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藩王(一)

慕雪瑟心中微动,南后这两手玩得真好,一边用为莫熠选太子妃来吸引走各方的注意力,另一边却是以参加太子大婚为由召各位藩王到帝都来,怕是想要从中选一人扶持为将来的新帝。

但是她面上却是分毫不露,只是道,“这就要问皇后娘娘了。其实沈大人你背靠南家,又何必担心那么多呢?”

“不是郡主你教我要学会纵观全局么?”沈独把玩着手中一黑一白两颗棋子,“我总是要知道自己将来要侍奉的君主是谁。”

“皇后娘娘未必会喜欢你这么多心思。”慕雪瑟淡淡道。

“那么我再问你一件事。”沈独又道。

“什么?”

“洪天将军为什么会出现在太子妃的马车里?”沈独目光灼灼,不放过慕雪瑟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这你该去问洪天将军,和管皇宫车马的御马监,而不该来问我。”慕雪瑟心中微凛,她就知道沈独一旦知道她在玄国帝都,只怕很多事情都会往她身上想,毕竟她身在局中,毫不作为不是她的作风。

“郡主不想说也没关系,我总会查出来的。”沈独淡笑道,“时候不早了,郡主离开皇宫这么久都没到靖王府,怕是靖王该着急了吧?”

“既然沈大人知道,那我就先走了。”

慕雪瑟站了起来出了琉璃亭,身后的沈独却是道,“我多年未见郡主,着实想念得紧,以后怕是会常约郡主前来小酌,还望郡主不要拒绝。”

“沈大人抬爱,我又怎么会拒绝呢。”慕雪瑟回头一首,心中却是知道沈独这话虽然客气,却是隐含着威胁,若是她不能如他所愿地常来赴约,他也许不会守着她的秘密。

慕雪瑟离开沈独府上,到了靖王府第一件事就是派浮生送信给朝阳公主,让她赶紧将慕天华藏起来,以沈独之精明只怕很快就会从洪天的事情查到朝阳公主府上,若是让他看见慕天华,那么她以后想要不受他的挟制都难。

见慕雪瑟上药的时候面色阴沉,忧心重重,莫涯皱眉道,“你之前去哪里了?”

“沈独府上。”

莫涯一怔,眉头皱得更深,“他威胁你了?”

“自然。”慕雪瑟笑了一声。

莫涯沉下脸,“干脆杀了他如何?”

“沈独不是洪天,他身边也是有着暗卫护身的,再加上他深得皇后和南晏看重,想要杀他却不露痕迹不被抓到把柄可是不容易,你说得如此轻松,你身后到底藏有多少实力?”慕雪瑟重重地在莫涯背上的伤口一按。

莫涯痛呼一声,“反正我又不会用来害你。”

“这可难说,你于督主阴人可是毫不留情面的。”慕雪瑟冷笑,“别哪天我被你卖了,还帮着你数钱。”

“你还真是记仇。”莫涯苦笑,“也没什么,你若是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

“算了。”慕雪瑟却是道,“我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莫涯沉默了,慕雪瑟又道,“只是沈独却不能杀,打草惊蛇不说,他对我还算有点用处。”

“是么?”莫涯阴着脸道,“可是我总觉得他对你没安好心,他不会是在打你的主意吧。”

莫说慕雪瑟智谋过人就足够让人心折了,单单以她现在的容貌来说也足够引得万千男儿尽折腰,何况一个沈独。

“我还怕他不打我的主意呢,他若有所图,自然就有破绽可寻。”慕雪瑟轻笑道,“沈独心太大了,一个南家不足以安他的心,你等着吧,从他身上得到的消息和好处只会多不会少。”

她今天也算是故意激沈独,引起他对她的征服之心,人性如此,越是得不到的,往往越是想要,求而不得人生七苦。否则南后又何必如此折磨莫涯,不就是因为当年没有得到隐太子的爱情,所以把恨意都轻嫁到莫涯身上么。

“英雄难过美人关。”莫涯大笑,沈独以为是自己盯上了慕雪瑟,却没想过也许反而是慕雪瑟盯上了他呢,若是真栽在慕雪瑟手上,沈独也绝不算冤枉。

“只是你这次受伤却是意料之外,我为你配了新的外伤药,内服的药你也要按时服用,你伤成这样,不卧床半个月怕是不行了。”慕雪瑟摇摇头,“沈独说皇后已经下令召各位藩王进帝都,这帝都怕是又要热闹了。”

“你觉得他们会来么?”莫涯微微挑眉道,参加莫熠的婚礼这个理由太烂了,自来藩王和皇帝都相互忌惮的,南后突然这么做,难保这些藩王不会疑心她要对他们下手。

“所以啊,谁若是来了,就说明他忠于皇后娘娘,那么他就会是新帝的人选之一了。”慕雪瑟缓缓道,“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来的会是几人。”

“静观其变吧。”莫涯道,“太子知道这事么?”

“自然是还不知道的。”慕雪瑟摇摇头,若非她今日听沈独提起,她也是不知道的,莫熠还没死,南后就开始物色接替他的人选,若是莫熠知道,不气疯才怪。

果然,等慕雪瑟回到东阳宫把事情跟莫熠一说,他气得脸色更白了,他冷笑,“参加我的大婚?还真是好理由!”

南遥才死没百天,南后就这么快找到替补还真是让他吃惊。原本南遥一死,太子妃之位悬空,莫熠还以为自己可以安静一阵呢。毕竟他如今病蔫蔫的,又和南后不和,没有哪个世家敢来趟这趟浑水把女儿嫁给他。毕竟到时候是要夹在他和南后之间生存的,那可是一个不小心就落得跟南遥一样下场,说不定还会祸及全族,这样的除谁想冒,只怕除了南家人,真是无人有心再往莫熠身边塞女人了。

想到那个他从未蒙面的南诗,他就一阵气闷,对于南家人他都不喜欢,慕雪瑟却是劝道,“殿下又何必不喜,这个南诗不过是南家推出来的牺牲品,南后既然已经在藩王身上动了心思,只怕就不会再打你子嗣的主意。推这个南诗出来,一是掩人耳目,二是防着裕王先下手为强给你身边放人。”

【作者题外话】:还有两更。。。。。OT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