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鹬蚌相争(二)

一时间,帝都里昌王和燕王的风评都是各有损害,没有谁能独占鳌头的。不过相比起到处都是破绽的昌王,燕王显然要好得多一些,加上他极会做人,与各大世家勋贵多有来往,搏得了不少人的好感,所以虽然他和昌王互相再给对方下绊子,但是弹劾他的奏则终归是比较少。

而昌王本身性子急躁,急功近利,偏又仗着得南后喜欢而有些高傲,一心只扒着南家这棵大树,对于其他人多有不屑,导致各大世家和诸多官员都对昌王有些不满。但昌王这样做也许是无心,却也对了南后胃口,一个心思太多的傀儡,她是不会喜欢的。

所以慕雪瑟在东阳宫里听见南后又再召安宁郡主进宫伴驾时一点也不意外,虽然昌王屡屡干出蠢事,但是许是南后觉得燕王太过八面玲珑了,所以反而又再偏向昌王。

东阳宫的后院里种了许多梨花,如今满树堆雪,落白纷纷,美不胜收。

慕雪瑟陪着莫熠正在那片落白之中漫步,莫熠笑道,“听说今日进宫的还有沈独。”

“那是自然的。”慕雪瑟笑答,南后如果重新考虑昌王做为下一任的君主,为了接近南家和昌王府的关系,自然是要重新考虑安宁郡主和沈独的婚事。

“你说燕王会怎么办?”莫熠笑看着慕雪瑟。

“燕王越是镇静,就说明他越有把握。”慕雪瑟笃定道,“你看近来南后都不再召他入宫,反而频频召见昌王伴驾,如今就连冷落多时的安宁郡主都受召入宫,可是燕王却是一丝不见慌乱,依旧每日宴饮享乐,可见此人胸有成竹。”

“也可见他心性沉稳。”莫熠轻叹道,这皇室中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今你待如何?”

“静观其变吧。”慕雪瑟浅笑道,“无论昌王还是燕王,我们只需要看结果就行了。”

一连几天,安宁郡主都住在皇宫里陪伴南后,慕雪瑟去御药房取药时遇上过她几次,见她低眉顺眼地向她问好,态度跟从前是判若两人。想必是被昌王好好教导过了,不再像之前那么任性张扬,跋扈无理。

而只要沈独有闲暇,南后就会召他进宫陪伴安宁郡主,这一日南后单独在书房召见沈独,她审视着自己面前这个一脸恭顺,眼中却透着傲气的男子。三年前来到大玄帝都的沈独,不过是一个一身青衫的书生,可是他却敢给她上书直呈南家当时在朝中行事各方面的利弊,为她制定南家对付裕王**的方针。

那时她召他入宫觑见时,沈独就是这种表情,面上恭顺,眼中的傲气却是怎么也压制不住。而她看中他的不仅仅是那么睿智,更也是这一抹孤傲。但没有点野心的人,通常都做不成什么事情,于她无用,就像宝剑越是锋利越能所向披靡。

所以她不仅重用他,还让南晏认他做义子,她知道沈独这种人最缺什么,他不缺才智,不缺金钱,却是缺一个好的出身,缺一个高于他人的地位,而这些恰恰是她随手能给的。

越是有欲望的人,越容易掌控,只要你手上有他想要的东西,他就会自动跟随于你。所以对于沈独,南后一直都认为自己只可以完全掌控他的。

而这一次,她需要他和安宁郡主联姻,这桩婚姻,她认为对于沈独的好处也很大,将来若是昌王登基,安宁郡主就会是公主,而沈独就是驸马,无论是昌王还是南后都会继续重用他。

“本宫的意思,想必你已经明白了。”南后缓缓道。

“微臣明白。”沈独垂首道。

“公孙雪虽然是极难得的,可是此女太难心琢磨,本宫到现在都还看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南后摇摇头,慕雪瑟帮着莫涯赢得了这么高的声望也让她再次对这个女子心生忌惮,虽然说慕雪瑟所做的不过是医者本分,可是南后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本让她给你做个妾也没什么,可是本宫就是不放心,本宫看重你,你是明白的。这个女子,你还是别惦记了。”

“是,微臣听娘娘的。”沈独垂着的双眼连睫毛都不曾动一下,心里却是在冷笑,别说让慕雪瑟做妾了,就是让她做正室也要看她的心情。

“你下去吧,回去后好好准备一下,本宫已经将你和安宁的八字送去钦天监合了,也让钦天监为你们选出良辰吉日,左右不过两个月就要让你们完婚。”南后挥挥手道。

“臣告退。”沈独面上纹丝不动,心头却是大震,他没想到婚期竟然定得如此之近,他原以为还会拖上一段时间。这是说南后已经下定了决定做出选择了,也说明了太子的身体怕是真的撑不了太久了。

而他必须在两个月之内破坏这桩婚事。

沈独退出上和宫一路向着宫门走,却见御药房的方向翩翩走来一人,雪衣素颜,乌发简单地绾了一个髻,斜斜插一支白玉簪。这装扮真是素净到了极点,还不如一般宫女打扮鲜艳,却偏偏透出一股出尘脱俗的韵质来。这后宫美人佳丽无数,却都不如此女的一个眼神。

慕雪瑟,慕雪瑟,慕雪瑟!

沈独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仿佛这个名字已成他的魔障。

他迎上去,拦住她的去路,慕雪瑟微微仰起脸看他,那双眼睛如潭水一般深幽,始终映不出他的影子。

“皇后娘娘,要让我和安宁郡主在两个月内完婚。”

沈独凝视着慕雪瑟的双眼,想在里面看到一丝一毫的动容,可惜他失望了,那双眼睛里面什么都没有,慕雪瑟笑,“恭喜沈大人。”

沈独面色一冷,抓紧慕雪瑟的手腕,恶狠狠道,“你不要以为这样你就可以摆脱我了,我说过这个世上能做我沈独妻子的人只有你!”

慕雪瑟沉下脸不说话,又听见沈独冷笑,“听说在卫城,你居然愿意跟靖王被烧死在一起?你对他可真是情深意重,不知道九方痕知道了会不会恨不得将靖王碎尸万段!”

【作者题外话】:明天我就滚回家了。。。。。。回家就加更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