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绑架(二)

对付沈独?还是对付莫涯?

正在胡思乱想间,慕雪瑟听见了开门的吱嘎声,有脚步慢慢向自己靠近。那人走得不急不徐,可不知道为什么,慕雪瑟莫名就觉得紧张起来,那一声声的脚步声,好像一步一步都踩在了她的心上。

那人来到了床边,带着某种熟悉的气息向她靠近,慕雪瑟的心狂跳起来,她听见有人甜甜地唤她,“雪瑟姐姐。”

慕雪瑟猛地抖了一下,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只是在她拆穿了九方痕的直面目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用这样又甜又柔地声音叫她。

慕雪瑟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那人靠过来,将头架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轻声说,“喜欢我这样叫你么?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还这样叫你的时候,你虽然对我很不耐烦,但是我有麻烦,你从来不会扔下我不管。”

他抱紧了慕雪瑟,温热的气息喷到慕雪瑟的耳廓上,“我永远都忘记不了在秦泽海的船上,你为了我飞身跳海时的样子,那么美。还有我们一起跳进那湍急的河流,你昏了过去,那时我将你抱在怀里,就隐隐在心里生了一种永不放手的贪恋。这些事情,我原本是想留在我们洞房那天对你说的。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从前不该骗你,但是为了你,我什么都会改,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呢?”

感觉到慕雪瑟颤抖得厉害,他笑起来,“你在害怕,为什么?你不是从来天不怕地不怕么?”

“九方痕……”慕雪瑟颤抖地叫出他的名字。

“错了,”九方痕笑,用拇指轻轻摩挲慕雪瑟的红唇,“你该叫我夫君。”

慕雪瑟颤抖得更厉害了,她不知道她在怕什么,她一直不让自己去想被她抛下的一切,不去想为她放弃帝位的九方痕。她在害怕,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死会对九方痕有这么大的打击,会让他为了她牺牲那么多。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九方痕,她害怕他恨她,因为她知道他们骨子里是同样的骄傲和狠绝,若是九方痕恨她,也许会不计一切地报复她。

如果是那样,她宁可自己已经死了,至少他们留下的过往还是美好的。

九方痕伸手抚摸着慕雪瑟身上的大红嫁衣,他微笑,“你穿嫁衣真好看。”他的声音陡然转冷,“可是,你怎么能为我以外的男人穿嫁衣呢!”

他的大手猛地一扯,竟是直接将慕雪瑟身上的嫁衣扯破,鲜艳的红布被撕碎成一片一片,随意被抛在地上。

很快,慕雪瑟身上就只剩下雪白的中衣。

“九方痕,”慕雪瑟颤声道,“不要——”

“不要什么?”九方痕欺近他,他那英俊的面容上是一片冰冷,他凝视着现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慕雪瑟。多好,她现在这么乖巧,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他摆布。“雪瑟,我发现了,你总是要让我逼你,若是我不逼你,你就永远都不会让我如意!”

他伸手扣住慕雪瑟的后脑勺,狠狠吻上她的唇,侵入她的嘴里,强硬地汲取着她口里的甘甜。

“呜呜……”慕雪瑟全部的呜咽都被吞没在九方痕的口中。

这个吻和上一次九方痕给她的吻那么相似,但又有那么一些不同。

这个吻更为激烈,更为疯狂,仿佛要将她吞噬干净一般几乎让她窒息。

九方痕一手搂紧了慕雪瑟的腰,几乎想将她扣进自己的身体里,永不分开一般。两年前慕雪瑟死的那天,他万念俱灰,只觉得生无可恋。多少次他在梦里都会梦见她穿着嫁衣死在他怀里的样子。

醒来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入睡。对她的思念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渐渐沙弥,反而越来越深,越来越烈,折磨得他几次想要跟着她一起死去。

可是他不行,他是熙国的摄政王,他手中握着熙国的权柄,他可以不是皇帝,但他不能不是一个好的当权者。他曾经的抱负,曾经的理想,曾经想要创造的宏图伟大业都还没有完成。

他不能死,那样即使他在地下见到了慕雪瑟,慕雪瑟也会看不起他,也许慕雪瑟没有发现,她的目光总是会被强者所吸引。她怜惜弱者,却只会爱上强者。

所以,他只能依靠一次一次到雪妃陵去缅怀她来撑过这漫长又痛苦的时间。只要待在雪妃陵,想着她就睡在里面,就仿佛自己离她会更近一点。

有时候夜色朦胧的恍惚间,他仿佛会看见她站在自己面前,还是那样孤傲清冷的表情,静静地注视着他。

他根本不敢靠近,生怕只要靠近半分,这个幻象就会无情地消失。

于是,他只能静静地,看着那恍惚中的幻觉,等待着朝阳升起。

可是现在他知道那果然是幻觉,慕雪瑟根本就没有死,他在熙国为她伤心痛苦,她在玄国活得逍遥自在,还差一点点就跟别人拜堂成亲!

在知道慕雪瑟没死的消息时,九方痕不知道有多愤怒,恨不得马上就飞到玄国将她抓回去。

可是他是熙国的摄政王,他必须要把一切都安排好他才能离开,如此一拖就是几个月。他心中那无从发泄的怒火也渐渐地平复了许多,他忽然就明白了慕雪瑟所害怕的,他们身上都背负了太多东西,轻易无法放下,所以不能爱得彻底。

九方痕的吻慢慢温柔下来,带着诉不尽的缠绵,道不尽的思念。慕雪瑟感觉到了,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为什么要哭?”九方痕放开她,拉开被慕雪瑟的眼泪浸湿的蒙眼布,注视着她泪流不止不双眼。

慕雪瑟轻轻摇头,她说不出道歉的话,纵然到现在,她也还是认为自己逃婚并没有做错。若是那个时候她嫁给了九方痕,九方痕一定会登基为帝,那么独孤皇后尝试过的痛苦,一定会成为她的噩梦。

后来种种不过是命运转折的一个意外,谁都没有料到。

她没有,九方痕也没有。

【作者题外话】:四更。。。好了,九方痕爬到玄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