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围府(一)

“够胆量!”南后阴冷地看着莫涯。

“如今国无储君,皇上无子,这储位自然是有德者居之。”莫涯轻轻笑道,“微臣虽不敢自命圣贤,却也比那些国之蠹虫要好的多!”

这是二十年来,莫涯第一次如此正面与南后对峙,从前他那些恭顺和卑微的表象全都消失不见。几句话下来,莫涯心中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好一个有德者居之!”南后冷笑道,“当年你父亲就差一点坐上这个位子,却还是让本宫给拉下来了,相反皇上,他无才无能,甚至军国大事都要靠本宫一介妇人来打理,他也一样是坐上了皇位!所以,这个位子还不是你的,你现在得意未免太早!”

“皇后娘娘的确好本事,二十年前你矫诏杀了太子府所有人,也不知道这些年来夜半三更,可曾有故人入你梦中!”莫涯的眼中终于再一次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恨意,到了如今,他和南后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再好隐藏的了。

二十年前太子府那场杀戮,南后还历历在目,她记得当年那满地鲜血死尸里,那个只不过三岁的小孩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一身华服的她。那时候那个孩子的眼神她还记得,极为平静,仿佛是痛苦到极点之后的无知无觉。

如今那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就这样眼带锋芒的站在她的面前。南后端详着莫涯的脸,这张脸和当年的隐太子那么相似,总是会在她眼前重叠。当年就是这样相似的眉眼让她一时手软,如今却也是这样相似的眉眼让她憎恨!

“当年是你父亲和你母亲对不起本宫在先!”南后冷冷道,“你父亲一直觉得南家势大,酒后就曾说过登基之后必要削弱南家,而你母亲在南家是庶出,一向对本宫和本宫大哥极为嫉恨。若是让你父亲登基,本宫和南家哪里还有活路!这一切都是他们逼本宫的!况且,所谓有德者居之,这个德字,你父亲如何当得起!”

莫涯的目光有些讥讽,他慢慢地笑了,“微臣之父的贤德,天下皆知,看不见的只有娘娘一人罢了。”

“天下人看见的只不过是一种假象罢了,他到底有多卑鄙龌龊,本宫再清楚不过了!”南后恨恨咬牙,当年隐太子的所做所为不仅让粉碎了她的一腔爱慕,还让她成为全帝都的笑柄。爱得越深,恨得越狠,若是当年南府寿宴上,她没有遇见花园槐树下的那个华服男子就好了。

槐树,木之鬼也,终是不祥。

莫涯却只是笑,并不再为隐太子辩解,他道,“那么娘娘要像杀了微臣父母一样杀了微臣么?”

“杀了你,本宫就找不到公孙雪来救本宫的哥哥了,本宫怎么会这么做。”南后冷冷道,“但是你要记着,靖王,本宫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就算你解了毒又如何,整个大玄都在本宫的掌控之下!只要本宫一声令下,定能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微臣记住了。”莫涯垂首笑道,他的姿态又变得恭顺起来,可是这恭顺里总是带着一股不逊。

“你下去吧,明天一早,本宫就要见到公孙雪。”南后淡淡道。

“是。”莫涯行了礼,退了出去。

他才出书房,就有一个小内侍急匆匆地跑过来,他眉头一皱,问道,“什么事,这么急?”

“王巡公公投环自尽了。”那个小内侍道,又急急地走进书房去禀报南后了。

莫涯怔怔站在夜风里,许久,唇边慢慢露出一丝苦笑。

当夜,莫涯传讯让慕雪瑟和裕王到靖王府来,慕雪瑟前脚到了靖王府,裕王后脚也到了,见到慕雪瑟独自前来,莫涯有些好奇,“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我让他去办一件事。”慕雪瑟笑道。

“我说呢,他天天对你形影不离,怎么突然那么大方肯让你单独来见我了。”莫涯嗤笑道,自从九方痕来了帝都,他能见到慕雪瑟的时候,九方痕都在场,防他跟防贼一样,真是让他郁闷不已。

“你们说的是谁?”裕王皱着眉头问。

莫涯和慕雪瑟都是笑而不答,见他们不肯说,裕王又问莫涯道,“皇后娘娘今日为何宣你进宫?”

原本裕王是不赞成让莫涯进宫的,南后心狠手辣,难保莫涯有去无回,但莫涯还是去了。

“没什么,就说了一些往事而已。”莫涯神色淡淡,“她说要让公孙姑娘给南晏治病。”

“哼,南晏祸国殃民,早就该死了!”裕王愤然道,却又疑惑,“她又凭什么相信你一定会帮她请公孙姑娘进宫?反而把你押在宫中再逼公孙姑娘出面,会更快吧?”

“因为这样,她才有办法把我们一网打尽。”莫涯淡淡笑了笑。

“什么意思?”裕王皱起眉头。

“王爷忘记了,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么?”慕雪瑟笑问道。

裕王怔了怔,片刻后脸色一沉,“你是燕王的义妹!”

“不错,燕王起事谋反,罪及亲族,我是他的义妹,自然也是罪人。”慕雪瑟轻笑道,“若是皇后娘娘以两位王爷私藏朝廷重犯为由,将两位王爷和我一起抓起来,岂不是一劳永逸?”

这时,浮生的身影如夜色中一抹暗影一般飘到慕雪瑟身边,冷冰冰地说,“来了。”

“动作真是快啊。”慕雪瑟笑道。

“她打的好算盘!”裕王冷下脸,又瞪着莫涯和慕雪瑟,“你们两个既然知道皇后打的是这个主意,怎么也不事先防备!”

慕雪瑟和莫涯互看一眼,都笑了,莫涯对裕王道,“王爷,何必着急。”

裕王沉着一张脸,看着面前这两个笑得一脸云淡风轻的人,不知为何,他却也半点都不觉得紧张了。

靖王府外,突然就来了大批的神策军高举着火把,将靖王府团团包围。领头的指挥使高声向着靖王府喊话,“皇后娘娘有旨,靖王裕王私藏朝廷重犯,燕王乱党,此乃谋逆之罪,尔等当立刻束手就擒,若敢反抗,就地格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