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烽烟四起(五)

朝阳公主的笑容一下僵住,她看着慕天华的双眼,他的这种眼神她很熟悉,那是南熙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的眼神,不是被她困在内院的无能书生慕容华。

“你都想起来了。”朝阳公主的唇边露出苦笑,“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早就预感到了,可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她抬眼看着慕天华,眼中有泪,“你可怪我?”

责怪她隐瞒了他的真实身份,将他困在她的内院之中,做一个一事无成的书生,不让他接触任何与行军打战有关的东西,不让他碰任何兵器,不让他再做从前那个少年将军。她妄图抹掉他过去的一切,妄图永远从南熙的镇国公府偷走他,妄图欺骗自己可以这样拥有他一辈子。

慕天华摇了摇头,“公主于我有大恩,我怎么会怪你。”

可是他却是客客气气地叫她“公主”,这比他骂她,责怪她,怨恨她,还让她难受。

朝阳公主苍白了一张脸,“那么这三年我们之间——”她的声音已近哽咽,“你都忘了么?”

慕天华叹了口气,“不,我都记得。”

他记得朝阳公主是怎么隐瞒他的过往,是怎么让他误以为自己只是一介普通的秀才,又是怎么对着他编造他们曾经虚假的故事。但是他也记得朝阳公主是如何帮他养好伤,是如何在饮食起居上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又是如何倚在他怀里对他微笑,说他是世上最好的男儿,说她这一生只爱着他一人。

“所以,这是你的答复?”朝阳公主站起来,一步一步后退,美丽的眼中大颗大颗地落着泪。

“朝阳公主,你听我说。”慕天华看着她的那退后的姿态,又叹气道。

“不,我不要听!”朝阳公主转过头冲出了慕天华的屋子,她不像听慕天华伤她心的话,不想再听见他的拒绝和否定,她一点都不想面对这些。

“朝阳!”慕天华大喊了一声,奈何朝阳公主捂着双耳如同逃一般一路跑远,慕天华急得想要下床,可是他躺了太久,四肢都有些僵硬虚软,才刚刚一动,就摔倒在地。

一直站在旁边被慕天华醒过来后朝阳公主的反应弄得惊呆了的南诗这才反应过来,赶快急步上前,将慕天华扶了起来,“慕公子,你没事吧?”

慕天华稳了稳身子,有些疑惑地看着南诗,“请问姑娘是?”

“我是公孙姑娘的朋友。”南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慕天华自然是还记得“公孙雪”是谁,他有些苦恼自己失忆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慕雪瑟居然会化名跑到玄国来,而且看朝阳公主之前那么排斥慕雪瑟的样子,估计慕雪瑟多半是来带他回去的。

“那个,你跟公主——”南诗有些迟疑到底该问还是不该问。

慕天华苦笑了一下,“罢了,让我好好想一想。”

朝阳公主一路冲出了南诗的家,连自己的马车都忘了上,抹着眼泪就冲到了街上,街上的人全都奇怪地看着这个衣着装扮极为华丽的女子一边哭一边失魂落魄地走着。

“朝阳?”忽然,前面的马车上有一人探出头来唤她。

朝阳公主抬眼一看,却是庆王,庆王走下车,向着她走过来,“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庆王平时和朝阳公主极少来往,但是因为朝阳公主算是这帝都之中少有的不涉及朝政党争之人,所以庆王对她还是比较友好,没有太多的戒心。

朝阳公主一看见他,就扑向他的怀里哭了起来,庆王顿时有些尴尬,眼看四周的百姓都纷纷向着他们看过来,他连忙把朝阳公主扶上自己的马车,然后命马夫先去公主府。

到了公主府,庆王又亲自送着朝阳公主进去,朝阳公主哭了一路,终于是不哭了,她抽了抽鼻子,道谢道,“多谢王爷送我回来。”

“你我虽然身处皇室,却也算是堂兄妹,又何必客气。”庆王笑了笑,“不如跟我说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也许我可以帮忙。”

朝阳公主苦笑了一下,这种事,庆王能帮上什么忙,更何况庆王现在在南后的控制下,一言一行几乎都受到监视,她更不能让他接触慕天华。

但是她还是把自己和慕天华之间的事情向庆王吐了吐苦水,隐瞒了慕天华真实的身份,只是说她的男宠原本失了忆,现在恢复记忆就要离开她回家乡了。

庆王听完,楞了楞,他活了近二十年,也没怎么在男女事情上费过心思,还真是没什么好法子,他问,“难道他在他家乡已经娶妻?”

“不曾。”朝阳公主摇摇头。

“那你让皇后娘娘下令,硬招了他为驸马,难道他还敢抗旨不成?”庆王奇道。

朝阳公主噎了一下,慕天华是不敢抗旨,但问题是玄国的圣旨对他没有用。想想庆王向来没有什么奇智计谋,更从未在儿女情长上费过心,怎么可能帮得上自己,朝阳公主摇摇头道,“不说我了,我看你眉宇间似有愁色,莫非皇后娘娘又生你气了?”

庆王长叹一声,“皇后娘娘今天召我和兵部几位大臣,还有将领在上和宫商讨如何应对燕王和靖王的叛军之事,他们讲了许多,可是我根本完全听不懂,皇后娘娘问我,我答不上来,她一怒之下就把我从上和宫里赶出来了。”

朝阳公主默然,这也难怪南后要生气,她力排众议立庆王为储君,结果庆王却是这么不顶用,让她颜面何存。

“如今燕王和靖王的大军来势汹汹,一个占领了东南,一个占领了西北,眼看就要打到帝都来了。”庆王一脸愁色,“我真的担心啊。”

他当初根本就是畏于南后之势才前来帝都的,根本无心帝位,偏偏原本挡在他前面的昌王和燕王自己把自己玩出局了,不得已之下南后才拿他顶上,其实他根本不想趟这趟浑水。

【作者题外话】:三更。。。。。。今天没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