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议储(四)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要讥讽他一下,“若真的如此,你要怎么办?”

九方痕的脸色马上冷下来,冷声道,“我会先将那个奸夫剁成肉酱,然后再把你永远地囚禁起来,让你永远都只能见到我一个男人,你就没有机会对别的男人动心了!”

“胡扯,什么奸夫!”慕雪瑟也冷下脸,“我一个未嫁女,哪里来的夫!”

“你的牌位早就进了摄政王府,你的名字也已经上了大熙皇室玉牒,你想赖也赖不掉!”九方痕又笑起来,有些无赖地说。

但是他话语里的认真,慕雪瑟是听出来了,她也相信,九方痕一定做的出来,他从来就是那么极端又激烈的人。

她叹口气,劝道,“你别分不清轻重,九方灏若是夺权成功,他就会用公孙青他们的性命来要挟我们,到时候,我们一个都跑不了。”

“是不是公孙青改了名字,你就看不起他的能力了?”九方痕淡淡笑了笑,“你别忘记了,他可是智多近妖的公子素月,当年他出山解题,智惊两国,岂是九方灏能比的。怕是他觉得我不在,政务繁忙,让他没时间陪南风玉,所以想骗我早点回去。”

慕雪瑟微微笑了笑,公孙青可是她难得真心佩服的人,身残志坚,奇谋诡虑,难测难料,当初交锋,差点就死于他手,若非她重生一世,带着前世的记忆,想要和她这个堂兄打成平手,可是难于登天。

“但是世事难料,也难保会出现意外。”慕雪瑟道,“你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

“我明白。”九方痕就喜欢看慕雪瑟担心他的样子,他低下头在慕雪瑟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哎呀!”门口却是传来一声惊叫,慕雪瑟和九方痕看过去,就见南诗捂着眼睛背对着他们,有些难为情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那个——”

慕雪瑟的脸一下红了,慕天华还躺在一旁昏迷不醒,她却在这里和九方痕亲亲我我,也不知道南诗会怎么想她。

她狠狠地剜了九方痕一眼,九方痕一脸无辜地摊摊手,意思是他怎么知道南诗会突然进来。

“南诗姑娘,有事么?”慕雪瑟有此尴尬地问。

“那,那个,厨房送了一些新学的糕点,我想请你们到花园里来一起喝喝茶”南诗还是背对着他们不敢转身,她的一身打扮极为素净,白衣雪纱裙,头上除了一枝银簪子怎么也不肯多戴。自从莫熠死后,南诗就一直是这个打扮,慕雪瑟知道她这是在为莫熠服孝,以尽她的一片心意。

“多谢,我们一会就过去。”慕雪瑟道。

“好,好,那我先走了。”说完,南诗就一阵风一样地跑出去,好像做了该脸红的事情的人是她,而不是慕雪瑟和九方痕。

九方痕大笑两声,“这个南诗姑娘还真是有趣。”

“她是难得的好姑娘。”慕雪瑟微笑道。

火烧别庄那日之后,沈独就四处搜寻慕雪瑟和九方痕的下落,可是却是始终都找不到慕雪瑟和九方痕的藏匿之处。他怎么也想不到,慕雪瑟和九方痕会带着慕天华藏在南诗的家里,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慕天华如今昏迷不醒,带着他四处走一来容易被人发现,二来也不利于慕天华的身体。

而南家人是沈独最不会怀疑的对象。他甚至怀疑慕雪瑟和九方痕是不是已经带着慕天华离开帝都准备返回熙国了。

所以他又传讯给边境的人,让他们留意过境的旅人,绝对不能让慕雪瑟和九方痕逃脱。

慕雪瑟和九方痕一起往外走的时候,正好看见浮生正抱着胜邪剑坐在对面的屋顶上,一双眼睛警惕地巡视着周围,绝不放过一丝异动。

看见慕雪瑟和九方痕一前一后走出来,浮生的目光如同冰冷地剑一般刺向九方痕,狠狠地瞪了他两眼才又转过眼去继续注意着周围。

九方痕被浮生的目光激得一个透心凉,他不禁苦笑,“这孩子还真是吓人,每次他看我,我都觉得自己跟在他手上死了几百回一样。”

“他的确有这个本事。”慕雪瑟笑,浮生的武功,她可是很信任的,她又有些不满道,“什么孩子,他也就比你小一岁!”

如今的浮生身量极高,玉树临风,容颜俊美如冷冽的冰雪,丝毫不逊于九方痕。

“可他的心却还是个孩子。”九方痕笑道,“否则又怎么会这么依赖你呢。”

“他迟早会长大的,到那个时候,他就会离开我了。”慕雪瑟的笑容里有一丝伤感。

她向着花园的方向走去,对面屋顶上的浮生也跟着她开始往相同的方向移动,就像是她的影子一般。

九方痕看了浮生一眼,跟上慕雪瑟,他在心里微微叹气,其实他想说的是,若不是心还是个孩子,又怎么会分辨不清情爱呢?浮生对慕雪瑟这样的依赖和维护,早就超过了主仆,超过了亲人,那是一种极暧昧模糊的感情。还差一点点,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到达那个界限。只是因为浮生还不懂,也不曾去想过,所以他对慕雪瑟的感情,始终游离在那个界限之外。

想一想自己的情敌真是多啊,南熙有个野心勃勃的九方灏,北玄有一个精明的莫涯和一个疯狗一样的沈独,慕雪瑟身边还有一个影子一般的浮生,更别提他当初在熙国的时候,早就看出慕天华看慕雪瑟的眼神不对劲了。

但这些人当中,他唯一担心的只有莫涯,他已经看出来了,慕雪瑟和莫涯之间,有那么一丝不同,那种不同,慕雪瑟懂得。所以就更让他害怕。

“你不担心他么?”九方痕问。

“他不用我担心,”慕雪瑟一下就明白九方痕问的是莫涯,“他会做的很好。”

九方痕在慕雪瑟的身后露出了一丝苦笑,慕雪瑟越是信任莫涯,他反而越担心了。

那个男人,可是差点跟慕雪瑟一起死在卫城。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