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议储(五)

卫城那一场鼠疫里,莫涯和慕雪瑟的所做所为,卫城百姓要烧掉隔离区的事情,九方痕已经听说过了。

他不禁会想,若是他没有看见慕雪瑟的画像,若是他晚那么一点点来玄国,慕雪瑟和莫涯之间到底会怎么样。

但是每当这个念头在他心里浮起的时候,他又会将它生生掐住,不让它滋生蔓延。因为无论如休,他来了玄国,慕雪瑟和莫涯之间的任何可能,他都不会让它们发生。他有足够的自信,也有足够的实力!

金殿之上,南后看着脸色苍白的莫涯,和脸色铁青的裕王,已经开始在心里品尝自己胜利的果实了。

再挣扎又如何,再不甘又如何,当年她的那个庶姐又何尝不是如此。在被她命人扔进蒸笼前,还在期望着会有人前来解救他们。她躺在蒸笼里对着南后破口大骂,而南后却只是静静地听着,听到最后,那些恶毒的诅咒全部都变成了惊恐的尖叫。

那时,她心中的快意也是如此袭卷而来,几乎要让她放声大笑。

忽然,百官之中走了一位极年轻的御史,南后记得这个御史姓李,是前年中的进士,先是做了一年的庶吉士,后来调任都察院成了御史,长久以来都默默无闻,既不在她和裕王之间站队,也不得罪任何人,是一个几乎没有存在感的人。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是能坐在京官的位置上没有被放到地方去,说明他还是有他的手段的。

只见他出列,拿着牙笏向着南后一拱,缓缓道,“臣有话请问皇后娘娘。”

南后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沉声道,“你说。”

“是不是如果靖王没有被净过身,他就有资格成为皇储?”李御史垂首道。

“靖王的确是难得的善心仁德,”南后笑了笑,“本宫也觉得很可惜,若非他身子已残,他的确是最合适的储君人选。”

“那就请人为靖王验身吧!”李御史抬起头,南后一下看到他眼中的深沉和冷静,“单凭皇后娘娘的一面之辞,微臣实难相信靖王已被净身。还请皇后娘娘派人验身以明!”

“这有何难——”南后笑了起来,可是她的笑容却只笑到一半,因为她看见莫涯那张苍白的脸已经完全恢复了血色,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南后心中突地一跳,难道莫涯没被净身,她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当年为莫涯净身的是她的心腹太监,怎么可能会背叛她!况且南熙皇宫跟大玄皇宫是一样的,内侍太监们每年都要验一次身,以防有不轨之徒混入,莫涯怎么可能七年都逃过验身没让任何人发现?

她阴沉着脸,目光在李御史和莫涯之间梭巡,朝臣们听了李御史的话之后,已经纷纷开始鼓噪,都要求给莫涯验身。

南后的目光停在莫涯脸上,不愿放过莫涯脸上一丝一毫表情变动地盯着他看,“靖王,你愿意验身么?”

让他检查自己被净过身的身体对一个皇室宗亲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屈辱,那是生生把自己所受的侮辱摊开来给别人看。

若是莫涯真的被净身了,她相信莫涯一定是不会愿意的,谁知道,莫涯却是淡淡笑道,“微臣愿意。”

一旁的裕王一怔,他看了看脸色恢复如常的莫涯,又看了看满眼疑惑地南后,再去看李御史,只见李御史神色淡淡地冲他点了点头。他的心里忽然又升起了希望,满眼希冀地看着莫涯。

南后放在金椅上扶手上的手慢慢握紧,她死死盯着莫涯,沉默了片刻后,终于道,“来人,带靖王去太医院验身!”

“皇后娘娘,微臣愿陪靖王同去。”成兴侯忽然上前一步道。

“微臣也愿陪靖王同去,以作见证。”翰林院大学士也道。

成兴侯和翰林院大学士互看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心思,南后当初会对莫涯残忍地施予宫刑,难保这一次不会趁机对莫涯动手,他们不能不防这个万一。

南后的脸色变了变,她自然看出了成兴侯和翰林院大学士的心思,她也的确动过这样的想法,但现在这样的情势之下,她却不得不答应。南后点了点头。“你们同去吧。”

看着莫涯由成兴侯和翰林院大学士陪同着前往太医院,南后的心中翻江倒海,她一会儿怀疑着莫涯根本没被净身,一会儿又否认自己的亲信会失手的事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南后渐渐烦躁了起来,她骂了句,“太医院的人都是一帮废物么!验个身怎么要这么久!”

“皇后娘娘熄怒。”

就在这时成兴侯,翰林院大学士一起走进了金殿,他们身后还跟着莫涯。成兴侯在金殿中站定,他环视了一遍众朝臣,只见文武百官神色各异,显然都是各怀心思。他笑了笑,向着南后道,“启奏皇后娘娘,靖王殿下身子完好,并未受过宫刑。”

裕王和那些推举莫涯为皇储的大臣们,全都露出喜色。

坐在龙椅旁的南后猛地站了起来,她瞪着莫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会不是!”

十年前,莫涯不过才十三岁,当时在皇宫里因为众人都知道他是南后所厌恶之人,宫人们害怕得罪南后,所以从来都没有人敢接近莫涯,莫涯没有任何助力是怎么逃过那一次宫刑的。

“怎么,微臣能保得完好之身,皇后娘娘很失望?”莫涯淡淡笑起来。

南后的目光如阴冷的毒蛇,她盯着莫涯看了一会儿,笑得咬牙切齿道,“怎么会,本宫高兴得很!”

“那就请皇后娘娘遵守诺言,立靖王为皇储。”李御史忽然出声道,说罢,他一撩官服,向着南后跪拜。

“臣请立靖王为皇储!”裕王高声道,然后也向着南后跪了下来。

“臣请立靖王为皇储!”成兴侯和翰林院大学士也一起跪下。

“臣请立靖王为皇储!”金殿一上,文武百官顿时跪下一大片,竟是占了四分之三的人数。

【作者题外话】:四更。。。。话说莫涯要是真太监,你们会不会打死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