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鹬蚌相争(一)

这是裕王第一次走进靖王府,靖王府里极静,只有偶尔停在屋脊飞檐或者空庭枝头的鸣鸟的啼声,所有人的下人都沉默地做着事情。但是裕王能看出这些人做事都极守规矩,极有条理,举止纹丝不乱。从这当中就可以看出莫涯是个什么样的人,外不显山露水,却内含锦秀。

裕王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靖王府内的一草一木,内心却是对莫涯这个人有了些微的了解。他跟着领路的下人一路走到莫涯所住的院子,莫涯就坐在院子中的一棵木棉花树下等他。

火红的木棉花挂满枝头,没有一片绿叶,只有纯粹的红,而这一树火红之下莫涯一身浅蓝春绸,盘膝而坐,他的面前放了一盘棋,两盒棋子一盒材质为雪玉,一盒为墨玉,静静地摆在旁边。而一旁还设了一张小桌,一个老仆正坐在桌边烹茶,淡淡的茶香若有似无,飘进裕王的鼻尖。

“这是今天新出的雨前龙井吧,”裕王一步步稳稳走近,“这可是熙国才有的好茶,就连皇宫里都喝不到,你这里却有。”

“不过是有几位故人托人送来的罢了,毕竟我曾在南熙待了**年,怎么的都还有一丝人情在。”莫涯笑了笑,一抬手示意,“王爷请坐。”

堂堂大玄亲王却要在南熙假扮太监当细作,而且所有的功劳都被人隐瞒了下来,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经历。

“你从前是受苦了。”裕王在莫涯对面坐下后叹息道,莫涯曾经所经历的一切,他并不是一无所知,当年得知莫涯被南后送去和那些死士暗卫一起受训的时候,他虽然同情却是什么都没做。“既然你心中不平,为什么从来不反抗呢?”

“因为南后在我身上下了必须定时服用解药的毒。”莫涯淡淡笑,“否则,她怎么敢放心让我学武,又放心让我去南熙呢?”

裕王一惊,急问道,“那你现在——”

莫涯露出一抹微笑,“裕王忘记了,大玄可是来了一位极好的大夫。”

公孙雪!

裕王放下心来,也难怪莫涯从前对南后的羞辱毫不反抗,这一次却是突然有了动作不说,还野心勃勃地直指帝位。

说实在的,虽然就连莫熠都认可了莫涯,但是裕王多多少少还是对莫涯心有疑虑。因为虽然他了解隐太子的为人,欣赏隐太子的治国韬略,但是他完全不了解莫涯,这个自小就在南后手下挣扎的靖王。

他隐隐有些担心莫涯会因为多年的屈辱而满心怨恨,反而不能心平气和地面对很多事情,要知道一个心怀怨恨,理智不足的帝王是很容易成为暴君的。就如现在的南后,虽然她极有治国的才华,但是因为她曾经所受过的羞辱而导致她掌权之后挟私报复,终究是令她的格局和眼界狭隘了。

所以他才放话说让慕雪瑟去为莫涯造势,却没想到慕雪瑟会出了这样一个不要命的法子,而莫涯的表现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想,一个能够为了百姓不在乎生死的人一定不会是一个为了一己私怨而偏私狭隘之人。

这一次上门,他就是为了重新了解莫涯这个人。

“你想同老夫下棋?”裕王扫了一眼面前的黄花梨木棋盘。

“我认识的一个人说过,棋局通世事,棋路观人心。”莫涯将白子推到裕王手边,微微一笑,“还有什么比在这棋局上交手更能了解彼此呢?”

“说这句话的人是谁?”裕王捻起一粒白子在棋盘上落下。

“公孙雪。”莫涯淡淡笑着落下一粒黑子,“她说裕王此来必定是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我这个人,人品,智谋,手段,还有什么比下上一局棋更快了解我的么?”

裕王落子的手一僵,这个公孙雪真是太过可怕,什么都被她给料中了,“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一旁的老仆为裕王和莫涯二人各上了一杯茶,莫涯喝了一口笑道,“裕王只要知道她是我的盟友,这就足够了。”

“本王还真是庆幸她是盟友而不是敌人啊。”裕王轻轻摇头,叹息道,“当初她说要为你造势,本王还觉她口气太大,实在好笑,却想不到她轻易就成功了。如今这大玄百姓哪一个不是对你满口赞誉。”

“她让我转告王爷,这仅仅只是开始罢了。”莫涯垂眸落下一子。

几十手之后,裕王突然放下棋子,不再落子,莫涯微微挑眉,“怎么?”

“不必再下,你的心,本王已经明白。”裕王站起身,看了一眼棋盘,莫涯的布局大气沉稳,虽然兵行诡招却不狠辣无情,他的确有这个心胸和谋略来坐上那个位子。

他转身离开,留下一句,“你千万莫要让本王和太子失望。”

莫涯站起身,垂手目送裕王离开,春末的风吹得一树木棉花不停颤抖,像是一团一团燃烧不熄的火焰。

这大玄的风开始变了。

裕王拜访靖王府的事情很快就传遍朝野,文武百官都在心里隐隐吃惊,裕王自裕王和先帝之父怀帝时就开始参政,历经三朝,位高权重,自来只有别人上门谒见他的份,什么时候他会纡尊降贵去拜访别人了。就连如今深得南后喜爱的昌王和燕王上门求见裕王,裕王也只三次中见上一次而已。

而靖王莫涯能得裕王青眼,这只能说明裕王心里认可了他,从此莫涯不再被归为南后的人,他也不再是一个无用的闲散王爷,他是大玄的靖王,百姓心中的圣人,百官的标杆楷模。

也许是裕王的举动刺激到了南后,虽然她不知道莫涯私底下和莫熠还有裕王达成了协议,但是多年掌权的直觉让她隐隐觉得不安。她开始频频召见昌王和燕王两人进宫伴驾,显然是急着想要做出选择了。

而这段时间里,昌王和燕王也是祸事不断,一会儿是燕王的马车撞伤了百姓,一会儿是被安宁郡主打死的仆人尸体在送出京城时被人发觉。

【作者题外话】:。。。。偶发誓周五滚回去就爆更补偿哈。。。。食言胖十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