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再相会(二)

他在最初的吃惊过后,心里面涌起的却是狂喜,这简直是上天送给他让他得偿所愿的机会,把慕雪瑟送到了他的面前。

沈独迎上慕雪瑟的目光,露出了微笑,谁知道慕雪瑟却只是冷冷地别开眼,不再看他,只是看着正在受着鞭刑的莫涯。沈独心一沉,也看向莫涯,当年他在熙国连中三元,钦点翰林的时候,莫涯已经被慕雪瑟揭穿身份离开了玄国,所以他并未与他打过交道,只是在熙国听说过此事罢了。

而他到了玄国之后,很快就搭上南家,得到南后的重用,如今身居吏部侍郎之职,所以从来不把莫涯这个毫无实权的闲散王爷放在眼里,无论过去的于督主多风光,那也只是过去了。

相反,他还在内心里隐隐地看不起莫涯,觉得他只能靠着讨好南后苟且偷生,如何能与他比。

又或者说,他内心里对于皇室子弟都怀有一种蔑视,这源于从前他对九方镜的恨,源于从前九方痕给他的压迫感。

在他心里认为,若非这些皇室子弟天生贵胄,口含宪章,高了他们这些出身贫寒的学子一等,又从小得到比他们更好的教育和照顾,轻易能得权柄在手,否则怎么比得过他们。

所以慕雪瑟说他无法撼动九方痕,他是极不服气的。

当年,他憋着那一口气离开熙国到玄国来求前程就是为了证明慕雪瑟是错的,而如今,他一定会让慕雪瑟亲眼看着,他是如何凌驾于这些皇室子弟之上的!

想到这里,他看着莫涯的眼神多了几分轻蔑和冰冷。

一百鞭抽完,莫涯的身子猛地向前倾,他用双手撑住,却是牵动了他背上的伤,疼得他汗如雨下。

南后站在龙椅之帝居高临下地看着喘着气的莫涯,冷冷道,“你们给本宫听好了,若是谁还敢像靖王一样违逆犯上,可就不是一百鞭子这么简单!”

她的眼神扫过裕王,又冷冷地扫向莫熠,最后落在莫熠身旁的慕雪瑟身上,她道,“公孙姑娘,靖王的伤就由你来治吧。”

“民女遵旨。”慕雪瑟福身道,她知道南后的意思,南后这是再借着莫涯警告她不要帮着莫熠,她要让慕雪瑟亲眼看看莫涯到底伤得有多重,好让她胆寒。

不过这正合了慕雪瑟的心意,她还怕找不到理由去照顾莫涯。

“退朝吧!”南后长袖一挥,下令之后就转身离开了金殿。

剩下的朝臣在南后走了之后,立刻开始议论纷纷,说的都是同情莫涯的话,但是却无一人上前去扶莫涯。莫涯可是南后的眼中钉,如今又被当众折辱,谁敢和他沾上边。

裕王看着莫涯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他有心想去扶一把,但是他却顾虑到南后视他为大敌,原本莫涯就是因为他们才遭了这无妄之灾,若是他再对莫涯示好,反而是害了他。

裕王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对莫涯伸出援手的时候,却有一人走到了莫涯面前,将莫涯的外袍披在他的身上,扶起了他。

慕雪瑟扶着莫涯向着金殿外走去,南后下令让她为莫涯治伤,的确是由她来帮助莫涯最合适。她看向裕王,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又彼此错开。

沈独看着慕雪瑟扶着莫涯慢慢往外走,玄国和熙国相比,男女大防并不大,这一幕落在别人眼中并不觉得有什么,沈独却是觉得极为刺眼。

慕雪瑟扶着莫涯走得极慢,莫涯伤得很重。刚刚给莫涯披外衣的时候,慕雪瑟看了一眼他的背,他的整个背布满鞭痕,血红一片。

慕雪瑟知道,这鞭刑是有门道的。有时候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往往只是伤在表面,未伤及筋骨,有时候外表看起来完好无损,内里却是被打得内伤,身体差一点的人怕是当场一命呜呼都有可能。

而莫涯却是不论外表还是内里都被伤得极重,南后有心要惩戒莫涯来震慑众人,行刑之人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不仅打得莫涯整个背血肉模糊,还打得他内伤,就算莫涯本身武艺高强,若是不好好医治,怕是会落下残疾。

周围也跟他们一样往宫外走的朝臣渐渐散了,所有人路过他们都只是投来同情的一瞥,没有更多的停留。

“撑着点,快到宫门了。”慕雪瑟对莫涯低声道。

“死不了。”莫涯笑了笑。

就在这时,有一人走过慕雪瑟的身边,一句话轻轻落在她的耳边,“华曦郡主,别来无恙。”

慕雪瑟看着走过自己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的背影,紫色官服,漆纱笼冠,意气丰发,果然再不是从前那个眉眼平凡的可怜秀才。

慕雪瑟一直陪着莫涯回到靖王府,莫涯的靖王府冷冷清清,下人都没有几个,试想一下,他一个毫无实权的王爷,还是南后的眼中钉,说不准哪天就人头落地了,谁会愿意来伺候他?有的不过是几个实心眼的个仆从罢了。

慕雪瑟扶着莫涯一路进了他所住的院子,到了他的房间,她小心地扶他趴在床上,用下人送来的热水和布替他清理背上的鲜血,之后再为他上药。

清凉的药粉碰到莫涯的伤口,他顿时疼得龇牙咧嘴,不停地抽气,慕雪瑟笑了,“你刚刚在金殿下不是挺硬气地,叫都没有叫一声,怎么现在忍不得这点痛了?”

“这要看在谁面前啊,”莫涯笑得有些难看,“只是不想低头给那些人看罢了,在你面前我又有什么好忍的。”

慕雪瑟笑着摇摇头道,“这药不够好,我事先没有准备,回去我会重新调一瓶外伤药给你。”

“丫头,我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眼泪都不掉一滴啊,你的心肠会不会太硬了点。”莫涯笑看着慕雪瑟道。

“你想我哭?”慕雪瑟挑眉看他。

“没看过,自然是想看看。”莫涯感慨道,“你从前见到我不是冷冰冰就是张牙舞爪的,我总是好奇你这狡猾的丫头哭起来是什么样子。可惜以前不管我如何做,都没让你哭过一次。”

【作者题外话】:继续更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