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鹬蚌相争(六)

南后看向气若游丝的莫熠,也冲慕雪瑟大叫,“公孙雪,你立刻给本宫治好太子!若是治不好,本宫要你生不如死!”

就算她已经选定了昌王,但还有很多扶持昌王登基的铺垫还没有完全,她原以为就算没有慕雪瑟,莫熠的身体也还能再撑上个半年,却想不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意外。

慕雪瑟立刻爬起来,冲了过去,拿出随身带的针包在莫熠的几个穴位上施针,莫熠伤口的血渐渐不再流得那么可怕了。慕雪瑟急着,“谁去把我的药箱拿来!”

“你!”南后一指身旁的一名内侍,“立刻去拿!”

裕王站在起来,看着南后道,“皇后娘娘,臣认为公孙姑娘火烧奉先殿,烧死昌王妃一事疑点重重,不宜这么快就定案!”

南后看着正为莫熠施针的慕雪瑟,咬了咬牙,莫熠现在绝对不能死,现在昌王还没站住脚,他若死了,玄国马上就会引发一场储位之争,虽然无论最后皇位落在哪位藩王头上都是姓莫,但掌权的人却未必会是姓南!

“臣认为,还是将公孙姑娘移交三法司审理为妥。”裕王紧盯着南后的双眼道。

南后看了一眼脸上毫无血色的莫熠,现在莫熠这个样子怎么离得开慕雪瑟的救治,慕雪瑟又怎么可能进刑部大牢!这个裕王分明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故意这么说!

终究她只能恨恨下令道,“这件事是本宫草率了,公孙姑娘说得很对,皇宫的火油都是登记在册的,此事定与公孙姑娘无关,本宫会查出这件事的真正凶手!”

她又去看慕雪瑟,不甘不愿地安抚道。“公孙姑娘就好好为太子治伤,莫为此事烦忧了。”

慕雪瑟向着南后下拜行礼,又一言不发地为莫熠施针。

“皇后娘娘!”听了南后的话,安宁郡主却是惊叫出声,“怎么可以这样!难道臣女的嫂子就这样白死了!”

南后一个狠戾的眼风扫过去,安宁郡主顿时惊得不敢说话,她听见南后阴冷地道,“这件事情实情到底如何,本宫会查得一清二楚!到底跟公孙姑娘有没有关系,你心里清楚!”

安宁郡主吓得拜倒在地,不敢抬头,慕雪瑟说的对,她的伎俩根本就瞒不过南后的双眼,南后心里什么都清楚,那么——

她悄悄偏头又看了一眼身旁昌王妃可怖的尸体,到底是谁把昌王妃关进奉先殿的?

她想到那个自己不敢去触碰的怀疑,整个人如坠冰窟。

这时,那个去取药箱的内侍回来了,慕雪瑟接过药箱,就立刻拿出一瓶止血的药丸喂了两颗到莫熠的嘴里,又拿出她亲手调制的金创药洒在莫熠的伤口上,莫熠伤口上的血总算是止住了。

慕雪瑟终于松了一口气,帮莫熠把伤口包扎好,又给莫熠喂了两颗补充元气的药,避免他因失血过多而昏迷后,才对南后道,“皇后娘娘,请立刻派人抬着太子殿下回东阳宫,他现在的伤势必须好好静养,伤口和心脏就差半寸,太子殿下本就体弱,这一伤若是不好好调养,只怕——”

剩下的话,慕雪瑟没有说出来,南后却听明白了,她若是再想折腾莫熠,或者对慕雪瑟动手的话,莫熠只怕就撑不到她想要的时间了。

她铁青着脸下令人准备软辇将莫熠抬回东阳宫,她看着陪着莫熠离去的慕雪瑟的背影,只觉得无比烦躁,还差一点她就要了慕雪瑟的命了,可是居然以这样的方式被慕雪瑟给逃过了!她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明明慕雪瑟看起来是那样脆弱,仿佛她轻轻一捏就会死,可是她却是屡屡拿住了她的软肋,让她动她不得!

为什么这么聪明的女子不能完全为她所掌控?

她一掌拍在金椅上,冷眼看着莫涯和裕王,沉声道,“你们可以回去了!”

“臣告退。”

“臣告退。”

莫涯和裕王同时行礼,然后退出了南薰殿,殿中顿时就只剩下了南后和安宁郡主,还有几名宫女内侍。

安宁郡主还跪在地上,她只觉得南后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背都觉得凉嗖嗖的。

“你回你的寝宫去吧。”南后盯着安宁郡主冷冷道。

安宁郡主心中一惊,她还以为这次的事情闹成这样,既然南后心里有数,是不会留她在皇宫的,说不定一怒之下连她和沈独的婚事都取消了,却没想到南后居然会留她在皇宫继续住!

不!她立刻明白过来,南后这是怕她乱说话,要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管起来!

“那,那——”安宁郡主颤抖的眼神转到一旁昌王妃焦黑的尸体上。

“昌王妃的尸体本宫会派人送回昌王府去,至于今天的事情,你应该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南后的目光像利箭一样扎在安宁郡主身上,安宁郡主跪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可是她现在真的一点也不像留在皇宫里,从前她总觉得皇宫又大又华丽,是最美的地方,住在这里是最幸福不过的事情。而南后虽然高高在上,却是待她一向都很好。

但是现在,她却是觉得这个若大的皇宫就像是一个步步陷阱的魔宫,人心深不可测。而这个她一直觉得亲切的皇后,在那亲切的表象之下藏着的却是令她心惊的狠毒。

她错了,她一开始就错了!

她不敢想要着设计那个女人,否则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裕王和莫涯一起走出皇宫,在上各自的马车之前,裕王突然问,“今天派人刺杀太子殿下的,你觉得会是谁?”

莫涯却是沉声道,“我知道是谁。”

裕王一怔,莫涯却是不等他再问,上了靖王府的马车离去,独留正裕王一人站在原地苦思。

东阳宫里,莫熠虚弱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慕雪瑟替他仔细地把过了脉,眉头皱得老深,莫熠这一伤是伤了元气了。

她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浮生冷冷问,“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作者题外话】:四更。。。。。。天亮了,我休息一会儿,下午再继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