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藩王(三)

“哈哈,本王看燕王你不是想要妹子,而是想要公孙姑娘做你的妃子吧。”昌王大笑道,“公孙姑娘医术高明,又美貌动人,也难怪燕王你要动心了。”

昌王别说别拿眼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慕雪瑟,那眼中的暧昧之色,让慕雪瑟脸色一沉。

“不不不,不是这样,本王怎么敢对公孙姑娘有如此心思呢。”燕王赶紧摆手道,“再说本王已经有爱妃了,公孙姑娘这么好怎么能给人做小,还是做本王的妹子好。只可惜公孙姑娘不愿意,那本王也不好勉强。”

说罢,他腼腆一笑,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昌王却是轻轻哼了一声,慕雪瑟这样没有家世,带不来任何娘家助力的女子怎么能配做正妃,但是她如此绝色做个美妾倒是可以。

“公孙姑娘莫见怪,我家王爷失礼吓到你了吧。”恢复过来的燕王赶紧对慕雪瑟笑道。

慕雪瑟只是笑着将一瓶药递给燕王妃,“这药王妃留着,每日吃上一粒,三天之后,你身上的红疹就会褪干净了。日后若是再忽食了忌口的食物,就吃上一粒,可保你无事。”

“多谢你了。”燕王妃面带喜色地接过那瓶药,笑道,“以往我若是误食了桃子,都要昏迷好几天,喉咙也会痛得说不了话,今天吃了你的药竟是这么快就好了。你医术这么好,我还真想怂恿王爷认你做妹子了。”

“王妃说笑了。”慕雪瑟淡笑道,并不接她的话头。

“好了好了,无事就好。”南后在上首道,“说到底是本宫的错,竟是不知道燕王妃你不能食桃子,差点害了你。”

“这怎么能怪皇后娘娘呢,是妾身自己身体不好。”燕王妃敛衽行礼道。

“罢了罢了,你们都快坐下吧。”南后笑道。

慕雪瑟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而浮生也拿着她的药箱退了出去。就听见南后下令道,“给燕王妃换上今年新酿的梅子酒。”

慕雪瑟抬起眼,正对上沈独含笑看着她的眼神,不过他的眼神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很快就转向了坐在他旁别的安宁郡主,而安宁郡主也正情意绵绵地看着他,看俩人那样,到像是老相识。

慕雪瑟在心里轻笑一声,不得不说人靠衣装,富贵真的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形貌,从前她初见沈独的时候,只觉得他不过一个显有些清秀的穷书生罢了。如今他一身锦衣华腿,头带玉冠,举手投足间再不见当日的畏缩之气,大气洒脱,自有一股风流在其中。也难怪安宁郡主看沈独的眼神如此如痴如醉。

“安宁,本宫许久未见你了,你就在宫中多住几日。”南后对着安宁郡主道。

据说昌王和安宁郡主的生母是南后的手帕交,也是南后在闺阁时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所以她待昌王的态度明显与另外两位王爷不同,对安宁郡主也是很亲切。

“多谢娘娘,安宁也想着要多陪娘娘一些时日。”安宁郡主笑了笑,眼神又往沈独身上瞟。

南后了然,对沈独道,“沈卿,本宫要处理朝政,难免事忙,你有空就多进宫陪陪安宁。”

“是。”沈独起身应道,安宁郡主立刻眉开眼笑。

慕雪瑟几乎要笑出声,安宁郡主是女子,要陪她也该召如朝阳公主之类的进宫来陪,找沈独一个男子像什么话,南后这想要让他们配成一对的心思也太明显了一点。不过玄国男女大防不严,安宁郡主身份高贵,沈独又得南后看重,也无人敢说他们什么。

不过其实从今天的席位安排就可以看出些门道来,昌王和燕王与他们的王妃坐在一起自不必说,沈独的席位却是安排在安宁郡主身边。而南诗原本怕是要安排在莫熠身边,只是因为有慕雪瑟这位医女横插一杠,所以南诗才和莫熠中间隔了一个慕雪瑟。

宴席过后,南后就说累了,说是御花园中那片梅林开花了,让他们几人自己到御花园中随处走走。

“皇后娘娘为什么不跟我们同去呢?红梅多美啊。”安宁郡主问道。

“本宫不喜欢梅花。”南后却是笑道,起身就让内侍扶她回寝宫了。

南后走了,莫涯是第一个离席的,之后燕王携着燕王妃,昌王带着昌王妃,安宁郡主拖着沈独,都各自离席了。

慕雪瑟看了一眼始终垂着头一语不发的庆王,在心里微微叹息,这一趟庆王真不该来。这位庆王根据她查到的消息,性子太过懦弱胆小,向来没什么主见,老庆王和老庆王妃又都过世了,他更是遇事无人可以商量。如今他掺和进这摊子事来,也不知道会如何。

见庆王也起身去了御花园,慕雪瑟对莫熠道,“太子殿下,要去走走么?”

莫熠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他现在身体虽然恢复了不少,但是四处走动还是有些吃力。慕雪瑟本要扶他,他却是笑着摇摇头,招手叫来两名内侍官,扶着他去御花园。

慕雪瑟立刻跟了上去,剩下的南诗也只好跟上他们。

玄国皇宫的御花园比起熙国皇宫的御花园是只大不小,光是那一片梅林就望不到边。只见那朵朵血色红梅绽放在树梢,随着微风轻轻颤抖,极是动人。随着轻风送来的梅花的香气,沁人心脾。

“殿下小心别受凉了。”慕雪瑟对莫熠交待道。

莫熠点点头,紧紧了身上披着的大氅,向着一处偏僻的角落走去。慕雪瑟微微一笑,也独自找了个地方赏梅。梅林里弯弯绕绕,只听见她的绣鞋踩在雪地上咯吱作响的声音。她一路随意地走着,竟是穿过了梅林,眼前一片开阔,一个八角亭出现在眼前。而亭中正站着一人,手拿一枝红梅对着她笑,“你是来找我的么?”

慕雪瑟看了一眼莫涯手中的红梅,笑道,“不,我是随意走过来的。”

“那真是遗憾。”莫涯叹息道,“我还在想,你若是来找我的,我就把这枝红梅赠与你。”

【作者题外话】:今天最后一更。。。。木有了,明天再爆发吧。。。。OT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