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再相会(三)

“等哪天你若是死了,我一定哭。”慕雪瑟冷笑道。

“能得你一滴眼泪,我死了又如何呢?”莫涯的唇边挂着不羁的笑意,眉眼中尽是风流。

慕雪瑟被他那带着笑意却赤裸裸的眼神看着,只觉得无所遁形,终是别开眼道,“这笔账,我们总会讨回来的。”

看见慕雪瑟的躲避,莫涯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他装作无所谓的笑了笑,“皇后也没打错我,毕竟南遥的事情的确是我们两个下的手,虽然她不知道。”

“是啊,可是想出这个点子的人未必是南后。”慕雪瑟冷冷道,昨天沈独刚刚见过南后,今天南后就出了这敲山震虎的一招。

“那个沈独跟你是什么关系?”莫涯沉下脸,他知道沈独来自熙国,可是那时他已经离开熙国了,所以对沈独此人并不了解,只知道他是得罪了熙国的六皇子九方镜才离开熙国的。

“此人今日心性会是如此,我要负上一部分责任。”慕雪瑟垂眸道,当年,她只是觉得那个叫沈三的秀才有可利用的价值,才教他怎么对付九方镜,教他看清人心,教他把握朝局大势,教他如何不余余力地往上爬,却没有想到,有一天当年那个穷秀才会成为玄国南后身边的一名心狠手辣的谋士。

沈独在玄国做了多少事情,她是知道的,帮着南后构陷大臣,排除异己,帮着南家人收贿受贿,买官鬻爵。

当年,她告诉他要心狠,却不是想要这样的结果。

“当年此人不过是我手上的一颗棋子,如今却成为前路之上的一颗钉子。”慕雪瑟微微叹息,“你说,我该不该拔掉这颗钉子呢?”

“若是棋子反噬其主,自然是留不得了。”莫涯漠然道,“况且他今日已认南后和南家人为主了。怕就怕你虽然对他手下留情,他却是对你下狠手。”

莫涯有些忧心地看着慕雪瑟,“你的身份一旦暴露,南后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你看他今日的行事,自然是没打算立刻将我的身份禀报给皇后。”慕雪瑟轻轻笑了一声,“他一定会主动找上我的,我只要等着就好了。”

“你小心,”莫涯却是担忧道,“你也许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在熙国的时候,但是如今的他怕已经不是你当初认识的人了,所谓物以类聚,皇后能如此看重他,自然是因为他们是一路人。”

南后的心有多狠,莫涯是最清楚的人,当年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生母被蒸死在面前。他还记得南后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轻声对他说,“知道么,这是你母亲欠我的,我会让你活着,让你痛苦地活着,让你母亲后悔把你生在这世上!”

南后果然做到了,从小就将他放在身边,心情不好时就随意折辱,后来南家家主南晏说他根骨不错,可以好好利用一番。于是他一个堂堂亲王,却要跟一群孤儿一起在暗卫的训练营里学武,每日为了争那三餐饭而互相打得头破血流。

他的一身武艺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而南后为了控制他,从小就在他身上下毒,若是他不听话,就不按时给他解药,让他因毒发而痛苦,痛苦却又不会死,只能继续地痛苦着。

后来,他学会了顺从,学会了伪装,南后对他的改变非常满意,或者说是得意。曾经那个惊才绝艳,众望所归的太子的独子,如今却是她身边一条听话的狗。

再后来,他孤身去了熙国,成为了极受熙皇宠爱的西厂厂督,日子过得风光无限,比起在玄国的低声下气不知道要好过多少,他隐隐有了干脆就这么在熙国待一辈子的想法。

但是他遇见了慕雪瑟。

莫涯从来没有说过,慕雪瑟带给他的震撼有多大,她一个柔弱的毁容女子,本该自哀自怜闭门不出,谁知道她却是那么坚强,每一次他故意刁难她,她总是会找到方法化解,次次出乎他的意料。

那时候,他就想,慕雪瑟一个弱女子都可以做到这样坚强,遇到挫折和磨难从不逃避,反而迎难而上,为什么他不可以?

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决定,他要回玄国。

“雪瑟,你在我心里是特别的,我不希望你出事。”莫涯正重道。

慕雪瑟沉默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没用说,只是道,“我知道,你放心。”

她站起身对莫涯道,“我该走了。”

说罢,她就向屋外走去,她原本想问,若是有一天莫涯想要复仇,就要牺牲她,那个时候,他会怎么选。

但是她没有问,因为她知道这种问题问出来太蠢了,任何承诺都有可能被打破,看一个人不是看他怎么说,而是看他怎么做。

只是她希望永远都不要有逼莫涯这样选择的一天,因为无论他选择哪一种,对他来说都太过残忍。

南后站在皇宫的御花园里看着一树红枫怔怔出神,当年,她第一次见到那个清风朗月一般的男子时,他就是站在这棵树下。如今时光匆匆流逝,这株红枫更高大了,她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了,那个面目英俊的男子早也已经不在了。

“娘娘,公孙姑娘回东阳宫了。”有内侍前来禀报道。

南后点点头,挥挥手让他退下,又仰头看着那株红枫,红色的枫叶随风摇动,片片飘落,那鲜红的颜色恰似当年隐太子死时嘴角那一抹鲜血。

当年他死的时候,她本以为自己会很痛快,可是更多的却是茫然,她觉得自己心里那一股郁结根本就没有发泄出去,依旧梗在心口,让她无法呼吸。

所以她才留了莫涯一命,她觉得她是没有发泄够,她要把她所有的怒气和恨意都发泄在那个人的儿子身上,他和她的庶姐所生的儿子!

只是每当她折磨莫涯的时候,她都会想起曾经那个她一心倾慕的男子,随着莫涯的年龄增长,他和那个人的面貌越来越像,一样的俊美,一样的风流。

【作者题外话】:更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