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鹬蚌相争(十)

果然,南后只是笑着让他退下,并没有生气,谁没点自己的小心思呢。沈独是她的心腹,想要笼络他的人很多,燕王并不是唯一一个,只不过恐怕是最聪明的一个。

慕雪瑟回到东阳宫后,将燕王想认她做义妹这件事告诉了莫熠,莫熠皱眉道,“他是何意?”

慕雪瑟沉默了片刻道,“我想了一路,只怕是为了沈独。”

“他还真是悠闲,还有心思认妹妹。”莫熠低低笑了两声,“他不是有心帝位,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只怕是快了,”慕雪瑟摇摇头,“昌王自己作死往南后心里埋了刺,燕王自然是看出来,否则他怎么敢表露自己有意笼络沈独呢。”

“你觉得他会做什么?”莫熠问。

慕雪瑟笑了声,“我多半猜的到,反正无论昌王还是燕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让他们狗咬狗吧。”

慕雪瑟所料不错,在沈独和安宁郡主的婚期将至的半个月时,昌王又在自己的王府里喝得烂醉,而他醉后居然写下大逆不道的言论。

当夜他醉死之后,就有人将他所写的东西送进皇宫呈给了南后,据说昌王在一张纸上写了“中宫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以告亡妻。茹毛饮血于三辰之下,皇天许当扫除患害,愿成,当以三牲祠北君。”

南后大怒,昌王这都敢说要杀她了,还了得,她立刻下令将安宁郡主赶出皇宫,取消她和沈独的婚事,并立刻派人将昌王抓进刑部大牢,择日处斩。

昌王的母亲听说了,日夜兼程赶到帝都来向南后求情,南后最终念在当年闺阁之情,下令将夺走昌王的王位,逐出皇室,贬为庶民,和安宁郡主一起遣送回封地府祗,并另派重兵把守昌王府,不给昌王一点机会犯上作乱。

这次的事情极为严重,昌王还能保住性命已是难得了,若不是南后念在其母是当年闺中好友的份上,哪里还能只是被贬为庶民,还只是被软禁在封地王府。

这件事情之后,南后突然开始表现出对燕王的亲近,在朝堂上众臣面前,屡屡夸奖燕王。慕雪瑟知道,南后这是选择燕王了。

想一想,如今昌王已经失去了竞争皇位的可能,而庆王又太懦弱,不肯亲近南后,怎么看都是恭顺的燕王更理想。

这天,南后突然召慕雪瑟前去上和宫,一进南薰殿,慕雪瑟就看见昌王和沈独都在,她微微皱起眉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她行完礼后,南后就笑着对她说,“公孙姑娘,燕王对本宫说有意认你为义妹,你意下如何?”

慕雪瑟面无表情地回答,“回皇后娘娘,民女身分低微,不敢高攀燕王殿下。”

“你是照顾太子身体的女医,医者仁德,何来低微之说。”南后淡笑道,“况且你一旦成了燕王的义妹,就绝无人敢小看你了。”

就像沈独出身贫民,却成了南晏的义子,任何人看着他的时候都不仅仅是看着沈独一个人,而是看着他身后的南家,自然无人敢小看。

“民女并不在意这些。”慕雪瑟淡淡回答,燕王想要认她为义妹并然是想要笼络沈独,而南后如今会同意,就表示她已经选定燕王,所以丝毫不介意燕王和沈独走得近。但是他们想要用她来笼络沈独的方法,只怕绝不是她喜欢的。

“可是本宫觉得很合适,”南后不容拒绝地对慕雪瑟道,“这事就这么定了,从今日起你就是燕王的义妹。”

慕雪瑟眉头微皱,心里暗叫不好,果然南后下一句道,“公孙姑娘的年纪也不小了,今年二十了吧,是该定一门亲事了。如今你是燕王的妹妹,自然是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才好,本宫看沈独就很好,你觉得呢?”

慕雪瑟看了沈独一眼,就见沈独笑看着自己,她在心里冷笑一声,道,“沈大人人中龙凤,不是民女配得起的。”

“怎么会,沈独也是出身微寒,如今他是本宫大哥的义子,而你是燕王的义妹,说起来你们两个真是像极了,你们若是缔结良缘是再合适不过了。”南后微笑道,“之前昌王犯下大罪,累得沈独和安宁郡主的婚事不成了,本宫正心觉愧疚,若是能促成你和他的好事,本宫也算对得起沈独为朝廷这么多年的鞠躬尽瘁了。”

慕雪瑟张了张口,还要讲什么,南后却是断然道,“这事就这么定了,本宫会把你们两人的八字让人送到钦天监,再为你们择一良辰吉日,让你们早日完婚。你们下去吧。”

慕雪瑟铁青着一张脸出了上和宫,燕王看了她和沈独一眼,笑道,“你们想必还有很多话想说,本王就先走一步了。”

慕雪瑟不理燕王,看了沈独一眼,转身就走,沈独立刻跟在她身后。慕雪瑟一直走到一处僻静无人之处才转过身看着沈独,冷冷道,“你们真是打得好算盘,先是算计了昌王,又立刻算计到我头上来了。”

“你在胡说什么呢。”沈独微笑。

“呵,昌王为什么会在酒后写下那句逆言,我想没有人比你和燕王更清楚了吧!”慕雪瑟冷笑道,“你从一开始就脚踩两条船,一边按南家的意思同昌王亲近,一边却与燕王暗渡陈仓。眼见皇后娘娘选择了昌王,可是你心里却更想扶燕王登基,所以你们就联手陷害昌王。我猜猜,你们怕是在昌王安了人,故意将昌王灌得大醉,说不定还下了药,让他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写下那张逆言,一举将他扳倒。”

慕雪瑟直视着沈独的双眼,“我说怎么皇后选择了昌王,燕王还这么镇定,是因为你早料到了皇后一定会对昌王妃下手,你们就是在等着这样一个机会,让昌王彻底失了皇后娘娘的信任。果然好谋算!”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沈独笑道,慕雪瑟从一开始就猜得没错,他的确是与燕王勾结,当初传讯给燕王告知他南后有意在藩王中选择下一任君主的人就是他。

【作者题外话】:四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