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议储(二)

因为南家如今的势力大损,所培植的党羽在莫熠出事之后那一个月里,被裕王**的人用各种借口拔除了不少。南后想要控制朝臣,自然是必须借助南家,除了南家人之外,南后再无其他亲信,南家一损,南后的实力也自然大不如前。

所以这一次议储之事,南后竟是怎么也压不下推举莫涯的呼声,朝臣奏折上的言辞一次比一次激烈,在早朝之上的庭议也是步步紧逼着不放,非要南后同意让莫涯为储君不可。而大玄的百姓在听说了朝庭议储之事后,也纷纷要求南后立莫涯为储君。

听说了南后早朝在议储之事上屡屡受挫后,南晏拖着病体特意进宫了一趟,他在上和宫的书房里,一脸焦急地对南后道,“娘娘,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靖王成为储君,当年我们南家对隐太子**是如何赶尽杀绝的,你最清楚,若是他日莫涯真的登基,接掌这大玄天下,还有我们南氏一族苟活的分么!”

“你急什么!”南后扔下手中一本推举莫涯为储君的奏折,对南晏冷冷道,“你只管好好养病,靖王是绝对不可能成为储君的!”

“娘娘这么有把握为什么不早一点制止他们?”南晏有些疑惑道。

“本宫就是要看一看,到底有多少人想要跟本宫作对!”南后冷笑了一声,这一次在议储之事上倒向莫涯的朝臣,她可是一个一个全都记住了。“本宫还真是小看了莫涯这条狗,真是养虎遗患!”

“娘娘现在既然知道了他的狼子野心,可就不能再手软了!”南晏冷声道,二十年前,隐太子被南后矫诏杀死后,他是强烈要求南后杀掉莫涯的,可是南后却是将莫涯留了下来。当初,他就害怕将来莫涯长大成人,会成为一大祸患,想不到这担心果然成了真。

“你放心,本宫知道该怎么做。”南后的目光是一片冰冷。

“娘娘想要怎么做?”南晏问。

“呵,”南后轻轻笑了一声,“他还有一个把柄在本宫手上,只要本宫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他就绝对不可能成为储君!”

南晏有些怀疑,但又一想莫涯在南后身边数年,难保有什么把柄在南后手上,比如他也知道南后早就在莫涯身上下了毒药。

想到这里,他就安下心来,由着宫人颤巍巍地扶着他出了宫。

第二天早朝之上,群臣再次提出立莫涯为储君之事,南后今天难得地安静,看着文武百官在她面前头头是道地讲着该立莫涯为皇储的理由。

渐渐的,百官们都觉得有些不对头,今天的南后太过平静了,百官的眼神都落在南后的身上,见她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都莫名地在心里起了一阵寒竟,金殿上的议论声渐渐小了起去。文武大臣们全都瞪大眼睛看着南后,为她身上莫名的气势所震慑,不敢再多言语。

因为莫涯和庆王是被议储的两个人选,所以今日也在这金殿之上。南后环视了一遍金殿上的一众文武大臣,最后眼神扫过庆王,落在莫涯身上,唇边勾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百官的视线也全都随着南后落在了莫涯的身上,只听南后冷笑道,“你果然跟你的父亲一样,只会假仁假意,装模作样!什么白泽现世,什么龙出洛水,你当真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么!”

提起隐太子,金殿上的几位老臣露出不满的神色,当年众望所归的隐太子如果不是被南后使计借着先帝病重矫诏杀害,如今大玄的权柄又怎会落入妇人之手?大玄的江山又怎会被南氏一族所掌握?

这些老臣也都推举莫涯为储君,除了敬佩莫涯的为人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因为莫涯是隐太子的儿子。当年曾亲眼在朝堂上见过隐太子的风姿的人,没有一个能够不佩服隐太子的,都说他有太祖高宗之风,必能中兴大玄。自隐太子死后,大玄皇室再无一人可以望其项背,这是让多少忠心莫氏江山的老臣痛心的事情。

而如今,始作俑者却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诋毁隐太子,如何能不让他们愤怒。

受封太子太傅的成兴侯就站了出来,“皇后娘娘,储君为国之根本,江山基石,还请皇后娘娘早做决定,靖王仁德,当为储君之选!”

“臣附议!”年已六十的扬烈将军也站了出来。

“臣附议!”翰林院大学士也站了出来。

“臣附议!”

…………

一个接一个大臣站了出来,最后,裕王站了出来,身为皇室宗亲,三朝元老,战功赫赫的亲王,他是这个朝堂上最有资格说话的人。他一脸肃然向着南后道,“请皇后娘娘早做决定,立靖王为储!”

南后的目光在裕王和莫涯之间转了转,又笑了起来,她对裕王道,“太子故去后,裕王大概是把所有指望都放在了靖王的身上吧?”

如今之势,她自然是早看出莫涯已经和裕王勾结在一起了,可惜——

“可惜裕王你要失望了,”南后笑道,“不是本宫不替大玄江山着想,不同意立靖王为储君,而是靖王他根本没有资格成为大玄的皇储!”

最后一句,她的声音陡然转冷,目光带着讥讽和轻蔑落在莫涯的身上。

“臣不明白,靖王仁德,天下皆知,又从无大过,为何他没有资格成为我大玄皇储?”裕王冷冷问,“还请皇后娘娘明言!”

南后的目光在莫涯脸上扫了扫,见莫涯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看着她的双眼仿佛在恳求着她不要将那件事情说出来。南后得意地笑了起来,她就喜欢看着莫涯这种样子,软弱无力,只能任她摆布!

莫涯的命运,从他是隐太子的儿子开始,就已经注定!

“因为——”南后故意将语调拉长,停了许久后,才大笑起来,“因为早在十年前,本宫派他去熙国为间谍,为了让他能够顺利地混进大熙皇宫,就已经将他净身了!”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