尘木屑落了他一脸,但他还是丝毫不停地奋力挣扎,这可是他脱身的办法!

忽然,他听见木板外传来女子的惊呼声,他心道,莫非是慕雪瑟?他更加用力地砸起木板来,他一定要逃出去,然后抓出慕雪瑟,让她生不如死!

南遥本正坐在马车里心神不安,突然她身下的木板突然传来闷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用力砸一般,她顿时惊呼出声,那砸木板的声音更重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瞪大眼睛看着车厢的底板突然被从底下猛得砸开,窜出一个黑衣人来,那人满脸是血,正瞪大眼睛看着她。

“救命啊!”南遥惊叫一声,就从车厢里窜了出去,马车行得很慢,她竟是不顾安全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几滚,摔得满身尘土。

“太子妃!”马车队顿时停了下来,周围的禁军和内侍顿时惊呼出声,还没等他们过去扶南遥,就看见马车里窜出一个满脸是血的黑衣人,他们纷纷惊叫起来,“有刺客,抓刺客!”

禁军全都挥舞着手中的刀子扑了上去,只见那个黑衣人不停地向着他们挥舞着双手,张大了嘴却是不说话,那一脸血淋淋的脸看着更是恐怖,禁军们丝毫不敢大意,立刻将这黑衣人包围。

洪天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可怕,他刚刚砸开木板逃出来,就看见太子妃南遥一脸吃惊地看着自己,然后惊叫着逃出马车。等他出了马车,就见护卫马车的禁军如临大敌一般地看着自己。他想要解释,可是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拼命挥舞着双手示意自己不是刺客,可是却是没有人看得懂。

眼见禁军侍卫手中的刀都向着自己砍过来,洪天知道自己再不做反抗就只会死在这里了,他只好劈手压过旁边一人的刀和众多的禁军对抗起来。

整个队伍都因为洪天引起的骚动而停滞,包围洪天的禁军越来越多,洪天只能拼命厮杀着,才能不让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可是禁军人数众多,前赴后继,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旁边围观的百姓有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你们看太子妃的肚子!”

众人都向着倒在地上的南遥的肚子看去,纷纷惊呼出声。南遥听惊呼声,看向自己的腹部,她这才发现刚刚这一片混乱之中,她腹部的衣服不知道是被哪个禁军侍卫的刀给划破了,腹部藏着的那个棉包也破开,里面的棉花露了出来,散了一地。

不好!南遥的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已经有百姓愤怒地出声道,“太子妃是假孕!”

“太子妃根本没有怀孕!”

“太子妃的身孕是假的,她想欺骗太子!”

“这一定是南家的阴谋,南家想用自己的孩子假装皇孙!”也不知道人群之中是谁喊了这一声,这一声如惊雷一般炸响,百姓都是恍然大悟,不错,太子妃敢假孕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撑腰。太子妃是南家人,这撑腰的人还用说么!

“南家人卑鄙无耻!”

“太子妃该死!”

“不能放过这个骗子!不能让她欺骗太子!”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一向爱戴莫熠的百姓全都愤怒地向着南遥冲过去。莫熠在他们心中一向就是神明转世,再加上莫熠向来品行端正,在民间有极好的口碑。莫熠十三岁参政之后,虽然因为受到南后的压制所为甚少,但他提出的每一个举措都是有利于民的。这样一个一心造福百姓的皇储自然是众望所归,受深百姓推崇。

如今南遥和南家居然敢趁着莫熠重病就想假孕欺骗他,欺骗世人,混淆皇室血脉,这如何能忍!

南家的狼子野心,路人皆知!

而且市井多传莫熠重病是因为南后下的毒,百姓早就对南后和南家极为不满了。所以一旦有人开了头,愤怒的百姓怎么可能控制得住。

南遥看见愤怒地百姓向着自己冲过来,顿时惊声尖叫,她想爬起来逃跑,可是刚才她被洪天吓到跳车的时候却摔伤了腿。还没等她挣扎着起来,百姓已经将她包围,她的脸上顿时挨了好几个耳光,有人一把扯出她塞在腹部的布包扔到地上,还有人扯着她的头发,更有人用脚踹她的肚子,还用污言秽语辱骂她。

她大哭出声,大声尖叫,不停地求饶,百姓却是都不停手。而禁军则完全都被洪天吸引走了注意力,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

“把太子妃给本宫带过来!”这时,南后冰冷的声音响起,立刻就有侍卫挤开百姓将被打得面颊红肿,头发蓬乱的南遥从百姓的包围中拖出来,扶到南后面前。

“母后——”南遥顿时委屈得大哭起来。

南后看都不看她一眼,目光冷冷地扫过围攻南遥的百姓,那些百姓接触到南后的目光,顿时吓得倒退回人群。

南后满脸阴沉,法不责众,这么多的百姓攻击南遥,她是没有办法责罚他们的。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