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心怀鬼胎(四)

这一路上,百姓全都诧异地看着这一幕,纷纷议论着。

终于,沈独拖着已经有气无力的南晏退出了外城,他站在护城河的桥边,这一段的护城河外接南通渠,宽逾六十丈,深逾十丈,就是这道护城河百年来都守护着大玄帝都。

沈独看着一直紧跟着自己的神策军,他相信这城外看不见的地方一定也已经埋伏了大批的神策军,也许还有裕王的玄甲军。

而南晏如今越来越虚弱,几乎站都要站不稳了,他再想拖着他走,只怕反而会拖累了自己。

忽然,他在人群里看到了一张脸,一张他朝思暮想的脸——慕雪瑟。

她依旧雪衣素簪,正站在人群中静静地看着他,用她那双古潭一般的凤眸看着这一切,她亲手将他逼到了如此境地。

沈独笑起来,他隔着大批士兵和百姓和慕雪瑟远远对视着,他已经不是从前的沈独,就算慕雪瑟和莫涯联手将他逼到如此地步又如何,他一样可以绝处逢生!

这时,他看见一个异常俊美的男子走到了慕雪瑟身边,伸手轻轻地揽住了慕雪瑟的肩。

九方痕!

沈独的眼神冷了下来,他轻轻冷笑了一下,向着慕雪瑟张了张口,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然后,他突然将手中的南晏猛推向护城河的另一边,而自己则向相反的方向跳入水中。这一下沈独和南晏同是入水,南后是下了死命令不得让南晏出任何事,士兵们的第一反应全都是蜂拥向南晏落水的方向救人。只有一部分士兵跳向沈独的入水处,试图在水里搜寻沈独的身影。

奈何,这一段已经护城河外通南通渠的出口,水势极快,等其他士兵纷纷反应过来跳进河中搜寻沈独时,早已找不到沈独的身影。

“声东击西,干的漂亮。”九方痕站在慕雪瑟身边轻轻笑。

“他出身贫寒,自小干过农活,水性极好。”慕雪瑟淡淡道,沈独用南晏引开士兵的注意力,再凭他的水性,借着护城河出水口的水势只怕已经逃得远了。

“他对你说了什么?”九方痕皱眉道。

“他说,他会来找我的。”慕雪瑟笑了一声,“还以为这一次他必死无疑,却想不到还是让他逃了。”

“你说他会去哪里?”对于沈独对慕雪瑟的觊觎,九方痕实在是很不满。

“自然是去找燕王了。”慕雪瑟淡淡笑。

她看着已经在水里昏过去的南晏被神策军的人救起来了,急急地往城里抬着去找太医,她轻轻笑,“南后就要坐不住了。”

南家势弱,两个侄子被杀,燕王反叛,众臣都支持立莫涯为皇储,如今沈独又背叛了她,南晏却是病重难以帮助她,这局面,南后就快要成了孤家寡人了。

今日,原本南后就要被文武百官们逼着她立莫涯为皇储,但是被沈独这么一搅,这件事也就这么含糊过去了。

但是南后一点都不觉得高兴,一直以来她深为信重的心腹居然用这样的方式背叛了她,而她倚重的大哥南晏在这次落水之后,病势加重,眼看都要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剩下的那些拥护她的官员,多是些没本事干实事,只知道阿谀奉承,贪污受贿之辈,真正得用的没有几个,否则她又何必那么抬举沈独。

而且,纵然今日议储之事就这样含糊过去了,不代表明日早朝,百官们不会再提。

南后在上和宫的书房里来回踱了几圈,忽然看了一眼身旁随侍的内侍,冷声道。“王巡在哪里?”

“王公公这不是早让皇后娘娘放出宫养老了么?”内侍小声答道。

“养老?”南后冷冷一笑,王巡的确是这宫里的老人了,当初她还是晋王妃的时候王巡就在晋王府里侍候着,当时她看王巡老实,当了皇后之后也就一直把他留在身边,却想不到,这样看着老实的一个人,居然也会背叛她!

十年前,她就是让王巡替莫涯净的身,结果现在莫涯却是完好之身,那么问题自然是出在王巡身上!

“宣王巡进宫!”南后冷冷下令。

“是。”内侍官立刻去传令了。

王巡来得很慢,他已经六十五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为太监的缘故,他比同龄的老人还要显得苍老许多,满头的头发都已灰白,脸上还长了不少老年斑。

进上和宫的书房时,他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一丝害怕和担忧,他向着南后跪下,“老奴,参见皇后娘娘。”

“王巡,”南后站在书案后看着他,“今天早朝上的事情,想必你应该听说了吧?”

“老奴听说了。”王巡垂着头道,今日早朝,百官逼南后立靖王为皇储,南后却说靖王受过宫刑,结果在成兴侯和翰林院大学士两位大人的见证下,靖王前往太医院验身,这样的大事,他怎么可能会没听说呢。

如今这事已经传得满城风雨,帝都里所有的百姓都在骂南后狠毒,当年靖王小小年纪就想着要对他下此毒手。

更何况他是这宫里的老人了,带出了不知道多少个干儿子,总有那一两个有良心的,时不时把宫里的事情告诉他。

就算是莫涯,也不会忘记通知他在南后动手之前逃走的。

可是他却没有走。

“那么,你为什么不走呢?”南后冷冷问。

“老奴孑然一身,如今又已老迈,又何必走呢?”王巡笑了笑,“况且,老奴总还是记得皇后娘娘的恩德,定是要活着进宫来让娘娘亲手消这口气。”

南后冷笑了两声,“恩德?原来你来记得本宫对你的恩德?那么你又为什么要背叛本宫!”

“皇后娘娘,你可知道老奴的名字是谁赐的?”王巡笑道。

“是谁?”南后看他一眼,问道。

“隐太子。”王巡笑着回答。

南后一怔,只见王巡又道,“当年老奴尚只是内宫中一位小内侍的时候,侍候的是先帝的英婕妤,娘娘可知道她?”

【作者题外话】:四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