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安宁郡主(六)

安宁郡主本来想把慕雪瑟约到飞鹤台上,自己再跳进明湖陷害她,她连救她的人都准备好了,却没想到在飞鹤台上的居然是南诗!而她自己却反被南诗给陷害了。

“郡主,我本来好好地站在飞鹤台上赏景,却被人推了下去,我无缘无故地,干吗要自己找死跳进湖里!”南诗哭泣道,“皇后娘娘,我的脸是不是毁了!”

安宁郡主看了一眼南诗那皮肉翻出的右脸,心中一阵寒意,若是刚刚是她自己跳下去,不会也毁容吧?

她还真是想不通南诗为什么要陷害自己,她和南诗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平时不亲近却也没有任何冲突。而且南诗这一跳,落水不说,还把自己的脸都给毁了,她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南诗小姐的斗蓬和民女的挺像的。”慕雪瑟突然出声道,她看了南后一眼,南后沉声道,“你说。”

“启禀皇后娘娘,之前有宫女来告诉民女说是安宁郡主有事与民女相谈,让民女到飞鹤台上等她,民女因为不放心太子殿下一个人,还没来得及去,所以民女在想郡主不会是认错人了吧。”慕雪瑟低声道。

安宁郡主的脸色顿时一变,她看慕雪瑟不顺眼,想要陷害她的事情南后是知道,如今这情形,她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果然,南后脸色一沉,看着安宁郡主冷冷道,“所以你就把南诗当成公孙姑娘推了下去?”

“不,不是,皇后娘娘,臣女是想陷害公孙姑娘没错,可是臣女不是想推她下去!”安宁郡主急急道,“臣女是想自己跳下去。”

“那怎么南诗掉下去了?”南后冷笑道,“真不错,长心眼了,你现在是不是要说南诗自己跳下来是想陷害你?”

“是。”安宁郡主咬牙切齿道。

“理由,给本宫一个南诗陷害你的理由!”南后冷冷道。

安宁郡主顿时语塞,她是真是想不出来,而这个原因除了慕雪瑟和莫熠的确没有人想得出来。

女子最为爱惜自己的容貌,南诗莫名其妙为了陷害和自己无怨无仇的安宁郡主却把自己的脸给毁了,如此得不偿失的事情,谁会相信她能做的出来。

看着说不出话的安宁郡主,南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看南后的脸色不对,昌王赶紧跪下,“皇后娘娘,小妹不懂事,累得南诗姑娘重伤,请皇后娘娘责罚。”

“哥哥!”安宁郡主惊叫道。

“你还不认错!”昌王斥责道,无论今天的真相到底如何,在南后眼里害南诗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必是安宁郡主无疑了。况且慕雪瑟说得没错,安宁郡主的确是看她极不顺眼,他进宫看望她的时候,都听他说要教训慕雪瑟听得耳朵都要长茧了。

所以他其实心里也相信了慕雪瑟的说辞,安宁郡主是想要害她结果却害错了人,反害了南诗,又怕被南后责罚,才推说是南诗自己跳下去的。而且慕雪瑟说安宁郡主之前派人来请过她,这话只要找到那个传话的宫女就能证实,所以慕雪瑟是不可能说谎的。

见一向疼爱自己的兄长都不相信自己,安宁郡主顿时气红了眼,她扑上去就要打南诗,“你这个贱人,你说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南后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南诗怎么说也是她挑中的人,现在虽然废了,可安宁郡主居然敢当着她的面打南诗,这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放肆!”

见南后发怒了,昌王妃赶紧拦住安宁郡主,“安宁,快点向皇后娘娘认错。”

“认什么错,我没有错!不是我做的!是这个贱人陷害我!”安宁郡主发疯地尖叫,突然,她看见站在南后身边的沈独,她扑过去道,“沈独,你是相信我的对不对,他们都不信我,你一定会信我的是不是!”

“郡主,只要你好好向皇后娘娘认个错,娘娘会原谅你的。”沈独叹息道。

安宁郡主怔住,她环视众人,发现所有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

只听见南后冷声道,“安宁郡主心术不正,德行败坏,废去郡主封号,闭门思过个月!”

昌王松了口气,这处罚不算太重,毕竟南诗可是差一点要成为太子妃的人,如今却是毁了,累得南后还要重新物色人选。

“把她带出宫去好好管教。”南后冷冷看了昌王一眼,就下令让人扶南诗回去治伤,她也拂而去。

南后那冰冷的一眼,顿时让昌王的心沉了下去,这一次安宁郡主怕是惹得南后对他也不满了。

本来他带上安宁郡主上帝都,是想借着她去亲近南家和南后,却想不到适得其反。

南诗被带走的时候,悄悄回头看了慕雪瑟一眼,慕雪瑟不露痕迹地对她点点头。她们这一次的目达到了,南诗的脸毁了,她不用嫁给莫熠了,而安宁郡主也离开了皇宫,至少想再找慕雪瑟的麻烦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一场骚动之后,众人自然是都无心赏景,各自走了。

慕雪瑟本要陪着莫熠回东阳宫,谁知道半路却是被沈独拦住,沈独笑道,“公孙姑娘,陪我聊聊如何?”

莫熠看了慕雪瑟一眼,见慕雪瑟点点头,他就独自走了。等莫熠走后,慕雪瑟跟着沈独走到一个僻静的无人处,她淡淡问道,“你想要聊什么?”

“这一次安宁郡主的事情,是不是你的手笔?”沈独笑问道。

“何必明知故问呢?”慕雪瑟冷笑。

“郡主好手段。”沈独笑叹。

“这不是正如了你的意么?”慕雪瑟冷冷道,“你故意在安宁郡主面前亲近我,不就是想让郡主嫉妒我,然后让她来招惹我,再借着我的手对付她。”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沈独微笑。

“何必演戏,你不想娶安宁郡主,却要用这一套,真是让我恶心。”慕雪瑟嗤笑一声,“你若对她无心,本可心言明,又何必要让我做这个坏人呢。”

【作者题外话】:十更。。。。。。。OTZ。。。。今天没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