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密会(一)

她要的只是一个傀儡而已。

“去吧。”南后不再看沈独,又开始翻起桌上的奏折。

沈独退出了书房,忽然看见莫涯正跟着一名内侍相向书房走来,沈独微微眯起眼,从前他从来不去关注这个无权无势任由南后随意折辱的王爷。可是自从发现慕雪瑟与莫涯的关系非比寻常之后,他就开始留意着莫涯这个人了,他很想知道莫涯到底是什么地方让慕雪瑟另眼相待。

莫涯也看见了沈独,他却只是轻轻瞟了沈独一眼,然后脸上带着他那一贯风流不羁的微笑走过沈独身边,进了南后的书房。

一瞬间,沈独只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汹涌而起,刚刚那轻飘飘的一眼,他感觉到了莫涯对他的蔑视。

凭什么!他不过是南后的一条狗!凭什么蔑视他!

“沈大人怎么了?”一旁领路的内侍见沈独的脸色突然一下变得极难看,顿时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是自己有哪里伺候不好。

“没事。”沈独冷着脸向着宫门走。

刚刚莫涯那淡然玩味的笑容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虽然慕雪瑟从来没有像莫涯那样笑过,可是他能感觉到他们是一种人,都是那种无论处身于何种不堪的境地也依旧云淡风轻,纵然你逼着他弯下自己的腰,低下自己的头,却始终折辱不了他的心。

那与曾经像狗一样被人打得遍体鳞伤,跪在地上恳求别人援手的自己不同,他们纵然弯下膝盖,心也依旧是高傲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如此不同?因为他们出身高贵,天生高人一等?

他想不通,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他忽然想到那个远在南熙的摄政王,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子,因为慕雪瑟他一直将那个人视为劲敌。可事实上是他们从未正面面对过,也许在九方痕心里沈独到底是谁根本无关紧要。可是他却是曾经无数次看着那个城府极深的男子在朝堂之上是如何玩弄权术,如何与慕雪瑟联手将六皇子九方镜击败的。

九方痕,莫涯,慕雪瑟!

他们那么像,他们身上那股永远隐藏不了的气势,傲慢地,压迫地,让人窒息!

他要怎么才能让到与他们平视,才能真正被他们视做对手?

是不是他想要跟他们站在同一高度,就要先把他们给拉下来?

那么,就先从莫涯下手吧!

因为南诗脸伤极重,慕雪瑟的医术又是目前皇宫里最高明的,南后为了以示对南诗的安抚,就下令让慕雪瑟去为南诗治伤。

慕雪瑟带着浮生到了南诗的闺房时,南诗正拿着一本书坐在窗边看着。阳光落在她脸上,她的神情恬淡,丝毫也没有因为毁容而自伤。

她比前世的自己强多了。慕雪瑟在心里感慨,这也是她喜欢南诗的原因,若是她前世也能像南诗一样平静地面对毁容这件事,那么也许很多事情也会不同。

“你脸上的伤口不宜晒太阳。”慕雪瑟走过去将窗户关上。

“公孙姑娘。”南诗笑着放下书本,“还要劳烦你跑一趟,真是对不住。”

“哪里。”能有借口出宫,也正如慕雪瑟所愿,她看着南诗道,“你可后悔?”

若是后悔,她不介意治好南诗脸上的伤,全看南诗怎么选择。

“我不悔。”南诗坚定地摇了摇头。

“你的心性果然够坚毅,难怪连太子殿下都说你是个难得的。”慕雪瑟笑叹道。

“他,真的这么说?”南诗的脸上飞起两抹红晕,但又立刻变得黯然,她与莫熠终究无缘。

“这瓶药有助伤口愈合,但是不能去疤,所以你伤好之后,是一定会留疤的。”慕雪瑟从浮生手里的药箱中拿出一瓶药放在南诗面前。

“多谢。”南诗点点头。

“南诗姑娘,你可以帮我一件事么?”慕雪瑟忽然道。

“公孙姑娘对我有大恩,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做到。”南诗答道。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今天我离开过你的房间。”慕雪瑟看着南诗道。

南诗一怔,“公孙姑娘?”

“我现在要去一个地方,南诗姑娘不想卷入这场皇室争端我明白,我保证不会让你惹祸上身。”慕雪瑟直视着南诗的双眼,等着她的答复。

“你要去的地方是不能让皇后娘娘知道的是么?”南诗的脸色有些发白。

慕雪瑟点点头,南诗又道,“你,难道是要去见什么人?”

她能懂得用这么绝决的方式从南后和太子的争斗中脱身出来,自然是个聪明的。

“那么南诗姑娘是帮还是不帮我呢?”慕雪瑟平静地问。

南诗的脸色又更白了一些,最终还是咬牙点点头,“好。”

慕雪瑟淡淡地笑了,“我会记得你这个恩情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以后南家如何,无论玄国的局势将来如何天翻地覆,你和你的家人都会平安无事。”

南诗不明白慕雪瑟一介无权无势的女医凭什么夸下海口说出这样的保证,可是看着慕雪瑟那自信的神色,她莫名就是信了。

“浮生,我们走吧。”慕雪瑟打开屋子一侧的窗子,对浮生道。

浮生点点头,将手上的药箱放了下来,走到慕雪瑟身边揽住她的腰,顿时带着她从窗户闪电一般冲了出去。

南诗呆了一下,冲到窗户边看出去,窗外哪里还有慕雪瑟和浮生的身影。

这个公孙雪果然不是一般人!

她在心里惊道,却又一想,能有这样一个人守护在莫熠身边,对莫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浮生带着慕雪瑟潜出南诗的家,到了慕雪瑟与裕王约定的一家不起眼小酒馆里。裕王已经坐在这家不起眼的小酒馆的内院里的一间屋子里等着慕雪瑟了。

见慕雪瑟如约而至,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对面的椅子,“公孙姑娘请坐。”

“王爷别来无恙。”慕雪瑟笑着坐了下来,他们自从上次在裕王府中见过一面之外,就再没见过。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