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火烧别庄(三)

“你,你叫我什么?”慕天华皱着眉头问,话音刚落,他就晕倒在江枫的怀里。

江枫皱了皱眉头看了浮生一眼,浮生过来沉默地将慕天华背到背上,跳进那个洞口,江枫等人也跟着跳了进去。

别庄的火势终于蔓延了进来,滚滚的浓烟弥漫了整个别庄。

别庄之外,慕雪瑟平静地看着那已烧进别庄的火势,脸上毫无动容,朝阳公主激动地大叫,“慕雪瑟,你还有没有良心!天华对你这么好!慕雪瑟,你不是人——”

她大哭起来,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落下,她看慕雪瑟的目光带着诉不尽的怨毒和恨意。

沈独也开始不安了起来,火势再大一点就很难扑灭了,他瞪着慕雪瑟,“你到大玄来不就是为了慕天华么!难道你现在有了这个男人,你就不管你大哥的死活了!”

慕雪瑟还是不说话,朝阳公主看见别庄的三分之一都已经陷在大火里了,顿时哭泣地跪倒在地。

沈独难以置信地看着慕雪瑟,他不相信慕雪瑟可以为了不离开九方痕就不管慕天华的性命,他看向九方痕,怒道,“你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迷药!她居然为了你会甘愿看着她大哥被我烧死!”

“本王什么都没有做。”九方痕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他摇摇头叹息道,“沈独,你不懂她,从前本王也不懂,只是如今本王懂了。”

慕雪瑟是不会接受任何的逼迫和要挟的,那样只会把她越逼越远,因为她总有方法可以反抗,可以逃脱,而一旦让她逃走,也许就是一辈子再也不见。

这种事情,九方痕经历过一次,所以他懂,纵然他内心真的很想打一条金钢索链将慕雪瑟束缚在身边,可是他不敢。

慕雪瑟是水,你越是用猛力,受到的阻力就越大,只有用巧妙的方法,你才能慢慢融入她的心。

可是沈独不懂,他以为想要得慕雪瑟就必须强取豪夺,将自己凌驾于她之上人,因为这是曾经慕雪瑟教他的,想要赢过别人,就要比别人更毒,比别人更狠。可是他却是忘记了,那本是用来对付敌人,而不是情人的。

“慕雪瑟,我今天才看清楚,”沈独讥讽地笑了起来,“原来你也不过是一个浅薄无能的女人,只能够附庸于男人,一旦臣服于某个男人的脚下,你就连自己的半点想法都不剩了!”

“是啊,我不过如此。”慕雪瑟无所谓地微笑,丝毫不为沈独的话而生气,“所以你也别再惦记了。沈大人,我们终究是无法比肩。”

“好,那我今天就烧死慕天华!”沈独仰天大笑,“我就要让你记着你大哥是因为你见死不救而死的!让你以后的日日夜夜都不得安心!”

慕雪瑟深深叹了口气,满脸无奈,这时浮生的身形如鬼魅一般飘到她身旁,在她耳边说了句话。慕雪瑟点点头,对着还跪在地上痛哭的朝阳公主扬了扬下巴,“公主,可以回去了。”

朝阳公主那悲痛欲绝的哭声嘎然而止,她站了起来,擦干净了脸上的泪水,脸色恢复如常,仿佛刚刚她的伤心,她的悲痛都是一切幻觉,然后她在沈独惊讶的目光中拍干净衣服上的尘土就施施然地向着自己的马车走去。

沈独猛回头去看那已被烧毁大半的别庄,忽然就悟了,他又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慕雪瑟和正要上马车的朝阳公主,“好一招声东击西!你们联起手来骗我!”

“兵不厌诈,我教过你的。”慕雪瑟轻轻摇头,“你既然知道我不可能放任我大哥不管,见我在这里同你废话,你就该知道有诈了。”

朝阳公主向着慕雪瑟点了点头,就上了马车扬长而去,慕雪瑟微微一笑,早在她被沈独逼婚的时候,就派人悄悄从沈独的人无法察觉的地方挖一条地道进慕天华所在的别庄。只是因为这一带的地质太过坚硬,才会耽搁了这么久,偏偏今天沈独又突然发难要逼她现身,而地道还有一点没有完成,所以她只好请来了朝阳公主,若非有朝阳公主那痛不欲生的演技想要骗过沈独实在很难。

“我们走吧。”九方痕对着慕雪瑟柔声道。

慕雪瑟点了点头,由着九方痕拉着她的手转身要走。

“抓住他们!”沈独一声令下,包围别庄的士兵一下全都向着慕雪瑟和九方痕冲了过去。

慕雪瑟和九方痕头也不回,他们的身后却是出现了两批黑衣人挡住那些士兵,这两批黑衣人,一批是九方痕的暗卫,一批是慕雪瑟手下的“夜”,岂是一般士兵可以对付的。冲在最前面的士兵,还没来得及挥出兵器就已经人头落地。其他士兵顿时就被震住,吓得纷纷后退。

沈独看着慕雪瑟和九方痕相携而走的背影,他们走得很慢,很从容,步伐一致,那么和谐。他们之间似乎有着别人无法渗入的默契,而他们在一起两人那明明淡然却仿佛目空一切的气势,只会让人觉得挫败。

“九方痕!就算今天我杀不了你,等我禀报皇后娘娘,你以为你还有命能逃得回南熙么!”沈独不甘心地高喊着,“你就等着被整个大玄追捕吧!”

九方痕和慕雪瑟都停了下来,一起回过头看沈独,他们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可怜的傻瓜。九方痕淡笑道,“你可以去禀报南后说本王来了玄国,但是现在大玄燕王起事,南家损失惨重,裕王蠢蠢欲动,南后她敢跟本王翻脸么?只要她敢动本王一根头发,大熙的兵马立刻会杀进玄国国土,到时候内忧外患,你觉得南后是会选择跟大熙和谈,还是跟本王死磕?”

这一招,曾经南后也用在过熙国上,当初九江王起事,大玄借着熙国大乱之机大兵压境夺走了熙国的燕云十六州至今未还,此事还是莫涯起的作用。有这前车之鉴在,南后又怎么敢犯同样的错误。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