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藩王(五)

“这都是郡主教我的。”沈独笑道,能得慕雪瑟一句夸奖比他官升三级还让他高兴,“那么郡主现在可否教教我,庆王,昌王,还有燕王,到底谁离那个位置更近一点?”

“这你不是该去问问皇后娘娘她更中意哪一个么?”慕雪瑟神色淡淡,“不过我猜大约她目前最中意的是昌王吧,否则又何必让你去接近安宁郡主,帮南家试探呢?”

昌王的生母老昌王妃和南后是手帕交,所以三位王爷之中,南后会更中意昌王并不奇怪,总是要挑一个心向着自己的人,以后才好控制。

不过慕雪瑟也知道南后对于昌王也有所犹豫,毕竟昌王在他封地上横行霸道,名声极不好,性子又有些急躁,未必容易受她所掌控。所以当初南后才没有单独召昌王进帝都,而是召了诸位藩王都来,虽然最后只来了三位藩王,但也是在给昌王提个醒,南后不是非选他不可,最后结果如何,还是要看他的表现。

所以昌王才会对身为南家义子的沈独极为热情,显然也是极喜欢安宁郡主能拉拢住这个皇后面前的第一谋臣。

“哦,郡主真是如此看?”沈独有些不信。

“自然是如此,只是沈大人可要小心些了。”慕雪瑟轻轻笑道,“想要脚踩两条船若是踩不好,可是得不偿失啊。”

“你是什么意思?”沈独的目光冷下来。

“皇后娘娘以参加太子大婚为由召见诸位藩王进帝都本就是想要借机试探藩王位对她的忠心,毕竟自来当权者和藩王之间都是相互忌惮的,所以若是谁敢毫无顾忌地来了,自然是表示他对皇后娘娘忠心。”慕雪瑟看了一眼亭外的红梅林,有风吹动梅林摇摇曳曳,颤动不安,“可是若是有人在诸位藩王间散布假消息,说皇后娘娘召他们进帝都是想要囚禁他们,他们自然是不敢来了。可为什么庆王,昌王,和燕王却是来了呢?”

慕雪瑟笑看着沈独,沈独微微眯眼问,“为什么?”

“这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流言根本就是他们散布出去的,帝都中有人与他们勾结传递消息,所以他们早就知道了皇后娘娘有意在他们之间选下一任君主,才故意用假消息引起其他藩王的戒心,让他们不敢前来帝都,不仅失去了被皇后娘娘选中的资格,还大大地开罪了皇后娘娘。”慕雪瑟垂眸一笑,“另外一种,那就是这三位王爷怕极了皇后娘娘的手段,明知道前来帝都极为危险,却也还是不敢不来。”

“那么,他们三人是哪一种呢?”沈独的眼神已经冷极。

“庆王生性懦弱,向来极畏惧皇后娘娘,据说三年前因为庆王的下人得罪了南家的一名远亲,南后竟然派人到庆王封地府祗上,当着庆王的面将那名下人剥皮杀死。庆王因此大病一场,从此更加谨小慎微。所以他倒有可能是后一种。毕竟老庆王和老庆王妃又早丧,他在朝中毫无依仗,遇上这种事情无人可以商量,所以就稀里糊涂就来帝都趟了这趟深水。”慕雪瑟轻轻摇头。

“那么昌王和燕王呢?”沈独冷冰冰道。

“这两人都不简单,自然是前一种了。昌王向来和南家交好,所以能得到皇后要选新帝的消息不并奇怪,极有可能那所谓的皇后想要借机囚禁诸位藩王的流言就是他散布的。”慕雪瑟微微一笑,“这燕王就有意思了,他向来默默无闻,与朝中之中也并无什么来往,他又是哪里得到的消息呢?又或者说,到底是谁与燕王有所勾结呢?”

说罢,慕雪瑟含笑的目光落在沈独脸上,沈独嗤笑一声,“你不会认为是我与燕王有所勾结吧?我与昌王的私交向来不错,昌王又更得皇后娘娘亲睐,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去亲近那个燕王呢。”

“是啊,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慕雪瑟轻轻笑道。

“所以,也许燕王也跟庆王是同一种人也说不定。”沈独笑道。

“不,我可以肯定他不是。”慕雪瑟笃定道。

“为什么?”

“就凭他刚才敢说要认我做义妹。”慕雪瑟的嘴角露出一抹讥嘲,燕王想扮傻,偏偏戏演太过了。这个燕王她也是调查过的,他是老燕王的第三子,非嫡非长,最后却能继承王位,显然是不简单。

老燕王有八个儿子,他能在这么多兄弟中夺得王位,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无脑的事情,当着南后的面说要认太子身边的女医为义妹。无非只有一种可能,他故意想在南后面前演戏装傻,让南后对他放下戒心,认为他好掌控。

所以说这个燕王只怕比昌王要难对付得多。

“那么,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与燕王有所勾结的人是裕王呢?”沈独又道。

“不可能。”慕雪瑟断然道。

“为什么?”

“因为沈大人会想着给自己找后路,裕王却是不会。”慕雪瑟笑道,“他只会为玄国找后路。”

这才是裕王,他为大玄江山呕心沥血,他的忠心日月可鉴。

“郡主的眼光果然还是跟从前一样毒,”沈独笑了笑,“那么郡主你呢,你又给自己找了条什么样的后路?”

慕雪瑟拿眼看他并不说话,沈独道,“郡主身在局中,若是说你毫无作为,我是绝不会信的。”

“也许我的后路就是治好太子殿下的病。”慕雪瑟大笑,“那样的话,无论是昌王还是燕王都只能是做无用功。”

沈独脸色一变,逼进慕雪瑟,抓住她的双肩,“太子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慕雪瑟的医术,他虽然没有见识过,但也是听说过的,当年名动南越的医女自然是名副其实。而慕雪瑟这人向来诡计多端,常常出奇不意,让人防不胜防。所以他从见到慕雪瑟的那一刻,就料定她是玄国这一场乱局里最大的变数。

若是太子真地被慕雪瑟治好了,那么什么昌王,燕王,都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这玄国天下,还是要落在莫熠手上。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