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鹬蚌相争(三)

提起九方痕,慕雪瑟面色一变,忽又笑起来,“说起来还要多亏沈大人你送上的这次机会,如今的靖王,你恐怕是轻易动不得了。”

沈独一怔,忽然目露狠戾,“你利用我!”

他忽然想明白,说不定慕雪瑟早料到他会举荐莫涯去卫城治理鼠疫,而慕雪瑟必然是看准了这个机会要为莫涯立功,好保护莫涯。

而如今从卫城回来的莫涯,声望变得如此之高,他沈独的确是轻易动不得了!

“你到现在才想明白,说明你从前跟我学得还不够,不知道什么叫因势利导,也不知道什么叫火中取栗。”慕雪瑟淡淡笑,“沈独,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呵呵,所以靖王很如你的意是么?”沈独嗤笑道,他想起慕雪瑟让杀手带回来的话,就忍不住怒火中烧,“他不过是想要得到这些名声,所以才如此做罢了,不过是用他的命赌一次,要么生得荣耀,要么死得声名。什么爱民如子,什么当世圣人,都是虚假!因为他一无所有,所以他才这样做!而我沈独不需要做这些事,也拥有得比他多!”

“就算他心中真是如此算计又如何,”慕雪瑟的笑容带着几分嘲讽,“换成是你处于他的境地,你能做得到么?”

沈独顿时语噎,异地而处,他的确做不到!

虽然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但好歹还算是好好地活着,却为了博得一个好名声,而让自己染上致命的鼠疫。换成是他,会觉得太过不值!其实他心底里也不得不承诺,莫涯身上的确有他所没有的品格。

沈独瞪着慕雪瑟,正不知道该拿什么话回她才好,这时,一旁传来一声轻笑,“沈大人,你在同公孙姑娘说什么?”

沈独松开慕雪瑟的手,转头看见安宁郡主婷婷袅袅地走来,他淡淡道,“没什么。”

“公孙姑娘是刚给太子殿下取完药么?”安宁郡主的视线落在慕雪瑟手中包好的药材上。

“是,”慕雪瑟向安宁郡主行了礼,答道,“太子殿下还在等我,民女就不打扰郡主和沈大人了。”

她看不也看沈独一眼,转身离开,而沈独却是当着安宁郡主的面注视着慕雪瑟的后背,目送她离去。

谁知道慕雪瑟走了几步,却是突然回过头来直视着沈独的双眼,轻嘲道,“沈大人还想用同一招么?”

沈独脸上顿时一阵难堪,他的确是又想再故意引起安宁郡主对慕雪瑟的嫉妒,然后借慕雪瑟的手解决这桩婚事。

可惜,慕雪瑟早已看透他了。她轻轻摇头道,“沈大人怎么看不明白呢?上一次是皇后娘娘心有犹豫,而这一次她已经是下定了决心,无论你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说罢,她回过头,翩然而去。

沈独咬牙切齿地瞪着慕雪瑟的背影,一旁的安宁郡主看了看慕雪瑟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沈独,她隐隐感觉到刚刚慕雪瑟是在说自己,可是她又听不明白慕雪瑟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独。”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安宁郡主就直呼沈独的名字,“你喜欢她。”

她用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女人的直觉从来都很敏感,更何况沈独表现得如此明显。

“郡主,我喜欢谁都不要紧,”沈独微微一笑,“重要的是,我娶的人是你。”

他伸手轻抚安宁郡主的乌发,“所以,你不需要多想。”

说完,他转身离开,慕雪瑟说的对,南后已经下定决心,所以无论怎样,他都必须娶安宁郡主,除非安宁郡主死了——

不,这还不够,因为昌王并不止安宁郡主一个妹妹,虽然其他都是庶出,但配沈独也并不算委屈沈独了。

安宁郡主怔怔看着沈独离去的背影出神,眼神中忽然闪过一抹狠戾,就算沈独最后娶的人是她又如何!他的心却是不在她身上!这让她如何甘心!

安宁郡主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暂住的寝殿却看见昌王妃正坐在罗汉床上喝着一杯茶等着她,安宁郡主一怔,“嫂子,你怎么来了?”

“你和沈独的事情皇后娘娘已经定下来了,也将你们的八字送去钦天监合了。”昌王妃看着她笑,“你哥哥不放心你,所以让我这几天进宫来陪陪你。”

“他是怕我惹事吧!”安宁郡主冷着脸道,上一次南诗的事情累得她足足被禁足了三个月。“都说上次的事是有人故意冤枉我的,他偏不信!”

“你哥哥现在正是关键时期,我们一府都不能再引起皇后娘娘的不快,他自然是会紧张些。”昌王妃笑着安抚道,“将来等你哥哥——到那时候,你想怎么样还不由得你么。”

“哼,我就是忍不下这口气。”安宁郡主猛地坐在罗汉床的另一边,恨恨道。

“怎么了?”昌王妃皱了皱眉头,“你不是一直很想嫁给沈独么,如今怎么反而不开心?”

“他心里有人了。”安宁郡主咬牙切齿地说。

“有人?”昌王妃微微挑眉,笑道,“哪个男人不是朝三暮四没个定性,你哥哥不也这样,你看看他院子里那一堆莺莺燕燕,都快烦死我了。”

“可是哥哥心里是有嫂子你的,别人他不过是尝个鲜都撂开手了,可是沈独对那个公孙雪却是不一样!”安宁郡主满眼委屈,“他居然当着我的面承认喜欢她!”

“真的?”昌王妃吃了一惊,若只是一时贪图美色也就罢了,但若是上了心可就不一样了。她再一想慕雪瑟那倾国倾城的颜色,顿时也觉得不妥。

“自然是真的!”安宁郡主哽咽起来,“嫂子,你说将来他要是纳那个公孙雪为侧室,还不得越过我去啊!”

“他敢!”昌王妃冷下脸。

“他怎么不敢,就算哥哥将来——可沈独也是南大人的义子,深受皇后娘娘看重,哥哥将来未必摆布得了他。”安宁郡主还算是看得有几分明白,“那个公孙雪医治太子殿下有功,又深得皇后娘娘看重,万一再给她个身份,我如何还压得住她!”

【作者题外话】:二更。。。。木有第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