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指挥使一怔,看着那个内侍道,“公公,哪里来的?”

“当然是宫里来的!”那内侍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人,快下令住手!”

“可是下官在皇后娘娘跟前可是立下了军令状的,今日若是不能将靖王府的人都处理了,下官可是要提着脑袋去谢罪啊。”指挥使皱着眉头道。

在这说话间,已经有有不少神策军士兵翻进了靖王府里,靖王府里立刻传来打斗声和喝骂声。

那内侍一看顿时急得满头大汗,“就是皇后娘娘让我来传令的,大人快点下令吧!”

指挥使有些将信将疑,南后想要除掉裕王和靖王的心情有多迫切,他是知道的,眼看靖王和裕王毫无防备地被他围困在靖王府里,无处可逃,南后怎么可能会突然不让他动手里。

他顿时怀疑这个内侍是裕王的人,是故意欺骗他的,他沉下脸道,“皇后娘娘怎么可能下次命令,你居然敢假传命令,定是叛逆同党,来人,将他抓起来!”

“你敢!”那内侍尖细着嗓音喊,“大人,你最好是听我的,要是坏了事,你几个脑袋都不够你谢罪!”

“抓起来!”指挥使冷着脸说。

立刻就有士兵上前要去绑那个内侍,内侍尖着嗓子怒骂着,就在这时,传来一声高呼,“皇后娘娘嫁到!”

指挥使大惊,转头看去,就看见一抬凤辇正在御林军和内侍官的簇拥下向着这里来,他顿时就跪了下去,“微臣参加皇后娘娘!”

凤辇缓缓落地,南后阴沉着一张脸从凤辇上走了下来,看了一眼正被绑到一半的那个内侍官,皱眉道,“怎么回事?”

“皇后娘娘救奴才啊,指挥使大人说奴才假传你的话,不肯停止攻打靖王府,还要杀了奴才!”那内侍一看南后来了,顿时就底气十足地向着南后告状。

那个指挥使顿时背上直冒冷汗,心里暗骂道,我只是说绑了你,什么时候说要杀了你了。他向南后告罪道,“启禀皇后娘娘,臣是担心有人假传娘娘口谕,意图营救裕王和靖王,是臣不查,请娘娘降罪!”

南后淡淡扫他一眼,“连本宫跟前的人都不认识,难怪你到现在也还只是个指挥使。”

她又看向不停传出打抖声的靖王府,道,“人呢?”

“都,都还在里面呢。”指挥使赶紧回答。

“让他们全都住手。”南后冷冷道。

“是。”指挥使立刻传令,很快神策军的士兵就不再动作,就连已经闯进靖王府的士兵也住了手。

靖王府内,裕王看着围在他们三人身边的一干黑衣人一脸惊讶,这些黑衣人武功奇高,根本不用他们出手,这些人就可以轻松地摆平闯进来的神策军士兵。看看地上躺着的这些神策军士兵就知道了,全都是一剑毙命。

外面的命令声传了进来,剩下的这些神策军士兵全都待命不动,警惕地拿着刀防备着慕雪瑟等人。

忽然,靖王府外有一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她高声道,“公孙雪,你出来!”

“皇后娘娘?”裕王大惊,南后怎么跑来了。

慕雪瑟微微一笑,就要出去,裕王拦住她,“你若是落入他们手中,本王和靖王可就是必死无疑了!”

“王爷放心,他们不敢。”慕雪瑟淡淡道,“我既然拉了王爷上这条船,自然会让王爷完好无损地下船去的。”

说罢,她向大门走去,而莫涯始终安静微笑地注视着她。

大门后的抵御之物全部都被靖王府的下人清理开了,被撞得歪斜的大门在南后的面前缓缓打开,她看着一身雪衣的慕雪瑟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出来。

在靖王府外的火把的光芒的映照下,一身素衣的慕雪瑟那美丽的容颜,在这暗夜中仿佛添上了几许妖异,动人心魄,却也让人心惊。

南后冷笑了一声,“公孙雪,本宫的两个侄孙在哪里!”

一旁的指挥使听了大惊,顿时指着慕雪瑟大骂,“你这妖女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绑架南大人的两个孙子!”

南后脸色铁青,看着慕雪瑟的眼神仿佛要把她千刀万剐一般,她平生最恨被人威胁!今天,她本来算好了让人盯着莫涯,只要莫涯和慕雪瑟一碰上面,就将他们一起拿下,以勾结燕王乱党之名诛杀莫涯,再逼慕雪瑟帮南晏治病!

她得到裕王也到了靖王府的消息时,还高兴得放声大笑,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连裕王这个长久以来的心头之患也一并除去了。

可是谁知道,她刚刚才派神策军兵围靖王府,她就得到了消息,她那两个侄孙儿在府里被人掳走了,而掳人的人留下了一个名字——公孙雪!

这一下真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原本她只以为慕雪瑟不过是一个会医术的女子,也许她会是某个人派到皇宫里的间谍,也许她会是一个心里颇有野心想要借机搭上皇室宗亲好上位的女子,却没想到,慕雪瑟完全超乎她的想象,居然有本事进南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南宇和南建留下的两个幼子给掳走!

要知道如今虽然南家势弱,南晏又重病没有办法理事,但是南家可是大玄第一大族,南府的守卫虽然没有皇宫森严,却也不是可以轻易出入的。

南后冷冷地看着慕雪瑟,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皇后娘娘,我们谈谈如何?”慕雪瑟微笑。

靖王府附近是左都御史陈大人的家里,这天晚上,南后突然带着大批神策军敲开了陈御史家的大门,差点被陈御史吓得尿裤子,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得罪南后的事情,南后要来抄他的家了。

结果没想到,南后却只是借了他花园的一个亭子,跟一个白衣女子坐着聊天。至于她们聊的是什么,因为大指的神策军一直把守在花园之外,陈御史虽然很好奇,却是什么也听不到。

突然,他看着慕雪瑟,觉得有些眼熟,他一拍脑袋,顿时想起来,这不是燕王的义妹公孙雪么,他曾经在金殿上见过一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