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鹬蚌相争(九)

得到了真相的昌王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皇宫,他回到自己在京城的府祗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准备大量的美酒,将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

而当天晚上,还发生了一件没有多少人知道的事情,沈独并没有送解药给莫涯,当夜莫涯突然全身抽搐,痛不欲生的倒了下去,最后还是听说消息的南后派了人再送了解药到靖王府,才缓解了莫涯的痛苦。

得知莫涯身上的毒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果然发作了,沈独虽然觉得慕雪瑟没有想办法帮莫涯解毒有些奇怪,但却也还是安下心来,只要莫涯还在南后的掌握之中,就掀不起什么风浪。

而他故意没把解药给莫涯,南后却也没有责怪他,沈独猜测也许南后也有同样的怀疑,所以明知道他很可能会动手脚的情况下,还是莫涯的解药交给了他。如今结果试出来了,他安心了,南后也安心了。

他却不知道慕雪瑟早已料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为莫涯配了一种药,服下去就会出现跟他身上的毒发作时同样的情况,但却不会伤即身体。见服解药的时间到,却没有送解药了,莫涯就知道南后有心试探自己了,作戏要作全套,自然是用了上慕雪瑟的药。

没有什么比真实的痛苦更能让人相信的了。

第二天,消息传进莫熠的耳朵里,他顿时就对慕雪瑟笑,“还好你事先有了准备。”

“凡事总是有备无患。”慕雪瑟淡淡道,“莫涯的野心还不到暴露的时候。”

“你说昌王不会让皇后如愿,可是我却没看出他有想要反抗皇后的意思。”莫熠微微皱眉道,昌王就连质问南后都不敢就灰溜溜的出宫了,他实在看不出昌王还能做什么。

“他如今的表现就已经够了。”慕雪瑟浅笑,“他如今的举动无异于在南后的心中扎了一根刺。”

传言说昌王在昨晚喝得大醉后,居然裸身跳舞,还差点一把火烧了自己的院子。然后接下来的一整个月,他都在醉生梦死之中渡过。

据说有官员上门去拜访昌王,结果却发生昌王喝得醉熏熏地裸身躺在中厅里,好不容易将他叫醒,才讲两句话,那个官员就被他吐了一身。

那个官员怒气冲冲的离开昌王,将昌王的失礼告知他人,这件事就被传扬了出去。众人都在交口称赞昌王对昌王妃的深情,因为昌王妃的死而难以释怀,只能靠灌醉自己来寻求解脱。

这些话由沈独的口传到南后耳朵里,南后虽然当场没有任何表示,可是之后在沈独走后却是砸坏了书房里的两个前朝瓷瓶。

昌王虽然并没有做出任何与南后做对的事情,也没有表现出要为昌王妃讨个公道的意思,但是他如今的表现就像坊间传的一般,对昌王妃深情难忘。在南后的眼里,昌王如今灌醉自己的发泄举动简直就是在无声地控诉他对昌王妃的死的不满,这种明着不敢反抗,暗地里却是怀恨在心更让人担心将来有一天昌王若是得势会不会同她秋后算账。

但南后还是不动声色地命人筹备安宁郡主和沈独的婚事,钦天监算出的吉日就在下个月初五,而安宁郡主和沈独已经过了小定,待到下月大定之后就让他们立刻成亲。

不过兴许是为了警告昌王,南后又开始频繁招燕王进宫伴驾,这天慕雪瑟难得到御花园里散心,却遇上了燕王,一见到她燕王就向她走了过来,笑得极为殷勤,“公孙姑娘。”

“燕王殿下。”慕雪瑟向他福身行礼,“王爷怎么一人在此?”

“公孙姑娘不也是一个人么?”燕王笑了笑。

慕雪瑟笑而不答,燕王又道,“本王常常听沈大人提起姑娘,不过姑娘如此人才,难怪能让沈大人如此魂牵梦萦。”

“王爷说笑了。”慕雪瑟不想同他多谈,只是道,“民女还有些事,就先走了。”

“等等。”燕王却是阻止道,“本王上次提的事情,公孙姑娘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慕雪瑟有些疑惑,“什么事?”

“本王上次不是说了,想认公孙姑娘为义妹。”燕王淡笑道。

慕雪瑟眉头微皱,她本以为燕王那天说要认她为义妹不过是为了在南后面前演戏装傻,如今怎么又再旧话重提,“民女出身低微,不过略通医术而得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得用罢了,王爷为何想认民女为义妹?”

“本王觉得同公孙姑娘有缘,”燕王笑了笑,“况且做了本王的妹妹有何不好,本王有很多兄弟,却是没有一个姐妹,若是你真成了本王的妹妹,以后燕王府就是你的靠山,本王也绝不会亏待你的。”

慕雪瑟微微眯起眼,审视着燕王片刻后,笑起来,“待太子殿下不需要民女的时候,民女就打算离开帝都继续四处行医,所以并不需要什么靠山。”

“公孙姑娘先别急着下决定,好好再想一想,本王相信总有一天,公孙姑娘会愿意做本王的妹妹的。”燕王轻笑道。

“民女告退。”慕雪瑟向着他行了礼就离开了御花园。

燕王笑看着她离开,等他出宫前去见南后的时候,南后笑问他道,“本宫听说你很想认公孙雪做妹妹?”

燕王丝毫不对南后知道他所言感到惊讶,他知道他在皇宫里四处行走时虽然没有宫人跟着,但不代表暗处没有人监视他。他微微一笑,“公孙雪实在是难得的美人,臣一见就喜欢,再加上她的医术又如此高明,有她做妹妹以后有什么灾病只怕都不用愁了。”

南后笑了一声,“只怕是为了沈独吧。”

沈独对慕雪瑟有意的事情,因为安宁郡主一闹,不少人都知道这事。而燕王若真认了慕雪瑟为义妹,那就等于笼络住了沈独。

“皇后娘娘的心跟明镜似的。”燕王并不否认,这一点他很聪明,有时候在跟自己一样的聪明人面前,实话要比谎话有用很多。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