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画像(三)

说罢,九方痕大踏步地走了出去,染墨看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她现在实在替慕雪瑟担忧,生怕九方痕盛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伤害慕雪瑟的事情来。

“染墨姑姑,这画像上的人是谁?”九方宸走到跪在地上的染墨身边,眨着好看的凤眼看着她。

“她就是华曦郡主,你母亲最好的朋友。”染墨凝神着画像上慕雪瑟的脸,神情变得很温柔,“她是这个世上第一个抱你的人。”

“她真美。”九方宸低头看着慕雪瑟的画像,目光中都是憧憬,“我以后会见到她么?”

染墨看着九方宸,没有回答。

也不知道九方痕到底能不能把慕雪瑟带回来。

九方痕慢慢走出皇宫,宫门外,公孙青坐在轮椅上一脸忧心重重地等着他。看见公孙青,九方痕径直地向着他走过来,沉声道,“我你帮我做几件事。”

“你想去玄国?”公孙青眉头微皱,一下就猜到九方痕的想法,“不行,太乱来了,你是熙国的摄政王,主一国之政,我们的手再如何长也不能完全控制玄国的局势,若是被玄国人发现你的身份,你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九方痕转头看着北方那清朗一片的天空,目光极是温柔,仿佛在深情凝视着爱人的脸,他缓缓道,“可是,她在那里。”

此时,慕雪瑟正和莫涯一同走在上和宫前的白玉阶上,他们正要去向南后复命。忽然,慕雪瑟心中一跳,猛回过头驻足凝望南方的天际,久久不动。

“怎么了?”一旁的莫涯问道。

慕雪瑟摇摇头,转头继续向上走,刚刚有一瞬间,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极奇妙的感觉,仿佛有一个人透过那湛蓝一片的天空,缠绵地,缱绻地,注视着自己。

她的心里浮起一个名字——九方痕。

为什么?为什么她突然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为什么她会突然控制不住地想起那个人?

慕雪瑟正了正心神,和莫涯一起走近上和宫里南后的书房,南后早已在书房里等着他们两人,见他们进来,有一种似笑非笑地表情看着他们两个,既不是赞赏,也不是愤怒,反而是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

“靖王,这一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南后看着莫涯缓缓笑道,“如今你已是百姓心中的贤王,帝都里赞美你的歌谣,本宫可是听到耳朵都快长茧了。还有人说你是圣人降世,前来拯救苍生的。”

这一次,莫涯为救四城百姓,舍身取义,自愿染病试药的事情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声望,这种实打实的功绩可是比莫熠靠着神灵之说得来的声望还要牢靠得多。

而在莫涯和慕雪瑟离开卫城返京的那天,有人在卫城附近的山林里见到了一匹通体雪白的异兽,有见多识广的老人说那是白泽,传说中的瑞兽。古有白泽现,圣人降,天下大治之说。

再一联想到卫城刚刚在莫涯和慕雪瑟的帮助下渡过了这场鼠疫之祸,这莫涯心怀百姓,舍身取义,不正是当世圣人么?于是百姓都开始传言,白泽的出现是在昭示着莫涯这位大圣人将会为玄国百姓带着福泽,莫涯的声望又在更上一层楼。

去的时候莫涯还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王爷,这一回来就摇身一变成为了贤王圣人,声望直逼莫熠和裕王,真是令南后极为意外。

朝中那些清流老臣对于让莫涯入朝为官呼声极高,但是南后偏偏就是不愿意如众人的意。莫涯前脚刚进帝都,还没来得及进宫复命,她就已经下旨收回莫涯手上所有权力职位,让他继续赋闲。

这一道旨义引得百姓和众多佩服莫涯为人的官员纷纷不满,连续三天,举荐莫涯的奏折向雪片一样往南后的书案上飞,但都被南后压着不批。

她还故意晾了莫涯和慕雪瑟三天,才召他们进宫复命。

“微臣不过是一心为朝廷办事,都是百姓谬赞了。”莫涯垂首回答。

“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你也是真够用心的。”南后轻轻笑了笑,又道,“本宫收回你所有的职权,让你继续赋闲,你是不是极为不满啊?”

“皇后娘娘体恤微臣此次辛苦,想让微臣好好休息,微臣又怎么会不满呢。”莫涯笑道。

南后并不接话,她的笑容虽淡,但看着莫涯的双眼中都是戒备,显然现在已经极有声望的莫涯已经让她不敢小觑了。

她又看向慕雪瑟道,“公孙姑娘,此次你研制出医治鼠疫的药方,救了四城百姓立了大功,本宫要好好赏你,你想要些什么?”

“此次民女能研制出药方来医治鼠疫全亏了靖王以身试药,民女不敢居功。”慕雪瑟垂首回答。

这一次算是他们两人一起立功,若是莫涯半点好处都没有,而南后却对慕雪瑟大加赏赐,必然更会引起别人的不满。所以慕雪瑟如此识相,南后极为满意,而且她心里也实在不想赏这两个人。

想到现在整个玄国百姓对这两人的推崇和赞誉,她就觉得心里堵的慌,她虽然有所私心,但为大玄也算是呕心沥血,却只换来骂名。而这两人却是一下就赢得了她二十年都没有赢得的民心,她实在是有些不痛快。

“公孙姑娘,你回东阳宫继续为太子调养身体吧,靖王你留下。”南后淡淡道。

“是。”慕雪瑟慢慢地倒退出去,书房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南后和莫涯两个人。

南后从书案后面走出来,走到莫涯面前居高临下地审视了他片刻,忽然道,“抬起头来。”

莫涯听命地仰起脸,他那张像极了他父亲隐太子的面孔落入南后眼中,南后的瞳孔猛地一缩,顿时冷笑起来,“你们真像,就连这喜欢沽名钓誉的性子也是一样!”

当年众望所归,声誉斐然的隐太子,却将她一个小女子卑微的爱慕之心公之于众,令她饱受世人耻笑,这岂是君子所为?

【作者题外话】:最近住在朋友家,码字不方便,所以更的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