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议储(三)

南后此言一出,文武百官顿时一片哗然,全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脸色苍白的莫涯,裕王的目光更是恼怒难辨,他看了看莫涯,又看了看南后,心中深恨南后居然会对莫涯下此毒手,却又恼怒这么重要的事情莫涯居然没有早点告诉他,现在反而被南后摆了一道。

南后看着莫涯,看见他眼中怨毒的恨意,这个眼神她好久没有看见了。这个眼神就伤是一只受了伤而双眼充血的野兽。

当初她刚刚饶了莫涯一命将他留在身边的时候,莫涯就常常用这种眼神毫不掩饰地看着她,而每一次,她都用酷刑来让他屈服。

她让人用皮鞭将他打的伤痕累累,将他的头反复按进水里,将他关进铁笼里再放在火上烤。她用尽各种方法来驯服他,直到有一天,野兽不再是野兽,而是像宠物一样露出温驯的眼神的时候。她的心里充满了得意,但又有那么一点点可惜,再也看不见那么激烈那么漂亮的眼神了。

想不到今天,她又再次看见这样的眼神,她告诉自己,她会笑着再次驯服这只野兽,而这一次,她绝不会再给他机会反抗!

“大玄的江山是不能交给一个不能人道的人,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为大玄皇室留下后嗣,这样将来又会是一番立储之争!”南后缓缓道,“这一次太子会被燕王所毒害,就是因为储位,这样的事情本宫怎么可能再让它发生?况且,那方面有所伤残之人,心也往往会有所扭曲,难免行事偏激极端,所以靖王是绝不能成为大玄的皇储!”

金殿之上,百官都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有为莫涯隐瞒自己身残之事而恼怒的,又为南后居然对莫涯做出如此残忍之事而愤怒的,更多的却都是对莫涯的惋惜。

一个被净过身的王爷的确不能成为大玄将来的国君,否则万邦之人岂不是都要嘲笑他们大玄没人,要让一个太监做皇帝?

裕王一脸阴沉地看着莫涯,如今大势已去,他和慕雪瑟再如何努力,莫涯都只能是靖王,再也不能向前一步了。

他真是满心不甘,明明他们准备得那么好,在洛水里放了那只玄龟,又故意让人将那只玄龟捞起来,而那个算命大师也是他们的人,这种种一切都是为了莫涯立储而造势,现在全都白费了。

也不知道慕雪瑟知道了,会有多失望。

此时的慕雪瑟正在照顾着还没醒过来的慕天华,已经好几天过去,慕天华却是一直沉睡着,不由得让她越来越担心。

“他怎么样了?”九方痕推门进来问道。

慕雪瑟摇摇头,替慕天华将薄被掖好,她看见九方痕手中抓着一只鸽子,皱眉道,“公孙青又传了什么消息给你?”

“他让我尽快回熙国。”九方痕笑了笑,“他快控制不住熙国的局面了。”

慕雪瑟的眉头更深了,那日沈独火烧别庄不久之后,九方痕就收到了南熙已是内阁首辅的公孙青传来消息,说是熙皇九方灏突然联合了以前的旧部发难,想要夺权,南熙京城差一点就发生了兵变。还好公孙青提前察觉,立刻调派兵马控制局势,否则也许就被九方灏得惩了。

但是公孙青虽是首辅,朝廷大事一起却都是靠着九方痕这个摄政王来镇住局面,如今九方痕只假称生病,悄悄来的熙国。但他这一走那么久,九方灏让人散谣言说九方痕已经病重,这一下顿时人心浮动,各方势力全都蠢蠢欲动。

特别是那些有女儿在后宫为妃的世家,全都不甘心权力被九方痕的人握在手里,都想着要帮着九方灏夺权,他们好分一杯羹。

单靠公孙青的确是有些压制不住。

“呵,这个九方灏还真是贼心不死!”慕雪瑟冷笑,当初为了谢殊的临终一言,她没有杀他,最后还让他坐上了皇位,虽然只是个空头皇帝,却也已是九方灏的大幸,他居然还敢想要夺权!

“你从前养的这条狗才叫毒啊,咬人比什么都厉害。”九方痕摇头笑道。

慕雪瑟沉默了一会儿,这一次九方灏会突然发难,公孙青的人从截获的九方灏和沈独的来往信件里已经查明白了,全都是因为沈独写信告知九方灏说九方痕到了玄国来,还在信中说必会让九方痕有来无回,鼓动九方灏趁着这个机会从公孙青手里夺权,做一个名副其实的皇帝。九方灏见了信后,果然按捺不住。

沈独这一招釜底抽薪真是比发动整个大玄追杀九方痕还狠的,试想一下,若是九方灏夺权成功,九方痕不再对南熙有掌控之力,到时候南后又凭什么对九方痕客气,怕为了不引来夺权成功的九方灏的怒气,只会将九方痕除之而后快。

“你还是先回熙国吧。”慕雪瑟沉声道,“这里的事情,我一个人就可以处理。”

“那怎么行,老婆还没回去,我怎么敢走?”九方痕笑道,脸上的神情一点都不着急。

“你的江山就快不保了,你还有闲情在这里陪我?”慕雪瑟冷冷道。

“反正熙国的江山最后还是姓九方的,我也不算对不起九方氏的列祖列宗。”九方痕上前一步,抱着慕雪瑟道,“你不回去,我就不回去。”

“你其实是不放心我吧?”慕雪瑟挑眉冷笑,“你觉得你一走,我肯定不会回去。”

“那是当然,你可是有前科的。”九方痕深以为然道,“再说了,觊觎你的男人这么多,我不跟紧点,指不定你脑子一抽就跟人跑了。”

慕雪瑟用力瞪他,其实那天九方痕不远万里地到大玄来找她,她就已经心软了,或者在更早更早知道,当她一身嫁衣在熙国的太子府那披着红布的棺木里醒过来时,她就已经心软了。

这个男人,为她放弃了帝位,为她孑然一身,为她甘心涉险,他满足了她所有的条件,她怎么能再负他!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