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安宁郡主(二)

昌王离开安宁郡主所住的寝殿时,却碰上了来看安宁郡主的南后,一见到南后,昌王顿时直冒冷汗,安宁郡主今天的言行完全暴露了他们平时对待太子的态度,也暴露的他的野心。如今南后那双冷冷的眸子看着他时,他只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南后却是只是道,“本宫会照顾好你妹妹的,你就放心吧。”

“是。”昌王低着头应道。

南后叹了口气,“你小的时候,本宫就很喜欢你,希望你别让本宫和你母亲失望。”

这话的意思太明显了,昌王心中一喜,赶紧道,“微臣明白。”

“去吧。”南后摆手道。

昌王顿时满面喜色地走了,等他一走,南后却是皱起眉头,这一对兄妹的性子真是被她那个好姐妹给娇养坏了。

她走进安宁郡主的寝殿,安宁郡主一看见她,立刻想要爬起来向她行礼,却是牵动了伤口而疼得直冒冷汗。

“你就不用起来了。”南后叹气道。

“多谢皇后娘娘。”对于南后,安宁郡主一向都是畏惧又崇拜的,想南后一介女流,却能把持玄国朝政近二十年,如何能不让她心向往之。

“你可怨本宫,今天罚你?”南后缓缓道。

“是安宁自己对太子殿下出言不逊,娘娘处罚的对。”安宁郡主垂首道。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南后冷眼看着她道,“抬起头来。”

安宁郡主依言抬起头,虽然她想极力掩饰,却也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的不满,她终是道,“娘娘无论怎么罚安宁,安宁都不会怨娘娘的,可是安宁却是气太子殿下,他明知道娘娘疼安宁,却下令罚臣女,这不是在给娘娘你难堪么?”

南后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讽,安宁郡主想要挑拨离间,实在是小看她了,她今天本来是过来安抚一下她的,毕竟她刚进帝都没多久,就受了这样的重伤,怕她小孩子心性过不去。不过现在,她却是瞬间没有了这样的心思。

怎么这些女人,一个一个都这么蠢?

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慕雪瑟那张永远淡然的脸,也不是都是傻子,至少还有那么一个聪明又识时务的。

“他是太子,不管他同本宫关系如何,他都是君,而你是臣,臣下犯上,自然该罚。”南后淡淡道,“安宁,本宫疼你,你要珍惜,不要辜负本宫的厚爱。”

安宁郡主心中一凛,顿时明白南后是看穿自己的小伎俩,丝毫也不受挑拨,她慌忙低下头,“安宁明白。”

“你就好好养伤吧。”南后说罢就要走。

“娘娘,”安宁郡主却是突然出声道,“可不可以让那个公孙雪来给臣女治伤?”

南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安宁郡主顿时觉得自己所有的小心思都被看穿了,只好垂下头,不敢再看南后的眼神。南后却是道,“好啊,本宫会让她来帮你治伤,不过她主要是要照顾太子,所以最多只能帮你上上药。”

这是在警告她不要过分,但也就表示南后对于她想要刁难慕雪瑟的心思是默认了。

安宁郡主顿时一喜,“多谢娘娘。”

南后轻轻笑了一声,就离开了,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公孙雪面对安宁郡主的刁难时,会怎么办。

之前梅林里那场争执的祸起之源是慕雪瑟,她已经知道了。

女子过美近妖,总是会惹祸上身。

但是有时候女人是宁可自己一生麻烦不断,也不希望自己貌若无盐。

南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忽然就没有了回宫的心思,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命人掌灯,一路踩着积雪向着御花园走去。

御花园里有两片梅林,一片红梅,一片白梅,南后走到那白梅林处,看着那树梢的点点白色,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忽然,她看见梅林中有一人身披着大氅,正在摘着梅花,看衣着是个女子,她问道,“谁在那里?”

梅林间的女子回过头来,见是她也不慌乱,福身向她行礼,“参见皇后娘娘。”

“原来是公孙姑娘啊。”南后淡淡道,“这么晚,你在这里做什么?”

“白梅可以入药,所以民女来采一些。”慕雪瑟仰首看了看树梢上的白梅道,“与其让它们零落成泥,不如入药济世。”

“公孙姑娘有心了,只是这种事,你只要说一声,本宫自会吩咐宫人把白梅采给你,你又何必大晚上自己到这里来劳累,若是受寒病了,还怎么照顾太子的身体。”南后面无表情道。

“是民女疏忽了。”慕雪瑟垂首回答。

南后忽然皱起眉头,眼神落在慕雪瑟发间那两朵已经有些蔫了的红梅上,她冷冷道,“本宫不喜欢梅花,以后公孙姑娘还是不要在发上簪梅了。”

“是。”慕雪瑟并不因为南后带着怒意的语气而害怕,只是不紧不慢地伸手摘下发间莫涯簪上去的两朵红梅,抛在地上。她语调平静,“民女有些好奇,梅花清傲高洁,娘娘为何不喜?”

“因为这会让本宫想起一个很讨厌的女人。”南后冷冷道。

能让南后这么恨的女人,只怕就是莫涯的生母,南后的庶姐了。慕雪瑟又问,“那么娘娘又为何不把这两片梅林铲除了呢?”

“因为只要看见这梅花,本宫就会想起她,然后想起她的下场,本宫就会觉得开心。”南后的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她又道,“公孙姑娘平日少言寡语,今日倒真是难得的话多。”

“是民女多言了。”慕雪瑟垂眸回答。

“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你去帮安宁郡主看一看伤势,她指名要你去帮她治伤。”南后说完,用看好戏般的眼神看了慕雪瑟一眼,就走了。

慕雪瑟站在梅林间微微叹气,这安宁郡主还真是连一下都不消停啊,今天这二十杖她怕是白挨了。不过看南后刚才看她的那眼神,安宁郡主想要做什么,南后怕也是猜到了,既然南后不制止,那么她也不会对安宁郡主手下留情。

【作者题外话】:六更。。。。。。OT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