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火烧别庄(一)

沈独却是让人拦住她,“这可不行,万一伤了公主的金枝玉叶之躯,皇后娘娘可是要向微臣问罪的。”

“放开我!沈独,让他们放开我,你听见没有!”朝阳公主拼命挣扎,她本来是想着如果她在别庄里,沈独投鼠忌器绝对不敢放火,毕竟把她一个堂堂公主烧死会引起多大的麻烦,是沈独他承担不起的。却没想到,她的这个打算被沈独看穿了。

沈独笑了笑,丝毫不把朝阳公主放在眼里,他看了看烈日当空的天,已经入夏,这气候正是热得人受不了,他摇摇头道,“我都等了半天了,看样子她是不肯出来了。”

他扬起手下令道,“点火!”

“是!”立刻有拿着火把的士兵点燃了堆在别庄外的那些干柴。

“沈独,你敢!你敢!我要杀了你!”朝阳公主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放开我,我要进去!你们放开我!”

她拼命的挣扎,奈何力气却是怎么也敌不过抓着她的两个魁梧的士兵,她泪流满面地向沈独哀求,“沈独,求求你,至少让我和他死在一起!”

沈独并不回答,他看了一眼越来越旺的火势,环视着周围的树林高声大喊,“慕雪瑟,我知道你在,你再不出来慕天华就死定了!”

“你真是心急啊。”慕雪瑟的叹息声传来。

树林里慢慢响起脚步踏在落叶上的沙沙声,慕雪瑟一身素衣婷婷袅袅地从树林里慢慢走出来。

“你大哥都快被烧成焦炭了,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心急啊。”沈独看着慕雪瑟笑起来,“可是,你到底还是出来了!”

“她出来了!你快叫人灭火,快灭火啊!”朝阳公主冲着沈独焦急地喊着。

“急什么,一时半会儿也烧不进去。”沈独看了朝阳公主一眼,又瞪着慕雪瑟道,“我问你,太子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那天我根本就不在,怎么搞鬼?”慕雪瑟微微一笑,“听说沈大人吃了不少苦头。”

沈独审视着慕雪瑟,莫熠之事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南家人,他,南后,还有燕王,眼看大业将成,怎么可能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杀了莫熠。所以他只能疑心到慕雪瑟身上,但是慕雪瑟杀了莫熠又有什么好处?为了陷害他,好破坏婚礼?却也说不通,慕天华在他的监视之下,慕雪瑟不可能会将慕天华置于险地的,否则今日她何必要来。

“那么燕王的事情,是不是你动的手脚?”沈独又冷冷问道。

慕雪瑟笑而不答,那个给昌王下药的随从的确是被她的人救了看管起来,关键的时候再让他投案指证燕王。而燕王那几个招供燕王指使他们散布南后要囚禁诸王流言的下人,也是被她收买了的。

但凡一个聪明,特别是南后这样将一朝权柄抓在手中的聪明人,总是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那一个,他们的骄傲是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将她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慕雪瑟深深明明这一点,南后是不会扶一个会算计自己的人坐上龙椅的。燕王的所做所为一旦被南后所得知,他们定然决裂。

果不其然,这一次燕王和南家已成死仇。

不过慕雪瑟还是低估了燕王,她没想到燕王如此小心谨慎,居然暗暗带兵前来帝都以备不测。原本她还以为这一次燕王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被他逃脱不说,居然还敢打着为莫熠报仇的旗号发动兵变。

不愧是被沈独选中的人,的确不是酒囊饭袋之辈,难怪敢有问鼎至尊的野心。

眼看着慕雪瑟是默认了,沈独沉下脸道,“大婚当日,你去哪了?”

明明慕雪瑟差一步就会是自己的妻子了,结果却变成了那样!

“我被人劫持了。”慕雪瑟有些无奈地说,她真的不是故意逃婚的,没在婚宴上趁机给沈独补一刀,她真的觉得很可惜。

“呵,”沈独冷笑,明显是不信慕雪瑟的话,“谁能有这本事劫持得了你!”

慕雪瑟身边的高手众多,就算大婚的时候浮生不在她身边,沈独也相信有人会保护她,单看他那次派人刺杀莫涯时,慕雪瑟所显露的实力,他就知道了。

“我能。”一个低沉的嗓音在树林中响起,树林里再次传出沙沙地脚步声,沈独瞪着一身月白锦袍走树林里走出来的九方痕,一脸的不可置信。

慕雪瑟叹口气,后来她才知道,大婚那天,江枫他们都把假新娘当成了是她,全都跟着走了,所以九方痕才能不废吹灰之力地将她带走。

事后,江枫他们也是很自责,自认没有保护好慕雪瑟。谁知道九方痕却是说江枫他们敢配合慕雪瑟演戏,帮她诈死逃婚,不让他们吃点亏怎么行。

九方痕走到慕雪瑟身边,他一身月白锦袍和慕雪瑟的一身雪衣看起来是那么相配,他们二人,一个英俊非凡,一个清丽无双,不由得让人自惭形秽。

沈独的眼中露出嫉恨的目光,无论他再怎么不想承认,九方痕单靠一个外表就能把他给比到尘埃里去。

“南熙摄政王!”沈独冷笑,“你居然敢到大玄帝都来!”

此言一出,在场的兵士都是吃了一惊,纷纷如临大敌地瞪着九方痕,南熙的摄政王居然会跑到这里来?

这是两国即将开战,前来刺探敌情么?

“有何不敢,”九方痕轻蔑一笑,根本不把沈独放在眼里,“本王的王妃在这里,本王自然要来,否则总有些蛇虫鼠蚁,不自量力,老是肖想本王的王妃!”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揽住慕雪瑟的腰,沈独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瞪着没有推开九方痕的慕雪瑟,却是对着九方痕说,“她若有心做你的王妃,又何必逃婚!”

“本王这个王妃的脾气比较大,”九方痕状似无奈地道,“所以耍起脾气来也比较惊天动地。”

简直是让他生不如死!

慕雪瑟的嘴角抽了抽,又听九方痕道,“但是夫妻本为一体,再如何闹脾气,该回家的时候,还是要回家的。本王就是来接她回家的。”

【作者题外话】:五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