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莫熠之死(一)

况且玄国一旦陷入诸王争储的混乱,必然会削弱玄国的国力,这对熙国也是有好处的事情。

慕雪瑟轻笑,九方痕一直都是一个极好的当权者,会替黎民百姓着想,而不是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她又问莫涯,“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是他通知我他在帝都,你突然失踪,我就猜你是被他带走了。”莫涯脸色不大好看,为了找慕雪瑟,他和裕王几乎把沈独,南家,还有燕王在京城附近的山庄都翻了一遍,结果却是都没有找到人。等他们闹得人仰马翻的时候,九方痕才让人给他带信,告诉他来了玄国。

“如今的情形如何?”慕雪瑟眉头微皱,昨天她突然就被九方痕派人给掳走了,后来到底如何她根本就不清楚。

“一切都按计划的发展。”莫涯将昨天的情形向慕雪瑟讲了一遍,莫熠在沈独的婚礼上中毒之事已经传遍了帝都,莫熠声望极高,愤怒的百姓全都围着南家,沈府,还有燕王府要求朝廷要给一个交待。若不是有裕王派去的禁军守着,只怕愤怒地百姓都要冲进三府里去找南晏,沈独,还有燕王算账了。

南后已经下令三法司调查莫熠中毒之事,三法司验过那杯茶后发现毒药是事先抹在茶杯上的,但是到底是谁下的毒,还是没能查出来。毕竟婚礼当天,府里的人,府外的人都不少,鱼龙混杂,谁都有可能下手。但是最大的嫌疑还是落在南晏,沈独,还有燕王三人身上。

而代替慕雪瑟同沈独拜堂的那个丫环,无论怎么审就是咬死是沈独藏起了慕雪瑟,最后受不住酷刑死了,尸体被扔到了乱葬岗。但是莫涯为了查慕雪瑟的下落,特意去乱葬岗找了那个丫环的尸体,挖开了埋尸的地方却发现尸体不见踪影。

“那个假新娘是你的人吧。”莫涯看着九方痕。

“不错。”九方痕淡淡笑道,“她表现得应该不错吧,有没有让你们失望?”

莫涯沉默不语,昨天婚礼上若不是那个丫环一口咬定是沈独将慕雪瑟藏起来,众人也不会对沈独怀疑得这么深,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慕雪瑟是莫熠的女医,将慕雪瑟藏起来必然就是不想让她救莫熠。

但是九方痕身在局外,却能猜出他们那天到底想要做什么,立刻就安排好人配合他们,这样的心思,实在是可怕。

“太子如何了?”慕雪瑟问道,其实她知道结果,她给的那种毒药,莫熠是必死无疑了,莫熠不死,就不能激起民愤,激起那些忠于皇室的朝臣对南后的反抗之心。

果然,莫涯摇摇头,“他在裕王府,你去见他吧。”

慕雪瑟看向九方痕,九方痕笑道,“你去吧,但是一定要回来。”

“为什么?”慕雪瑟微微皱眉。

“什么为什么?”九方痕笑看着她。

“你不是说要将我囚禁起来么?”慕雪瑟紧盯着九方痕的双眼,逼问,“为什么没这么做?”

九方痕站起来,欺近慕雪瑟,“我很想,非常想!”

他眼中疯狂的火焰让慕雪瑟心颤,可是他却道,“但是你岂是我能轻易关得住的。”

说罢,他走出堂屋,只留下一句,“我等你回来。”

看着九方痕的身影在屋外一转不见,慕雪瑟才叹口气对莫涯道,“我们走吧。”

莫涯看了慕雪瑟一眼,想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开口,刚刚慕雪瑟和九方痕互相凝视对方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自己同他们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屏障,仿佛他绝无可能走进他们之间,这种感觉很不好。

慕雪瑟和莫涯悄悄进了裕王府,裕王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见到慕雪瑟,裕王沉默了一会儿,才指着莫熠休息的房间叹息道,“你进去吧,殿下一直在等你。”

看着慕雪瑟独自走近莫熠的房间,裕王看了莫涯一眼,突然仰头看着裕王府上空这一片天空,只见不远处浓云滚滚而来,显然是山雨欲来之势。

他沉声道,“靖王,玄国就要乱了,你的机会来了,你准备好了么?”

莫涯负手而立,望着那一片蔓延而来的黑云,决然道,“定不相负。”

莫熠躺在床上,整张脸不仅没有一丝血色,还隐隐透着青黑,他的眼下是大片的阴影,嘴唇苍白开裂。

听见慕雪瑟进来的声音,他有些艰难地睁开双眼,慢慢笑了起来,“你来了。”

慕雪瑟注视着自己面前这个垂死的少年,他还那么年轻,却是很快就要死了。而杀死他的毒药,是她亲手调配的。

她想起那天在东阳宫莫熠的寝殿里,莫熠提出要以自己的性命一搏的时候,他脸上那坚定的表情。

其实这个方法慕雪瑟很早就想到了,因为同样的方法她曾经用过,就在南熙三皇子九方澜和她庶长姐慕雪云的婚礼上,她用毒害皇上之名诬陷了楚赫。所以这一次,她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计策。

可是她却不忍说出来,她不忍用莫熠的命来换一次胜利。

却没想到莫熠自己提出来了,那天他对她说,他本久只剩下半年多的寿命,而南后一旦扶起了燕王,就会除掉他,他也许就连半年都活不到。

与其最后无可奈何地死去,他宁可在临死前赌一把,用他的命来换南家的败落!

就像慕雪瑟所说的,就算死,他也要拉着南家人陪葬!

“你说,我这个皇储也不是一事无成对不对。”莫熠的笑容像是枯败的蔷薇,“至少最后我终于是狠狠地反击了他们!”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太子。”慕雪瑟微笑道。

莫熠看着慕雪瑟,这个女子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就像是上天派给他的引路灯一般,指引着他向前走,她那么耀眼,那么睿智,那么神秘。

“我快要死了,至少最后,告诉我你是谁。”

“我叫慕雪瑟,”慕雪瑟走到床边,温柔地俯视着莫熠,“来自熙国。”

【作者题外话】:六更。。。。。。OTZ。。。。。是不是再补一天我就没欠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