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烽烟四起(十二)

“所以我并不想做一个上位者。”慕雪瑟叹息道,“上位者需要一副够冷够硬的心肠。”

九方痕沉默了,他就是一个上位者,他能走到今天成为一国摄政王,为他牺牲的人非常多,有些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慕雪瑟转开这个过于沉重的话题,偏头冲着九方痕一笑,“我在帝都等你。”

第二天,慕雪瑟告别九方痕和莫涯,带着浮生和“夜”的人悄悄去了帝都。

得到慕雪瑟消息的慕天华利用自己现在对帝都守卫的控制,悄悄迎接了慕雪瑟入城。慕雪瑟到帝都的第二天夜里,玄国的皇宫发生了一阵悄无声息的变乱,新任的御林军指挥使慕容华突然带着自己手下的御林军封锁了南后所居住的上和宫。

本在上和宫的书房里看奏折的南后,得到消息后并没有惊慌,她只是派自己的心腹太监出去质问慕容华到底要干什么,结果那个太监却是带回来了两个人。

南后看着跟在她的心腹太监身后进来的两个人,后面一人身量娇小穿着斗蓬看不清面貌,前面一人却是庆王。

“庆王,居然是你!”南后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也想学着燕王和靖王他们一样逼宫造反么?就算你有本事杀了本宫,本宫也敢保证你和慕容华那个叛逆没有本事活着踩出皇宫!”

庆王一向畏惧南后,如今被南后疾言厉色一喝斥,顿时就吓白了脸说不出话来,转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穿斗蓬的人。

那人从斗蓬下发出一声轻笑,“皇后娘娘错了,给慕容华下命令的不是庆王,而是我。”

“慕雪瑟!”南后吃了一惊,她微微眯眼,“慕容华是你的人?”

“他的名字叫慕天华,是我的大哥。”慕雪瑟笑道。

“南熙已故的镇国公慕振荣的儿子,难怪难怪,他明明如此深谙兵法战术,却怎么也不肯为本宫带兵出征,为的就是今天吧?”南后又笑起来,“怎么,难不成你悄悄潜回帝都,又让你大哥围了上和宫,是想为靖王杀掉我?”

南后的手在虚空中一招,慕雪瑟立刻感觉到这间书房里有极重的杀气,显然是藏着暗卫高手,慕雪瑟笑了一会儿才道,“皇后娘娘多心了,我只是想跟皇后娘娘单独谈一谈,才请庆王殿下带我入宫的。”

南后冷眼看着庆王,庆王立刻别开眼不敢对上她的视线,南后冷哼一声,“没用的东西居然也敢学人家脚踩两只船!滚出去!”

庆王立刻逃似地跑了出去,他本来今天也不想来,可是慕雪瑟却是逼他选好立场,墙头草都不会有好结果的。庆王在心里算了一下,果然还是靠着靖王比较有活路,于是就硬着头皮陪慕雪瑟来了。

其实今天庆王来与不来都影响不了事情的成败,只是慕雪瑟想要让南后知道就连南后自以为掌控的庆王都已经是他们的人了,南后的胜算根本微乎其微。

南后挥了挥手,书房里侍候的人全都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但是那些藏在暗处的暗卫还在,南后笑了笑道,“你真是够胆量,一个人留在这里,就不怕本宫杀了你么?”

“皇后娘娘不会杀我,你大约只会想抓了我好威胁靖王和我的夫君。”慕雪瑟拉开斗蓬露出她那张绝美的脸,抬眼看向南后,这一下她才看清楚了南后的脸,顿时大吃一惊,南后的脸色的大片胎记已经褪了大半,那胎记之下掩盖着的竟是一张风华绝代的脸。

看见慕雪瑟吃惊的脸色,南后笑起来,“你给的药果然很管用,这几日本宫揽镜自照时每每都在想,若是本宫豆蔻之年可以遇见你这样的大夫就好了。”

南后的笑容里带了一丝苦涩和悲哀,若是当年她有如今这样的容颜,也许她就不会受到那么多的羞辱,也许她所爱之人就会回应她的感情,也许她就不用嫁给一个傻子然后千方百计坐上如今的地位才能够不让任何人轻视于她。

就像这段时间,随着她脸上的胎记越褪越浅,那些看到她的人的眼中不再仅仅只是畏惧和谄媚,还有惊艳。

“可是娘娘想过没有,那些因为你美貌而露出的微笑并不是真实的。”慕雪瑟轻轻摇头,“我曾经也经历过你所经历的事情,因为一块伤疤而被所有人轻视,被人利用,被人背叛,那时我也恨自己为什么偏偏就要伤在脸上,可是后来我明白了,只有当我丑陋的时候依旧对我表露善意的人才是真心的,只有他们才值得我去交往。美貌不过是虚无,几十年后依然会随着时间而逝去,美貌所留住的东西也同样也会一起消失不见。”

“可是就算他不是真心,就算他只爱表象,本宫却也还是想要他一个倾慕的眼神。”南后淡淡道,“慕雪瑟,你深爱过一个人么?刻骨铭心?”

慕雪瑟微微一怔,她深爱过么?似乎并没有,前世与宫浩磊是因为青梅竹马又早早订了亲,与楚赫是因为那时她已走投无路既然嫁了就该倾心相待。而今生,她虽然也心动过,却始终没有到达刻骨铭心的地步。

慕雪瑟一直都知道,她对九方痕的感情是被动的,远没有他对她付出的多,可是她只能给这么多,因为两世的经历似乎剥夺了她爱人的能力,她总是客观的,冷静的,理智的,绝对没有办法因为爱一个人而疯狂。

“本宫真替南熙的摄政王悲哀,不能完整地得到枕边人的心,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南后大笑,“本宫听说他为你放弃了皇位,为你立誓终身不娶,现在还为了你抛下一国军政追到玄国来,却仍然得不到你的深爱,他也是个可怜之人。”

慕雪瑟心中大震,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想过九方痕待在她身边是否会痛苦,是否会不安,现在想想,他对莫涯的戒备就源于他的不安,因为他知道她对他的感情太过淡薄,他也许总想着有一天她又会头也不回地离他而去。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