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安宁郡主(五)

慕雪瑟右手如闪电一般掐住安宁郡主的下颌,欺近她的脸,冷冷道,“郡主,你知道如何我要对你下毒,会怎么做么?”

安宁郡主恐惧地瞪大眼看着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会先让你昏迷不醒半个月,然后等你醒来,你会发现你的整张脸都烂掉,全身皮肤没有一处完好,你会每日每夜都活在被毒药折磨的痛苦之中,生不如死!”慕雪瑟冷冷甩开手,将安宁郡主重重摔在床上,“不要再招惹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安宁郡主怔了片刻,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冲着慕雪瑟尖声叫道,“公孙雪,你是在威胁我么!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郡主可以试一试我敢不敢!”慕雪瑟药箱里拿出一瓶药重重入在桌上,“郡主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从明天开始你就让宫女帮你上伤吧。”

说罢,她转身就向寝殿门口走过去,身后是安宁郡主疯狂地尖叫,“公孙雪,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真是一个无脑的疯子!慕雪瑟皱着眉头走出寝殿,以往她遇上的女人多多少少都还懂得掩饰一下,安宁郡主却真是毫不掩饰地将她最差劲的一面暴露出来,真是让人恶心!

浮生正等在殿外,见她出来,接过她的药箱,寝殿里传出东西破碎的声音,显然是安宁郡主在发脾气。

慕雪瑟带着浮生回东阳宫的路上,远远地看见南诗,她们的目光在半空中相触的瞬间就迅速错开。慕雪瑟微微叹气,南诗的确是个好姑娘,不谄媚,不骄矜,可惜了。

之后慕雪瑟没有再去为安宁郡主换过药,安宁郡主倒也很是安生了几日,没有来找她的麻烦。

等安宁郡主的伤完全好了之后,南后再次设宴,请庆王,昌王和燕王,以及两位王妃进宫,同时也叫上了朝阳公主和莫涯,还有沈独作陪,南诗和安宁郡主本就住在宫里,自然是也要参加。而这一次,南后依旧是也叫了莫熠同来,慕雪瑟也陪着一起来了。

这一次,南后把宴席设在御花园里,酒宴到了一半,南后又让众人各自去赏景,如今御花园里四处白雪皑皑,玉树银妆,的确别有一番风情。

慕雪瑟陪着莫熠正赏着雪景,忽然有一名宫女小跑过来道,“公孙姑娘,安宁郡主说有点事想与你单独相谈,让你到飞鹤台上等她。”

宫女说完就走了。

慕雪瑟眉头微皱,飞鹤台建在御花园的明湖边,从高处俯瞰湖景,湖边怪石假山全都收入眼底,别有意趣,如今御花园都是白雪,飞鹤台更是个赏雪景的绝佳之处。

“你要去么?”莫熠笑问。

“去,自然是要去的。”慕雪瑟叹气,这个安宁郡主还是不肯消停,那也就不能怪她了。

安宁郡主到了飞鹤台的时候,就看见一名女名披着雪色斗蓬站在飞鹤台的边缘正欣赏着御花园中的雪景。

“这里是御花园里最高的地方,下面就是明湖。”安宁郡主笑了笑道,“这明湖也真奇怪,这么冷的天却是不结冰,不过那水却是冷得很呐。”

她走近女子两步,“你说现在这飞鹤台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我从这里掉进明湖里,别人会不会怀疑是你下的手呢?”

安宁郡主笑着走到女子背后,伸手要去碰女子的肩,女子回过头来,对着她冷冷道,“今天的确是会有人从这里掉进明湖,不过不是你,而是我!”

“南诗!”安宁郡主吃了一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见南诗从飞鹤台的边缘掉了下去,落进明湖里。

正在御花园中赏着雪景的众人突然听见飞鹤台处传来一声惊叫,都是吃了一惊。南后皱起眉头,带着宫人就往飞鹤台的方向走去,才走到一半就有人匆匆来报,“皇后娘娘不好了,南诗小姐落水了!”

“怎么回事?”南后皱起眉头。

“南诗小姐不知道怎么从飞鹤台上掉了下来,就掉进明湖里了。”那内侍满头冷汗。

“救上来了没有?”南后急急问到,南诗和莫熠大婚在即,可不能出事。

“救是救上来了……”内侍吞吞吐吐地不敢说。

“到底怎么了?”南后冷下脸问。

“南诗小姐的脸撞上了湖里的石头,毁了。”内侍把头压得更低了。

“什么!?”南后又气又惊,一脚踢开内侍就往明湖边赶,南诗的脸如果毁了,她就当不成太子妃了。无论如何,太子妃都必须德言工容无一不缺才行,莫熠又不是当初还只是晋王时的玄帝,痴痴傻傻才会愿意娶她这样一个相貌丑陋的女人。若是她给莫熠娶一个丑女,裕王那边是怎么也不会同意的。

其他人也都是听见惊叫,纷纷往明湖边赶,等南后到的时候,南诗身边已经围了好些人。南诗本来陷入了昏迷,在慕雪瑟的救治下,她吐出了两口水,醒了过来。

“好好的,你怎么会从飞鹤台上掉下来?”南后气极败坏地问道。

“我,我本来好好地站在飞鹤台上赏着雪景,却不知道谁突然在我身后推了一把,我就掉下来了。”南诗啜泣道,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脸,摸到了满手的鲜血,顿时惊叫起来,“我的脸,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南后看了一眼南诗的伤口,少了一整块皮,怕是好不了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顿时冷了下来。她抬头看了一眼飞鹤台,就见安宁郡主一脸惊慌地站在飞鹤台上往这里看。

“安宁,你给本宫下来!”南后怒声道。

安宁郡主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飞鹤台上下来,匆匆跑到这里,一到南后面前,她就立刻跪了下来,“皇后娘娘,不是臣女,真的不是臣女,她是自己掉下去的!”

“郡主,难道推我的人是你!”南诗一脸惊愕地指着安宁郡主。

“你装什么装,分明是你自己跳下去的!”安宁郡主恨恨地瞪着南诗。

【作者题外话】:九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