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婚(二)

“因为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莫涯凝视着慕雪瑟的笑容,他能理解为什么沈独一心设计着要娶慕雪瑟,甚至都让燕王出面。因为慕雪瑟就是他们的求而不得,是他们的心魔。

“听说燕王今日进宫陪皇后娘娘下棋了?”慕雪瑟问。

“是啊,否则皇后又怎么会放我在皇宫里闲逛呢。”莫涯笑道。

慕雪瑟轻轻扯了扯嘴角,莫涯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皇后娘娘什么时候会对燕王妃下手。”慕雪瑟答道,未来的皇后必须出自南家,燕王很明白这一点。

“总是要等到你们大婚之后吧。”莫涯想了一下道,“若是燕王妃现在死了,你是燕王之妹,还要服小功五个月。”

“我可没入皇室玉牒,也未正式过礼,不用服衰也是可以的。”慕雪瑟沉声道,又笑,“再说了,可是有安宁郡主的前例在那里,昌王妃死的时候,皇后也没让她推迟婚期不是么。”

却没想到,当天下午慕雪瑟回了东阳宫之后就听到了消息,说是燕王妃在燕王府里食用了燕王一名小妾送的糕点,结果糕点里有桃子,燕王妃当场就因为严重过敏而窒息,等燕王得到消息赶回燕王府时,燕王妃已经死了。

据说燕王抱着燕王妃的尸体痛哭了一场,下令将那个小妾活活打死。

慕雪瑟听了之后,只是嘲讽地笑了笑,论作戏燕王可真是炉火纯青,明明就是他故意将燕王妃的弱点暴露给南后的。

莫熠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问慕雪瑟,“你觉得是皇后下的手,还是燕王自己下的手。”

“皇后。”慕雪瑟断定道。

“为什么,燕王不也有可能杀掉燕王妃来讨好皇后么?”莫熠皱眉。

“若是他自己动手,皇后有可能会觉得他心肠过于狠毒,皇后到底也是女人,物伤其类,难免会心寒。”慕雪瑟讥讽一笑,“所以燕王很聪明,将燕王妃的弱点让皇后知道,皇后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这个燕王的心肠果然够狠,你真是一点也没有看错啊。”莫熠叹息,相比起来,昌王为人行事虽然不堪,但在情义上比燕王不知道好多少,否则也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你把关于婚礼的计划告诉靖王了么?”

“嗯。”慕雪瑟点点头。

“可是,我觉得那个计划还不够。”莫熠淡淡道,“只是让沈独,燕王同皇后反目并不能迅速瓦解南家的势力,而且要花的时间也太多了。”

“并不需要他们能够对南家的势力造成多大的伤害,”慕雪瑟轻笑道,“只要局面足够混乱就可以了。”

“我知道,但是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可以直接给南家造成重创的机会,不好好利用太过可惜了。”莫熠笑起来。

慕雪瑟凝视了莫熠片刻,“殿下在想什么?”

“我在想的事情,你已经想到了不是么?”莫熠回视慕雪瑟。

五月的暖风吹开寝殿的窗户,送来殿外阵阵泌鼻的花香,明明是如此令人舒心温暖的时刻,慕雪瑟却是感觉到阵阵的冷意。

燕王妃死后,燕王府满府素缟,因为慕雪瑟和沈独的婚事将近,停灵七日就下葬。有御史上书说慕雪瑟是燕王义妹,理应为燕王妃服小功五个月,请南后将慕雪瑟和沈独的婚期延后。南后却已燕王认慕雪瑟为义妹还只是口头之约,并未过礼,不用服小功,婚期照常。

这些御史在安宁郡主和沈独定下婚期的时候,都没有上书请求南后为了昌王妃的死推迟安宁郡主的婚期,到了慕雪瑟这里却是变得这样直言敢谏,不过就是因为慕雪瑟出身寒微,觉得她软柿子好捏罢了。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燕王府为了慕雪瑟和沈独的大婚,已经将满府的素缟取了下来,换成了一片喜庆的大红色。

大婚前,燕王正式请了皇室尊长来为他认慕雪瑟为义妹做见证,因为莫氏是皇姓,不好随便赐给别人,所以就没有给慕雪瑟赐名,仍叫公孙雪。

大婚前三天,慕雪瑟就出了皇宫去燕王府暂住,以备从燕王府出嫁。她将浮生留在了莫熠的身边,至少她不在身边的时候,能有人确认莫熠的安全。

大婚的前一夜,慕雪瑟告知燕王想要出府走走,若是在南熙待嫁女是不能随便出去的,不过大玄的风气一向开放,在这方面倒是没什么约束。

但是燕王显然是不愿意答应慕雪瑟,他宛转道,“明日就是你大婚之日,现在还出去如果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王爷放心,我不会逃婚的。”慕雪瑟一下就说出燕王所担心的。

燕王笑起来,“都已经过礼了,你还不叫我大哥么?”

“那么大哥,我可以出去了么?”慕雪瑟从善如流道。

“你去吧,早点回来。”燕王知道慕雪瑟是聪明人,既然她说了不会逃婚,那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他和沈独的约定就是帮他娶到慕雪瑟而已,至于慕雪瑟到底怎么样,他是不想管。

慕雪瑟行了礼之后,就出了燕王府,她先在街上转了几圈,发现燕王居然没有派一个人来跟踪监视,顿时就觉得这个燕王还真是难得的聪明人,知道就算监视她也没什么用。

况且燕王认她做义妹,不过是为了她能够在身份上配得上沈独,又合了南后联姻的心意,其实对于她到底怎么样,他一点也不在意,她就是再棘手,之后烦恼的也是沈独,他没必要替沈独去操这个心。

见没有人跟踪,慕雪瑟就走进了一家的绸缎庄,这是秦泽海的产业,自然也有她的一份股。她一进绸缎庄就有人将她领进后院,莫涯已经按照约定在等她了。

见她进来,他淡淡道,“你来了。”

“明天都准备好了么?”慕雪瑟走近他。

莫涯点点头,又道,“真的要这么做么?”

“这是太子殿下自己下的决定。”慕雪瑟微微叹息。

【作者题外话】:六更。。。我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未婚女要不要为嫂子服小功,反正慕雪瑟是义女就这样吧,哈哈哈,架空就不要追究合理了。。。。。昌王那件事的原型是司马遹,被贾后贾南风用这种方法害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