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安宁郡主(四)

“我开的药郡主记得要按时服用,明日我再来为郡主换药。”慕雪瑟说罢,不再多看安宁郡主和沈独一眼,招呼了浮生就要走。

沈独却是道,“我送你。”

慕雪瑟未置可否,只是带着浮生走了出去,沈独也不管安宁郡主的脸色有多难看,跟了出去。

“郡主她没有刁难你吧?”出了安宁郡主住的寝殿,沈独问道。

“如果有的话,你待如何?”慕雪瑟拿眼看他。

“她只是小孩子心性,你别跟她计较。”沈独叹气道。

慕雪瑟不作声地打量了他片刻,看得沈独有些背上发毛时,慕雪瑟突然笑起来,“沈独,你真会演,继续演啊。”

“你什么意思?”沈独面色一变。

慕雪瑟却是回过头不再看他,对浮生道,“我们回去吧。”

说罢,就带着浮生走了,留下沈独一人站在寝殿外。

安宁郡主养伤的这段时间,不仅沈独经常被召进宫来陪伴,就连南诗也被南后以陪伴安宁郡主为由召进宫来小住。是以慕雪瑟在去为安宁郡主换药的时候,见过南诗几次,每一次她都低着头,丝毫不看慕雪瑟的眼睛。慕雪瑟就知道这是个聪明的姑娘,绝不在人前对她表示亲近。

不过有一日,在慕雪瑟和南诗擦肩而过的时候,慕雪瑟的手里地是被迅速塞了一张小纸条。等到无人的时候,慕雪瑟打开那张纸条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小心安宁郡主的药。

慕雪瑟轻轻笑了笑。

第二日,慕雪瑟才刚刚带着浮生到了安宁郡主的寝殿,就看见南后也在这里,而地上还跪着一个太医。

见她进来,南后笑了起来,“你来得正好,本宫正想叫去传你。”

她的笑容里却是带了一看好戏的意味。

“参见皇后娘娘,不知娘娘召民女有何事?”慕雪瑟行礼道。

“你开给安宁郡主的药有问题。”南后看了跪在地上的太医一眼,“黄太医,你说。”

那黄太医立刻道,“今日郡主说伤口不舒服,召臣前来,臣检查了郡主服的药渣中有大量的莪术和红花,这两样都是破气破血之药,对于伤口愈合是极不利的。”

南后眼含笑意看了安宁郡主一眼,安宁郡主立刻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南后又看向跪在地上的慕雪瑟道,“公孙姑娘,你怎么说?”

“不知黄太医看过郡主的伤口没有?”慕雪瑟平静问道。

“这——”黄太医冒着冷汗道,“郡主千金贵体,而且男女有别,臣怎敢看郡主的伤口呢。”

“那民女来告诉黄太医郡主的伤口如何,”慕雪瑟微微笑道,“郡主如今的伤口已经长了新皮,愈合得很好,若是民女一直给郡主开的药里都有大量莪术和红花这两味药,那么郡主的伤口只会因为这两味破气破血之药而不停出血,难以愈合。可是郡主的伤口却是愈合得极好,就说明郡主一直以来都没有服这两味药。而如今郡主的伤口都愈合不再出血了,纵使再服这两味药也只会有活血化淤的作用罢了,又怎么会让她伤口不适呢?民女深知药理,也不会干这么伤的事情。”

南后笑了,安宁郡主的手段果然只是小儿科啊,她淡淡道,“黄太医,你怎么说?”

黄太医只能道,“臣只是检查了药渣,并未看郡主伤口,若是郡主伤口如公孙姑娘所说,那只怕公孙姑娘说的是实情。”

原本出了一个慕雪瑟,说是医术比他们这些太医院的老太医还高明,他们都有些不服气,所以这一次安宁郡主说慕雪瑟开的药有问题,他想着能有找慕雪瑟错处,让她难堪的机会,就巴巴地跑来了,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只是若是那些莪术和红花不是慕雪瑟开的,又是怎么来的呢?

黄太医的眼神往趴在床上的安宁郡主身上瞟,安宁郡主的脸色正青一阵白一阵,那些莪术和红花自然是她让人掺进去的,她只是听宫人说这两味药对伤口愈合不好,就想用来陷害慕雪瑟,却没想到自己不清楚药理,如今闹了这样一个大笑话。

还好南后也不打算让她难堪,没有再追究,只是道,“来人,把替郡主煎药的宫女拖出去打死!连郡主的药都看不好,留着也没用了。”

安宁郡主和黄太医都是一惊,安宁郡主明白,南后是打算将这事就这样收场了。

“你回太医院吧。”南后对黄太医道。

“是。”黄太医被吓得腿软,差一点没站起来,好不容易站稳了,他就急急忙忙出去了,像是生怕南后突然下令也把他拖出去打死。

“安宁,本宫教过你,凡事没有万全的把握就不要轻易出手。”南后冷冷看着安宁郡主道,“否则只会得不偿失。”

“是。”安宁郡主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半点都没有逃过南后的双眼。

“下次不要再为这么无聊的事情把本宫找来。”南后一拂广袖,就带着人出去了。

寝殿里顿时就只剩下慕雪瑟和安宁郡主,还有三个宫女,慕雪瑟冷眼一扫那三个宫女,“你们都出去。”

按理说,慕雪瑟是没有资格命令她们的,可是慕雪瑟那双如同冰封寒潭一般的眸子冷冷扫过来,就让她们莫名心寒,顿时就想到刚刚被拖出去打死的那个宫女。这三个宫女互看了一眼,全都退了出去,还把寝殿的门带上了。

慕雪瑟一步一步走近趴在床上的安宁郡主,安宁郡主见她面沉如水,双眼冰冷,顿时就吓得不再装伤口不适,从床上坐了起来,“你,你干什么!”

“郡主刚刚因为你的任性而害死了一条人命,你就不觉得心中有愧么?”慕雪瑟在床边停住脚,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安宁郡主。“那名宫女每日为你煎药,熬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就这么轻易地死了,郡主却是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她,她不过一条贱命,死了就死了!”安宁郡主强忍着对慕雪瑟的恐惧道,“你想装好人,怎么不替她去死啊!”

【作者题外话】:八更。。。。OTZ。。。还有两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