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安宁郡主(一)

但是没有哪个世家敢不长眼地往莫熠身边塞女人,所以莫熠早就知道自己是娶定南家女子了。当消息传来说皇后定下南诗的时候,他眼皮都没眨一下,可是他却没想到,原来南诗并不想当这个太子妃。

“怎么,怕我死了,你要当寡妇?”莫熠讥笑道,这是他想到的唯一理由了。

“不,我只是不想做第二个南遥。”南诗沉声回答。

莫熠沉默了,南遥是南晏的独女,可是那又如何,她被南后选择中了,就注定成为这场斗争的牺牲品。成为他的太子妃,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选择他,要么选择南后,可是无论选哪个都不是什么好事。选他会成为南后的眼中钉,也许哪天就死得无声无息,选择南后那就只能像南遥一样被利用。

而他却是连自己的妻子都护不住。

莫熠微微地握紧了拳头,只听见南诗继续道,“我不想嫁给殿下,不是因为殿下不好,也不是因为我胆小,而因为我不想成为皇后娘娘的棋子。我不过是南家旁支的女儿,我父亲只是朝廷一个六品小吏,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我一人死不要紧,可是我怕会祸及全家。”

南诗眼中含泪,她知道南后选中自己的原因,就是因为南氏一族她们这一支一向庸庸碌碌,没出什么高官,选了她极好控制。而她为了生存下去,也只能乖乖地依符南后。

可是她心里清楚,她不是南晏的女儿,她不是南遥,南遥犯错,死的不过是她一人,若犯错的人换成是她,只怕她全家都保不了性命。

她从不奢望自己能嫁得什么贵婿,从此飞上枝头,只期望一生平平安安,合家欢乐。

而这些,是皇宫里没有的。皇宫里只有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和无处不在的暗潮汹涌。

“那么,你为什么来找我?”莫熠冷冷地看着她。

“我——”南诗咬了咬下唇道,“我父亲不敢逆皇后的意思,若是由我出面拒绝,皇后娘娘一定不会放过我一家的。”

“所以,你希望由我出面拒绝?”莫熠讽刺地笑起来。

南诗没有回答,但眼中的神色明显就是如此意思。

“我从来就不想娶南家的女儿,若是皇后会顺我的意,你觉得南遥还有可能嫁给我么?”莫熠冷笑一声,“你找错人了。”

南诗的眼中露出失望,其实她也知道南后霸道,一贯压制着太子,只怕找莫熠也是没有什么用的,可她还是想要试一试。如今知道结果,她只觉得灰心丧气。

莫熠见她这样,眼中反而露出不忍来,他叹口气,问慕雪瑟道,“你怎么看?”

慕雪瑟打量着南诗,刚刚在宴席间,南诗一直很低调,对南后既不表现得卑微,也不刻意讨好,与南遥很不相同。

“这位南诗姑娘怕是真是很不想嫁给殿下你呢。”慕雪瑟笑道。

“你能帮她么?”虽然自己遭人嫌弃是件很不愉快的事,但是莫熠还是生出了帮南诗一把的心。

“也许可以。”慕雪瑟回答。

听见慕雪瑟话,南诗的眼睛瞬间亮了,看着南诗那期待的眼神,慕雪瑟叹口气道,“南诗姑娘,你若是想要毁婚也不是不行。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你配不上太子。”

南诗脸色发白,她听明白慕雪瑟的意思了。只听见慕雪瑟又道,“想要得到,就要有所牺牲,你愿意么?”

“我愿意。”南诗咬了咬牙,她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想卷进这场皇室斗争中,为自己一家带来祸患。

“好,我帮你。”慕雪瑟点点头,“你等我的消息吧。”

“好了,你走吧,别让你知道你来过这。”莫熠对着南诗露出自嘲的笑容,“嫁给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南诗眼眶一红,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慕雪瑟扶着莫熠走过她的身边,才走几步,忽然听见身后的南诗正重道,“臣女恭送殿下。”

慕雪瑟和莫熠回过头,就看见南诗跪在地上,向着莫熠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莫熠轻轻一笑,回过头继续往前走。

南诗抬头看着莫熠远去的背影,他的身影颀长挺拔,在长廊尽头消失不见。南诗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滴在长廊的地上,点点滴滴。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莫熠,从前南遥喜欢招各家姑娘夫人进宫陪她作乐,那时她也是见过莫熠的。

那样清瘦俊秀的男子,披着大氅独自站在花丛间出神,那张脸后来曾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春闺梦里。

只可惜,人生总是要有所抉择,她不能为了一己私念而让全家陷入险境。

她终究是与那个繁花间的男子无缘。

当天,安宁郡主因为冒犯太子殿下而被杖责的消息就传遍了朝野,听问安宁郡主对莫熠出言不逊,不少朝臣都对昌王有所不满。

昌王本来正和昌王妃好好地赏着红梅,得知安宁郡主被太子下令责打时,他还想去找南后主持公道,等他听到安宁郡主说出的话后,惊得头发都差点竖起来。幸而如今是南后当政,否则安宁郡主说的那些话就够让他们满门抄斩的。

他本来怒气冲冲地赶到到南后专门为安宁郡主准备的寝殿时,准备教训她,结果安宁郡主却是因为受刑而昏迷了。

他等了许久,太医才救醒了安宁郡主,等安宁郡主能够说话的时候,他就急急地赶走了太医,对着安宁郡主怒道,“你是怎么回事,那些话也是能轻易说出口的么?还好太子性子软,否则他要了你的命都可以。”

“这些话不是你在家中常说的么!”安宁郡主瞪着昌王道,“你妹妹被人欺负了,你不帮我就算了,你还教训我!”

“家里和皇宫一样么!”昌王气极,“你这性子,还是不要住在皇宫了,迟早给我惹大祸!”

“不!我就是要住在这里!”安宁郡主恨恨道,她本来住进皇宫是想要讨好皇后的,如今,却是多了另一个目的。

公孙雪!

【作者题外话】:五更。。。。OT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