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瓮中捉鳖(一)

“你想要本宫做什么?”南后忽然止住笑,冷冷问慕雪瑟。

慕雪瑟沉默地皱起眉头,她看清了南后的眼神,那眼神空寂一片,仿佛什么都没有剩下,虚无得让她心惊。

“你到帝都来,又对本宫说了这些话,总有你的目的。”南后的神色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她的声音里带着叹息道,“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让本宫不战而降迎靖王入帝都么?”

“皇后娘娘愿意放手了么?你抓了那么多年的权柄。”慕雪瑟问。

“本宫早就告诉过你,皇后之位和权势都不是本宫所求。”南后淡淡道,“如今放手又有什么做不到的。本宫只有一个条件,保住南家。”

慕雪瑟淡笑道,“我只能说犯了错的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而无辜的,我会保他们不伤半分。南氏一族在朝中的关系盘根错节,欺上瞒下不知做出了多少的恶事。大玄需要一个清明的朝廷,这是隐太子想要的,也是莫熠想要的,靖王不能负了隐太子,而我不能负了莫熠。所以该死的人一定要死,而该活着的人自然会好好地活着。”

南后楞了楞,忽然笑起来,“好一个清明的朝廷!好好好,既然是他要的,本宫就该还给他,这是本宫欠他的!纵然要本宫粉身碎骨又如何!”

她的眼中有泪,那是这二十年始终没有流出的眼泪,从隐太子死的那天起,她一直把这泪水藏在自己的心里。

“我并不需要皇后娘娘粉身碎骨。”慕雪瑟笑,“我只要皇后娘娘陪我做一场戏罢了。”

“慕雪瑟,你为什么要来帝都涉险?”南后忽然问,“明明靖王现在的胜算很大,本宫听说他刚刚击败了燕王派去奇袭他的军队,还得到了南熙的兵务相助,想要攻下帝都也不是不可能。而你来这一趟却是险中之险,为什么你要来?”

“因为这一仗已经死了太多人了,”慕雪瑟叹息,“我不想看见更多。”

“你的心肠太软,这对一个摄政王妃而言不是好事。”南后淡淡道。

“我知道。”慕雪瑟点点头,“但我只对无辜之人心软,该狠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手软。”

“哦?”南后笑起来,“本宫算是罪大恶极了,你又准备怎么对付本宫呢?”

“我答应过朝阳公主不伤你性命。”慕雪瑟笑,“所以娘娘尽可以放心。”

“放心?我又何必放心。”南后大笑,“你让慕容华,不,应该说是慕天华撤了吧,本宫会按你说的去做的。”

“好。”慕雪瑟点点头,又看了南后一眼,道,“娘娘,逝都已逝,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力补尝,还是莫要太过伤怀了。”

南后轻笑一声,只是道,“你走吧。”

慕雪瑟走了之后,南后在书房里枯站了许久,直到心腹太监进来禀报,“娘娘,他们把人都撤走了。”

南后点点头,忽然道,“已经入冬了,御花园里的梅花开了么?”

“开了几枝,但是不多。”太监回答。

“掌灯,本宫想去看看梅花。”南后吩咐道。

“是。”太监立刻安排了。

南后到了御花园的梅林边,都看见红白两片梅林,却只稀稀落落地开着几朵梅花,那么寂寥。

忽然,她觉得面上一冷,伸手一摸,摸到一点湿意,她抬起头,看见黑夜里的漫天飞絮。

今年,帝都的初雪来得特别早。

几日之后,帝都传出消息,庆王一日在上和宫的书房与南后谈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用砚台击打南后的头,南后当场昏迷,庆王被关进了南后的私牢。等南后醒来的之后,却是突然失心疯,太医诊断后说是因为脑里淤血所致。

玄帝病危,南后失心疯,刚立的储君又因为谋杀南后而被关进皇宫私牢,这一下朝廷顿时群龙无首,文武百官顿时大乱。

有人说应该立刻另立新君,又有人反对,玄帝虽然病危可是还没死呢。又有人说该推举一位大臣出来主持朝廷,这个意见纷纷得到百官赞成。可是该推举谁却没个定论,本来最有资格的自然是南晏,可是现在南晏也在家里病得奄奄一息。百官只好另选他人,可是想上去的别人不服气,众人推举的一看现在局势乱成这样,若是弄不好连身家性命都没有了,纷纷推辞。这个问题整整吵了七天都没吵出结果来。

这时,已经攻打到了帝都西北一百里的燕王得到了消息,他立刻招了沈独前来商量。因为上一次沈独带着燕王的六万精兵去奇袭江城,结果江城没攻下不说,还折损了一半的将士,气得燕王把沈独骂了个狗血淋头。

之后虽然依旧重用他,但是态度却不如之前那么亲切了,而燕王帐下自然是不只沈独一个谋士,其他人很多都是从燕王刚刚继承王爵的时候就跟着燕王,在燕地陪了燕王多年,更有不少是老燕王留下的人。可是偏偏沈独一个外来的却最得重用,这些人自然是不服气。如今眼见沈独犯下大错,终于被燕王疏离了,一个个都是拍手称快。

在这样的孤立之下,沈独这段日子都一直是低头做人,再也不敢像以前一样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样子。

可是今天,燕王又从进来的沈独身上看到了那种志得意满的气势,燕王微微一楞,还没开口,就听沈独道,“王爷大喜!”

“莫非你也听到了帝都的消息?”燕王道。

“是。”沈独手上拿了一封信,“帝都有一个从前与我交好的守将写了这封信给我。”

“哦?他说了什么?”燕王问道。

“他看出了如今帝都的局势不稳,而他从前又得罪过靖王,害怕靖王一旦攻入帝都他就没有活路了,所以他写信让我告诉王爷,他愿意迎王爷入帝都!”沈独笑道,“王爷,如今皇上病危,南后发疯,庆王也已经没有了当储君的资格了,你和靖王谁先一步进了帝都,谁就是这真龙天子!”

【作者题外话】:唉。。昨天本来是三更的,结果最后一章被我搞成重审核没发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