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昏迷

“如果到时候,本王在和谈的条件里面加上一条,要求让玄国牺牲你沈独这一条小命,你觉得南后会不会答应?”九方痕的笑容里带着几许玩味,看着沈独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只挣扎在掌心的小虫。

沈独全身一冷,他知道若是真在那样的情况下,南后是一定会选择牺牲他的,因为他在南后的眼里,只有用没用利用价值,而没有其它存在的意义。

但他还是强笑道,“但若是南后知道你和慕雪瑟插手了玄国内政,只怕她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吧!”

“的确,不过她只会胁迫本王命熙国出兵支援她平叛,帮她巩固权位罢了,终究是不会要本王的命的,因为本王活着比死了对她要更有用。”九方痕自信一笑,“况且,本王认为就算你们倾全国之力,也未必有这个本事抓住本王!”

他留下这一句话,就拉着慕雪瑟走了,他们身后的黑衣人极有默契地围成扇形保护着他们两人的后背,护送着他们离去。留下一脸怨恨的沈独,铁青着脸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等慕雪瑟和九方痕走后,沈独就立刻下令灭火,等别庄的大火终于全部扑灭了之后,沈独带着人进了几乎已经全完烧毁的别庄,他在一片都是焦木和黑灰的土地上看见了一个大坑。有士兵跳进洞里查看了一番,出来禀报,“禀大人,这洞是刚挖的,土还很潮湿。”

沈独冷冷一笑,他又被慕雪瑟摆了一道,若是他一开始就把慕天华抓住,直接拿着刀威胁慕雪瑟,也许还不会如此,可是他就是想用大火一点一点地煎熬慕雪瑟的心灵,让她痛苦,让她求饶,谁知道反而遂了慕雪瑟的意。

“大人,要顺着这个地道追么?”士兵问。

“不必人,就算追到出口,人也一定跑了。”沈独冷冷下令,“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半分,否则,小心你们的小命!”

“是。”众士兵都畏惧地低下了头,但是在他们心里都觉得今天的事情实在奇怪,而且南熙的掌权摄政王居然来了大玄,这样大的事情看沈独的样子,是要瞒而不报了。

沈独环视了一圈已成废墟的别庄,九方痕说的对,他冒冒然向南后说出九方痕来了玄国的消息,以玄国现在的情势,南后未必能有多余的精力去对付九方痕,反而很可能像九方痕所说的那样与九方痕和淡或者向九方痕求助。

但是,他也绝不会就让九方痕这么轻轻松松地来玄国走一遭的,他不是要知情不报,而是要看什么时候抖出这个消息对他最有利。

慕雪瑟和九方痕赶到江枫和慕天华所在的地方,慕雪瑟就看见江枫带着几个人沉默地守在一辆马车边,面有忧色。

刚刚浮生来向慕雪瑟禀报的时候已经说过了,慕天华在救他的时候就晕了过去,怎么也叫不醒。

浮生走到马车旁,用手中带鞘的胜邪剑撩开车帘,给慕雪瑟看车里昏迷的慕天华。

这时,一阵马车声响起,慕雪瑟看了过去,就看见朝阳公主的马车驶了过来在一旁停下,朝阳公主急急跳下马车,就向着这里跑过来,一看慕天华正昏迷着,她一惊,问慕雪瑟道,“他怎么了?受伤了?”

“有没有人跟踪你?”慕雪瑟问。

“没有,我绕了好几圈。”朝阳公主摇摇头,又垂泪道,“他到底怎么了,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没藏好他,怎么会让沈独发现。”

“总归是救出来了。”慕雪瑟安慰她,上了马车后,她执起慕天华的一只手,为他把脉,只觉得慕天华的脉象像是细脉,又仿佛是弦脉,极不稳定,她又掀开慕天华的双眼看了看他的瞳孔,然后掰开他的嘴看了看舌苔。她拔出一针银针去扎慕天华的人中,可是慕天华还是不醒。

“他怎么样?”朝阳公主急急问。

“没事,身体是没什么大碍。”慕雪瑟摇摇头,“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受了什么大的刺激导致心神不宁。”

“那他什么时候会醒?”朝阳公主又问。

“难说。”慕雪瑟皱起眉头,迟疑道,“也许一天,也许一个月,也许是一年——”

“什么意思?”朝阳公主吃了一惊。

“他的身体毫无病症,”慕雪瑟缓缓道,“但是我用银针扎他人中,他却不醒,可是看他脉象却又不像是昏迷,仿佛是睡着了一般,只是不知道这一睡要多久。”

慕雪瑟沉着脸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我在熙国时曾经听说,有人因为受到刺激或者外伤而昏迷不醒长达数年,有些醒来了,有一些却是永远不醒。这种症状叫作‘离魂’。”

“那该怎么办?”朝阳公主的眼泪又盈满眼眶。

“如今大哥这样我也不能带着他走,还是要把他妥善的藏起来,每天派人用参汤吊着他,维持着他的身体,先观察一段时间吧,说不定,他明天就醒了。”慕雪瑟叹气道。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朝阳公主扑上车抱住慕天华,“如果天华出了任何事情,我一定去杀了沈独!”

她泪眼蒙蒙地看向慕雪瑟,“那现在你要把他藏在哪里,还是带他回我的府上吧。”

慕雪瑟想了一想,笑了起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藏在帝都,沈独的眼皮子底下,他是一定想不到的。但是绝不能藏在公主你的府里,因为沈独知道大哥是我的软肋,他一定会再想办法抓他,就一定会监视你。我倒是有一个好地方,可以藏他,顺带也可以让我们歇歇脚。”

“什么地方?”朝阳公主睁大眼睛问。

慕雪瑟冲着朝阳公主眨了眨眼,神秘一笑。

夜静更深,沈府里,沈独的书房还亮着亮光,他正伏在书案上用一枝上好的狼毫写着一封信。信的抬头,赫然是“大熙天子”四个字。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