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烽烟四起(二)

莫涯顿了一下,苦笑道,“可是她始终没有问,却是你问了。”

慕雪瑟微微皱起眉头,“也许是因为她曾经爱得太深,才会恨得如此之深,人有时候很傻,很多东西只肯相信自己所见所闻,从不去深究,因为真相有时候会让人绝望。”

“不错,绝望啊,我想我母亲若是知道父亲死前对我说的那番话,一定会绝望的。”莫涯轻轻勾了勾唇角,“当年,我的母亲只是南家的一个庶女,可是她天生美貌,而皇后娘娘却又貌丑,所以她在南家还是极受宠爱。但是她知道,那些宠爱都是假的,那只是她的家人想要娇养着她将来将她高嫁,为南家得到助力。所以她的心里一直都是恨着南家人的,特别是皇后娘娘。”

“因为皇后娘娘比她丑,不如她,可她却是嫡出,纵然貌丑无盐也是受尽了她所没有的万千宠爱,所以她忌妒。”慕雪瑟淡淡道,曾经的南后就是曾经的她,而莫涯的母亲就是慕雪柔,就是慕雪云,就是那些因为她更受宠爱而忌妒她的人。

莫涯听出了慕雪瑟话里的冷意,他知道慕雪瑟曾经经历过什么,他并不介意慕雪瑟对他母亲态度中带着的那一丝厌恶和鄙夷,因为,其实在他心里也隐隐地有些憎恨那个生下他的女人。

当年,身为大玄第一大族的南家的嫡女,无数人冲着南家的权势去向南后提亲,却都被南后拒绝了,因为南后看出那些人根本想娶的不是她,而是南家的权势。南后是个很明智的人,她原曾在闺阁里开过玩笑,若是真的一生都得不到一颗真心,那就她就剪了青丝,长伴青灯古佛。

结果她十六岁那年,在自家的花园里遇见了隐太子,那个被世人称作真君子的男人。他是唯一一个看见她的相貌没有露出惊讶或者厌恶表情的人,就连南后的父母兄弟在看到她的时候,往往都要忍不住回避她的脸。可是隐太子没有,他那么坦然地直视她。

他们一直在那棵槐树下畅谈经史子集,辩论兵法国策,她的睿智令他惊讶,而他的坦然让她心动。

他们有时候会互通书信,或者他来南府拜访的时候,找她一起下棋,他常常赞叹说若是她生为男子,只怕这当世第一才子之名就不是他的了。

那时的南后年纪尚幼,情窦初开,她并不确定这个坦然接受她的男人心里对自己有没有报有别样的感情,可是她还是想要试上一试,所以她才用一尺素绢写了那封情书,然后在一场南府举办的宴会上悄悄送去给隐太子——

“所以,当天,把南后写给隐太子的情信宣扬得天下皆知的是你的母亲?”慕雪瑟看了莫涯一眼。

“对,我母亲早在我父亲常去南府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我的父亲,我父亲是天下难得的好男人,哪个女子能不心动。”莫涯笑了一笑,“可是我母亲知道她并无机会,因为她不过是一介庶女,怎么可能成为太子妃呢?”

所以莫涯的母亲得知了南后要送出那封情信,她就截下了那一尺素绢,然后找了一个女子假扮成南府的丫环,带着下过药的膏点去找隐太子,将那一尺素绢交给隐太子,又告诉他那糕点是南后亲手为他做的。

隐太子看了素绢上的内容的时候,心里很高兴,他并不是注重外表的人,相反那些外表看想起美则美矣却只知道争风吃醋,卖弄风情的女人他最不喜欢。他对南后的欣赏是发自内心的,是那种棋逢对手才会有的心动,这是再美丽的女子也不会给他的感觉。

所以他将一枝有些定情之意的梅花簪交给那个假冒的丫环后,毫无防备地吃下了那下过药的糕点。

之后的事情,他就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他醒来的时候,看见南后的庶姐满脸泪痕衣裳不整地躺在他的身边,而他们在南家一处偏僻的厢房中。

隐太子当时以为,一定是那些看他不顺眼的政敌想要对付他,这样做既能破坏他和南家的关系,又能破坏他的名誉。他以为莫涯的母亲不过是无辜被卷入其中的。但是既然他坏了别人的清白,自然就该负责。

那天,他对莫涯的母亲做出承诺之后,就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南家的宴会。

他不知道,那天,南后并没有收到那枝梅花簪,她一直在等着他的答复。

隐太子回到自己府中第二天的时候,才发现南后送给他的那尺素绢不见了,而有人在南家的花园里捡到了那尺素绢,素绢上的内容和落款自然是毫无保留地把南后的心思暴露人前。

等隐太子急着回南家去找那尺事关南后名誉的素绢时,南后一个丑女肖想大玄最好的男人的消息已经传偏了帝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笑话南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长得丑就算了,还这么异想天开。而且身为一个闺阁女子,居然敢给男子写情信,就算大玄风气开放,可是这一举动仍然引来了无数的嘲讽。

隐太子才到南府想解释就被南晏铁青着脸赶了出来,那时候,他以为是自己无意中遗失了那尺素绢,是他害得南后名誉尽失,却不知道一切都是莫涯母亲的计划,是她趁着隐太子被药性迷了心智,将那尺素扔在南家的花园中,那天来参加宴会的人很多,总有人会看到。

而那枝梅花簪自然也是落在了她的手里,后来南后因为此事大受的击重病一场的时候,她还拿着那枝梅花簪去嘲笑刺激南后,更把隐太子已经上门向她提亲的事情说了出去。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慕雪瑟忍不住要叹息。“所以你父亲本是对南后有情的?”

“不错,可是他为了负责却是中计娶了我的母亲。”莫涯笑了笑,“但是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后来我父亲到底还是知道了真相,他再也没有进过我母亲的房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