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再相会(五)

说罢,不容慕雪瑟拒绝,就直接让人撤掉桌上的酒菜,换上了棋盘。反而现在已过了早膳,也不到午膳,本来那些菜品也只是为了在慕雪瑟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能力而已。

慕雪瑟看着沈独棋盘摆上之后,眼中闪烁着的那一丝兴奋,她的唇边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又很快消失。这个沈独比她想得还沉不住气,不过也可能是从前曾经受过那样的打压,反而更让他看重这些东西。

“既然是让我指点,那就让你先手吧。”慕雪瑟抬手拿过了黑子。

沈独也不推让,他是听说过慕雪瑟的棋艺的,当年能和熙国堪称国手的南风玉和公子素月下成平手,她的确有资格让自己。他拿过白子,落下一子,慕雪瑟紧随其后落下黑子,几十手后,棋盘上的白子和黑子已经绞杀得激烈万分,互不相让。

“士别三日,果然是该刮目相看。”慕雪瑟淡淡道,又落下一粒白子,沈独的棋艺的确出乎她意料的好,攻守有度,劫中藏劫,心思极深。想想当年他跪在地上求她的样子,那时她真是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成长到如此。

沈独双眼一亮更加的兴奋,他等得就是慕雪瑟这一声夸赞,这是他等了好久的东西,仿佛他过往种种努力,都只是为了得到慕雪瑟的这一声肯定而已,因为曾经他在她面前失败过,她那不把他放在眼中的态度,已成了他的心魔。

慕雪瑟轻轻一笑,在沈独落子之后再落下一子,“你输了。”

沈独微微一怔,仔细看了棋局片刻之后脸色却是瞬间大变,慕雪瑟这一子看似平平淡淡,可是纵观全局,无论他怎么算,他的黑子都会因为这一子而被封死,找不到一丝赢面。

“过犹不及,你太在乎胜负往往一叶障目,我曾经教过你,看任何事都要看清全局再下判断,不过几年过去,你怎么就忘记了?”慕雪瑟眉眼含笑,可是落在沈独眼中却觉得那是鄙夷,仿佛他还是当年那个跪在慕雪瑟脚下请求她替他报仇的穷秀才,他还是那样无能为力,而这个女子高高在上,他无法触及。

他恨恨地咬牙,猛地将棋盘扫落,黑白双色的棋子散落一地,发出噼哩啪啦的脆响,“终有一天,你会承认我的能力不输给任何人!”

“能力不是靠一盘棋来判断的。”慕雪瑟看着这一地黑白,摇了摇头,“你若是走不出这胜负之欲,你就只会败!”

“不,我不会!”沈独忽然大笑,“至少如今我握着你最大的把柄,在这玄国,如今我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你便死!”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慕雪瑟高声大笑,“就算你拆穿了我的身份又如何,我可是熙国的摄政王妃,皇后是不会杀我的,她只会拿我跟九方痕谈判而已。”

“你就这么确定熙国的摄政王会为了你跟玄国谈判么?”沈独冷笑。

“自然会。”慕雪瑟冷冷道。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离开他!”沈独紧盯着慕雪瑟的脸,他还记得当初,他悄悄将九方镜收集的一些不利于九方痕的证据悄悄藏了起来,他想要等九方镜倒台之后,再将九方痕一军,将他扳倒,好让他娶不成慕雪瑟。却没想到轻易就被慕雪瑟发现了,当时她对他说,“若是你再如此不自量力,我必杀你!”

那时他还以为慕雪瑟是爱着九方痕的,可是如今慕雪瑟诈死到玄国来,他却不再这么认为了。又或者是九方痕做了什么伤慕雪瑟心的事情,才会让她这样想要逃离。

“你不懂。”对于他的逼问,慕雪瑟只是道,她和九方痕之间的事情,他们各自的心魔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的。

沈独怒极反笑,他实在讨厌慕雪瑟这句话,一句“你不懂”就将他摒弃在外。

“那么,你又为何要来玄国?为何要进皇宫?为何要趟这趟浑水?”沈独一句接一句地逼问。

“你觉得我可能会说实话么?”慕雪瑟笑了,她觉得真是太坏心眼了,对方越是怒火中烧,她反而笑得越开心,“就算我说了实话,你敢信?”

沈独语塞。

“所以你不如不问。”慕雪瑟笑道。

看着慕雪瑟的那张笑脸,沈独心中的怒气慢慢平复下来,他也笑起来,“你真美,你能恢复容貌真好。”

“是啊,”慕雪瑟摸了摸自己的左额,如今那里已经没有了伤疤,“所有人都知道熙国的摄政王妃慕雪瑟是个毁了容的丑女,所以你说你去向皇后揭发我,她会不会信?”

“皇后向来多疑,宁杀错不放过,她就算不信也会去求证的。”沈独在南后身边日久,自问对她的脾性还是极为了解的。

“就算如此,你也不会揭穿我的。”慕雪瑟笃定道。

“哦,为什么?”沈独挑眉。

“因为你想赢我,你不甘心我比你强,你想要凌驾于我之上,你想要让我看着你成功。”慕雪瑟笑看着沈独,她最擅揣摩人心,这沈独对她是什么心思,她今天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你说的不错。”沈独大方承认,他会证明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沈三了,“我总有一天会找到你的软肋,赢给你看。”

“也许”慕雪瑟笑道。

“那么郡主可否告诉我一件事。”沈独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你想知道什么?”慕雪瑟看着他。

“太子的身体。”沈独紧盯着慕雪瑟的双眼。

南后始终没把莫熠身体情况让大家知道,因为若是真实的消息传出去,必然是会引起**的。玄帝已经病重日久,身为皇储的莫熠若再是命不长久,那么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都会开始有所动作,南家是压不住的。

慕雪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不是听说皇后娘娘从南家旁支选了一个名叫南诗的女子准备定为太子妃的人选么。”

沈独淡淡一笑,“那么皇后娘娘又为什么要召各位藩王进帝都呢?”

【作者题外话】:OTZ。。。。。还有更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