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鹬蚌相争(八)

再一想到都是因为沈独的多事,才让莫涯现在得到这么大的声望,让他入朝为官的呼声自他从卫城回来之后就没停过。想起这件事南后就生气,原本莫涯只是一条她放在身边戏耍的狗,如今却是轻易动不得了。

“臣有罪。”沈独顿时觉得背后阵阵发凉,他的这些心思原来早被南后看穿了,刚刚在拿到药的那一刻,他的确动过想在药里下毒的心思。他顿时明白南后将这解药交给他,是在警告他不要对莫涯下手。

他有些不明白,南后明明这么恨隐太子,又为什么偏偏要留着莫涯一条命,还将他放在身边。在他看来莫涯就算是一条狗,也绝不是什么温顺的宠物,而是一条随时会反咬一口的恶犬。

“过去的事情,本宫不会追究,人么总是会情难自禁的。”南后淡淡道,“但是你和安宁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别的女人你就不要挂念了。你下去吧。”

“是。”沈独拿着解药退了出去,出了皇宫上了自己的马车的时候,他端详着手里的瓷瓶,忽然想到慕雪瑟医术这么高明,又和莫涯的关系非同寻常,那么莫涯难道没有想过找慕雪瑟帮他解毒么?

想到这个可能,沈独从瓷瓶里倒出那颗解药,扔在车厢的地板上一脚踩成了粉末,他冷冷地笑了笑,他到要看看莫涯身上的毒没有服解药会不会发作!

安宁郡主这几天一直都睡不好,她总是会梦见昌王妃在奉先殿里那张满是水泡的脸,还有她声嘶力竭的尖叫,而梦境的最后,她都会看见昌王妃那具烧焦的尸体躺在自己的身旁,然后焦尸还对她说话了,她说,“为什么烧死我?”

安宁郡主无数次从同样的噩梦中惊醒,然后再也不敢入睡,虽然害死昌王妃不是她的本意,但是昌王妃的确是死在她亲手谋划的那场大火里,这件事如同心魔一般折磨着她,让她不得安宁。

几天下来,安宁郡主整个人瘦脱了一大圈,脸色蜡黄,精神不济,仿佛大病中的人一般。

昌王进她寝殿的时候,看见安宁郡主这样都吓了一跳,急问道,“妹妹这是怎么了?”

看见昌王进来,安宁郡主忍不住抖了一下,她几乎不敢去看昌王的双眼,她知道昌王进宫来是想要问什么,可是她不敢说,那天跟她一起亲临那场大火的三个宫女都被南后秘密处理了,她身边的宫人也全都被换掉,这让她更加地畏惧南后。

“妹妹,皇宫里不好么?你都瘦成这样了,召太医来看过没有?”昌王毕竟心疼这个妹妹,一看安宁郡主如今的模样也不禁揪心。

“不,我没事,只是这几天睡的不好。”安宁郡主摇摇头。

“那还是该召太医来看看才好。”昌王安下心,又看了一眼在屋里伺候的宫人,道,“你们都下去吧,我和郡主有话单独要说。”

宫人全都退了出去,安宁郡主垂下眼,果然听见昌王问道,“王妃到底是怎么出的事?她怎么会到奉先殿去,奉先殿又是怎么失火的?”

“我,我也不知道那天嫂子怎么会到奉先殿去。”安宁郡主避开昌王的视线,心虚道,“奉先殿失火的事情皇后娘娘不是查清了是因为那几个看守奉先殿的太监失职导致香蜡点燃了幡布才失火的么。”

“可是为什么我听说那天失火之后皇后娘娘召了靖王和裕王进宫?如果只是看守奉先殿的太监失职,为什么要召他们两个进宫?”昌王皱眉道,而且安宁郡主心虚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他相信安宁郡主一定是知道什么,但是却不肯告诉他。

“我,我不知道。”安宁郡主摇头道,“大哥你别再问了!”

“若是连你都不肯跟我说实话,我就只好去问皇后娘娘了!”昌王沉声道。

“不!大哥你不能去!”安宁郡主惊恐地抬起眼。

“那你就实话告诉我,那天到底出了什么事!王妃她到底是怎么死的!”昌王逼问道。

安宁郡主咬紧下唇,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昌王把整件事情说出来,但是她更害怕昌王去问南后,她知道昌王说的出就做的到,终究她还是开了口,“嫂子的确是在奉先殿里被烧死的——”

她将那天的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昌王,从她和昌王妃计划设计慕雪瑟,到后来昌王妃突然被锁在奉先殿和奉先殿被浇上了超出她计划的大量火油,就连上和宫南薰殿上南后想要处死慕雪瑟让她顶罪的事都一一说了出来,却是不敢说出她心里的猜测。

但是她不说,不代表昌王想不到,就连安宁郡主这么头脑简单的人都能往那个方向去猜测,更何况是昌王了。

他想到南后在召他进宫伴驾的时候,常常旁敲侧击地问他一些关于他和昌王妃之间感情的事情,还有打听一些昌王妃母族的事情,又刻意召了南家旁支的几位姑娘进宫让他认识。当时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如今一想,他顿时就明白了,南后希望下一任皇后依旧出自南家,而昌王妃是一个障碍。

想明白的一瞬间,昌王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安宁郡主心中一惊,抓紧昌王的胳膊道,“哥哥,嫂子已经去了,你可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她咬了咬牙,还是提醒道,“皇后娘娘并不是那么和善的人——”

昌王看了安宁郡主一眼,他明白自己的妹妹也猜到了昌王妃的死因,所以才一直不肯告诉他真相,毕竟昌王妃在他心的地位并不是任何都可以轻易替代的。可是昌王妃在他心中的地位在高,也高不过他心心念念想要的皇位!

他苦笑了一下,“我明白。”

他不可能为了昌王妃的死与南后和南家为敌,虽然他心痛昌王妃的死,但是江山和美人,他只会选择江山。

纵然如此,他的心却也还是在痛。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