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画像(一)

“那这幅卖给我吧。”李老板,心想着他常期在外行商了,就当是给自己保平安也好,反正一幅画也不贵。

“好。”摊贩利索地将画从挂着的架子上取了下来,卷画放进长锦盒里递给李老板,边收银子边问,“李老板你接下来还要出门么?”

“要啊。”李老板笑了笑,“吃这碗饭的不出门怎么行。”

“还是去熙国?”摊贩问。

“是啊,趁着这两年两国都不兴兵事,休养生息,我就带着商队多往返做几趟生意,要知道南熙的丝绸和织锦是咱们大玄富贵人家最喜欢的,这一趟去要多贩一些回来。”李老板笑了笑,“而我们这里的许多药材都是南熙没有的,这次运些过去。”

“那祝你一路顺利,财源滚滚。”摊贩笑道。

“借你吉言。”李老板拿上画就离开了,他祖上就是组建商队起家的,这碗饭就一直传了下来,因为卫城在玄国处南,离熙国极近,因为两国物产的差异让利润空间变大,所以他就常常带着商队去熙国。

这一次四城因为之前的鼠灾庄稼被大片毁坏,南熙米粮产量一向比玄国多,所以价格也更为便宜,这一次他打算也贩一些粮食回来,正好能赶上这一次鼠灾导致的粮价上涨,好好地发一笔小财。

一转眼,已入四月,熙国处南,相比玄国的一片新绿,早已百花盛开,京郊四处都是出门踏青的年轻男女。

只是因为太上皇崩了还没一年,所以全国的百姓都不敢打扮得太过张扬,特别是京城世家子女穿衣都十分素净,生怕被人挑了错处。

自从新皇登基,摄政王掌权之后,一连下了许多有利百姓的举措,肃正了朝廷纲纪,压制了官员的不正之风。虽不敢说所有的官员全都清正廉明,但比起太上皇当政的时,党派相互倾轧,相互拆台,不干实事,只一天到晚惦记着给政敌使绊子要好得多。

就连那些喜欢收受贿赂的官员胃口都变小了,不敢再那么明目张胆。虽然九方痕也知道这贪污纳贿之事没有完全杜绝,但是水至清则无鱼,他要办实事,自然也要给帮他办事的一点活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眼看熙国一派欣欣向荣的盛世之态,九方痕每日脸上却是没有多少笑容,他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朝政之上,剩下的时候就是用来缅怀一个女子。

他几乎隔一段时间就要到雪妃陵去一次,往往总是从天黑站到天亮,第二天再红着一双眼睛上朝继续处理政事。

有时候公孙青看见他这个样子,劝他放下慕雪瑟,不要让慕雪瑟变成自己的折磨,毕竟慕雪瑟也不会愿意看见他这个样子的。

但是九方痕回了他一句,如果有一天南风玉死了,他是否可以轻易地放下,公孙青顿时无话可说。他和南风玉已经成亲,两人极为恩爱,如今南风玉已有了四个月身孕。

这天九方痕休沐,一早公孙青去摄政王府没找到他人,顿时就猜到他一定又去雪妃陵了。他叹了口气,让人赶着马车往城外去,决定去雪妃陵找人,却没想到,才到城门就遇上了骑着马进城的九方痕。

“王爷!”公孙青赶紧撩起车帘,出声叫住九方痕。

九方痕勒住马,转头看他,如今他已经十九岁,再也不是当初那看过去有些纤弱的少年了,他身姿挺拔地骑在马上,面容依旧俊美却不再有少年时的柔和,反而带着男子才有的刚毅。

“你怎么在这?”他的声音沉沉,带着他自己也没有发觉的压迫,这是久居上位的掌权之人才有的气势。

“来找你的。”公孙青叹了口气,“昨日不是说好你今天休沐一起下棋的么。”

“我忘了。”九方痕有些歉然道,“昨日我看院子里新开的茶花极好,就想带给她看看。”

所以他是又在雪妃陵待了一整夜,公孙青看着九方痕那有些憔悴的脸心中了然,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道,“走吧,回你府上。”

“好。”

九方痕松了马缰,一夹马腹就要往前走,而公孙青也让人掉转马车,可是因为城门口的路较窄,公孙青的马车一转之下,不小心就撞上一旁拉货的马车。那辆马车绑货物的绳子在这一撞之下绷断了,货物立刻散了一地。

“对不起。”公孙青对着正捡着货物的几个人道,因为他的腿不方便,就让车夫下车帮忙。

九方痕皱了皱眉头,也下了马帮忙捡起东西来,忽然公孙青的马车一脚踢到了地上一个长锦盒,锦盒里滚出一幅画,画轴随着这一滚之势一下将画展开。九方痕只看了那幅画一眼,全身的动作顿时僵住了,马车上探出头看情况的公孙青看见那幅画也瞬间瞪大眼。

只见那画上画着一名女子,一身雪衣,面容绝美却神情清冷,那一双上扬的凤眸里带着仿佛看透一片的深沉,这画上的女子分明就是慕雪瑟。

“这幅画是哪里来的?”九方痕的声音带着一丝压抑着悲痛的暗哑。

“这幅画啊是我在玄国卫城买的。”一个商人模样的男人笑着将画捡起来。

“玄国?你是玄国来的商人?”九方痕皱起眉头,他这才发现这画像有些不对劲,为什么画像上的慕雪瑟左额上没有伤疤。

“是啊,敝人姓李。”李老板笑了笑,他见九方痕的打扮和气势非富既贵,顿时不敢得罪,极热情地回答他的话,“玄国卫城人。”

九方痕点点头,又问道,“这画上画的女子是谁?”

他不明白一个玄国怎么会有人买慕雪瑟的画像,这画像上的慕雪瑟为什么脸上没有伤疤?难道这世上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这画上画的女子是我们卫城的大恩人,前段时间我们卫城发生了鼠疫,是这位姑娘研制出的医治鼠疫的药方救了所有的病人。”李老板笑道,“大家都说这姑娘是药师如来转世,她的画像可以保平安,所以我就买了一幅带着一路求个安心。”

【作者题外话】:。。。。。。。OTZ.........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