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藩王(二)

“裕王想放也要放得进来,当年我刚娶南遥过门的时候,裕王也曾给我身边送了两个美人——”莫熠顿了一下,讥讽一笑,“结果美人送来不到百日,一个就疯了,另一个莫名其妙溺水死了。”

南后怎么可能让裕王在莫熠身边放人,那些女人能帮助莫熠和裕王传递消息不说,若是先一步在南家女之前有了莫熠的子嗣,那么她处理起来更麻烦,所以从一开始就杜绝了这种麻烦。

“我倒是想知道裕王对于这次诸位藩王进京是什么态度。”慕雪瑟道,南后的目的太明显了,就是不知道裕王会不会也动别的心思。

“就算裕王真的动了他意又如何,”莫熠苦笑了一下,“我这个身子,是撑不起这个江山的,裕王提前物色合适的人选也好。”

他的眼神又变得冰冷,“我只是不甘心,至少在我死之前,我要看着这些人下地狱!”

慕雪瑟微微叹息,端起莫熠的药碗出去了。

已经入夜,夜空暗暗沉沉,一片浑浊,就如玄国如今这场乱局。

过了几天,朝阳公主从宫外传来消息,沈独果然派人监视了朝阳公主府,但是朝阳公主在得到慕雪瑟消息的时候,就立刻将慕天华送离了帝都,藏在她的别庄里,所以沈独什么也没有查到。

这个消息让慕雪瑟稍稍安心,等沈独不再紧盯着朝阳公主的时候,慕天华就安全了。

一个月后,帝都进入寒冬,迎来了第一场新雪时,三位藩王进了帝都。

三位藩王分别是燕王,昌王,和庆王,这三位藩王都是先帝兄弟的儿子。只是玄国莫氏皇族繁衍百年,何止这么几位藩王,其他的藩王居然全都没有来,这显然表明了他们对南后召见的怀疑态度,也证明了他们不把南后放在眼里。

南后自然是大怒,立刻下令派人前往申饬,更是让地方卫所夺走这几个不听诏令的藩王的部分兵权,引得几位藩王敢怒不敢言。

而这三位进帝都的藩王都极年轻,不过十**岁,与莫熠年纪差不多,除了庆王还未婚配之外,另外两位都已有了王妃,这一次也都把王妃一起带来了,昌王还带上了自己的妹妹安宁郡主。

三位王爷都到帝都的第二天,南后就下令召三位王爷,两位王妃,还有安宁郡主进宫,同时也让莫熠和莫涯前来做陪。更把南家那个旁支的女儿南诗也宣进宫来,美名其曰是要让南诗陪伴安宁郡主,事情上也是打算让她和莫熠先见上一面,而沈独也被召进了宫作陪。

因为顾及莫熠的身体,所以慕雪瑟也被南后宣来在一旁作陪,按身份,慕雪瑟的席位应该被设在最末等,但是为了方便她照顾莫熠,所以她的席位居然被设在了莫熠之侧。再加上慕雪瑟容色清丽无双,穿一身素衣陪着俊美的莫熠走来,看过去才子佳人,犹如入画一般。

几位王爷王妃一时都看呆了,都误以为慕雪瑟是莫熠的侍妾。后来南后介绍时,才恍然大悟。

但是慕雪瑟的容貌实在出众,不止三位王爷,就连两位王妃,安宁郡主,还有南诗都忍不住拿眼打量她。

一个女子医术超群,偏又美得过分,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公孙姑娘真是美啊,不知可许了人家没有?”昌王妃忍不住问道,她自己已是一个难得的美人了,一向以此自得,却想不到今天居然见到了一个比自己还美的人。

“民女四海为家,四处行医,此生未有嫁人的打算。”慕雪瑟淡笑道,她这个年纪还不嫁人,的确是挺奇怪的。

“公孙姑娘济世为怀令人佩服。”燕王妃举杯敬慕雪瑟道。

慕雪瑟也举杯相应,两人都是一饮而尽,谁知道酒刚刚入喉,燕王妃突然就捂着胸口用力喘气起来。

燕王顿时大惊失色,赶紧过去扶她,“王妃,你怎么了!”

“桃——子——”燕王妃说了两个字。

“这是什么酒?”燕王惊问道。

“这是本宫今年开春命人用蜜桃酿的果酒。”南后皱眉道。

“王妃对桃子过敏!”燕王顿时手足无措,“皇后娘娘,你快救救王妃吧!”

慕雪瑟眉头一皱,燕王这个六神无主的样子实在没用,她冲过去,就见燕王妃脖子上已经出现了红疹了,显然过敏是极严重的,先替燕王妃把了脉,然后高喊了一声,“浮生!”

浮生立刻拿着一个药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跑到慕雪瑟身边,慕雪瑟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倒出一颗让燕王妃服下。燕王妃的气息顿时顺了许多,但是人一松懈下来就立刻昏迷过去了。慕雪瑟又为燕王妃施银,片刻之后,燕王妃才幽幽转醒,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多谢公孙姑娘。”燕王顿时对慕雪瑟感激涕零,他忽然道,“听闻公孙姑娘今年芳龄十九,不知是几月生的?”

“五月。”慕雪瑟回答,她不明白燕王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本王是元月生的,”燕王喜道,“公孙姑娘救了本王的爱妃,本王无以为报,不如认公孙姑娘为本王的义妹如何?”

在场众人都是一怔,特别是一旁的昌王简直要笑燕王无脑了,慕雪瑟是莫熠身边的女医,燕王这么公然说要认慕雪瑟做义妹,就不怕南后和莫熠以为他别有所图么。想到这里,昌王不动声色地去看南后和莫熠的脸色,见二人神色如常,想是燕王这冲动之举,怕是二人也只觉得此人太过无脑吧。

“多谢燕王抬爱,只是民女出身微寒,配不上做王爷的义妹。”慕雪瑟委婉道,她心里并不像其他人一样觉得燕王此举太过犯傻,反而觉得有些警觉,这个燕王就算是她救了燕王妃,应该也有很多种表达谢意的方式,为什么非要用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一种?

一个傻成这样的王爷,怎么敢来帝都趟南家这趟浑水?

【作者题外话】:OTZ..........还有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