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瓮中捉鳖(二)

“此话当真?”沈独有些惊喜,又有些惊疑。

“负责帝都北门守备的神策军郑将军的信函在此,王爷可以看看。”沈独上前将信函递给燕王,“这信上的字迹微臣确认过了,的确是郑将军的无疑。”

燕王接过信函,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对着沈独大喜道,“沈独,你果然是王爷的福星,是上天派来助本王大业得成的能人!”

沈独的目光扫过屋子里的其他谋士,这段时间里,这些人明里暗里不知道对他有过多少羞辱,如今却一个一个都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这些人个个都不服气他得到燕王的重用,但是关键时刻却是没有一人能够派上用场,不过是一些嫉妒他才能的无能之辈罢了。

他轻蔑一笑向着燕王拱手道,“王爷,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燕王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趟,有些迟疑道,“靖王那边——”

“王爷,事不宜迟,靖王一定也得到了消息,帝都中裕王的旧部不少,虽然都不得皇后重用,但是也难保没有有心人想趁现在迎靖王先一步入帝都的,所以王爷不能犹豫,机不可失啊!”沈独循循善诱道,“若是我们迟了一步,让靖王先一步入了帝都,若是他控制帝都封锁城门,先一步登基为帝,那么我们之后再做什么只怕都是无用功了!”

燕王还有些犹豫,“会不会有诈?”

“王爷,不入虎穴下焉得虎子!”沈独朗声道,“王爷可以一边带着大军向着帝都进发,再派脚程快轻功好的高手先一步入帝都打探此事的真假,若是发现有诈,王爷有大军相护,想要回撤也来得及!”

燕王停下了脚步,又盯着手中的信看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咬咬牙道,“好!留下部分守军,剩下的人全部跟我去帝都!”

“王爷英明!”沈独笑道。

当天,燕王就立刻派出数名高手先一步前往帝都打探消息,然后他立刻就带着大军向着帝都进发。燕王刚刚上路没多久,就得到消息,一直在江城按兵不动的靖王也带兵前往帝都,而裕王则是留守江城,巩固后方。

听了这个消息,燕王对帝都的事情更是确信无疑,下令众人不得停歇,日夜兼程地冒着北地的风雪赶路。

等到他到了帝都附近三十里的时候,他派去帝都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向他禀报帝都如今果然乱成一团,早朝无人主持,全都大臣都在六部争论该推举谁来主持大局,燕王这个时候出面正合适。

消息传来的时候,沈独正在燕王身侧,他立刻向燕王道,“王爷,我们不必暂歇了,立刻进城吧,现在朝廷群龙无首,就等着你这真龙出现呢!”

燕王沉默不语,沈独又再下一剂猛药,“若是等靖王到了,他在朝廷的声望可是比王爷你高,与他一同起事的裕王在朝廷里也极有威信,到时候,我们的胜算就不大了。”

“好,传令下去,拔营前进,赶在天黑之前要到帝都!”燕王高声下令道。

“是。”沈独立刻笑着去传令。

他在心里道,燕王此人虽然城府极深,但却弱在不够果决,还好是遇上了他沈独,有他推燕王一把,才可让燕王得成大事!

等燕王带着大军开进到帝都三里外的地方时,天色刚刚暗下来,这连续几天的风雪难得地停了,帝都之外一片雪白,在月光下反射出冷冷的幽光。

当天夜里,与沈独通信的郑将军悄悄出了帝都到燕王的军营拜见燕王,他一见到燕王就立刻行了大礼。

燕王心中满意,面上却是做出惶恐之色伸手扶郑将军起来,“郑将军请起。”

郑将军站起来后,燕王又道,“去年本王刚到帝都时,还曾去拜访过府上郑将军,那时本王就极倾慕将军,未能深交,一直觉得可惜,还想着若是哪日战场上兵戎相见,着实不忍。却想不到如今竟有和将军相交的一天,本王实在庆幸。”

燕王不愧是八面玲珑,一番场面话说得动情又漂亮。郑将军立刻配合着装出一副深为感动的样子,对燕王道,“当初皇后娘娘就欲立王爷为储君,谁知道后来却出了那许多事,臣也一直深为王爷可惜。但是如今皇上病重,皇后发疯,庆王居然刚刺杀皇后,实在是当不得一国储君,可是朝廷却是一下无人主持大局,眼看就要大乱。臣想了又想,果然就只有王爷才能当此重任,所以才给沈大人写了信。”

燕王心道,郑将军分明是怕靖王先一步入帝都后,他没有好果子吃,才立刻向他投诚,却偏偏要做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

都说人生如戏,这官场之上,哪一个没这几分做戏的功夫?不过青衣花旦,各领风骚罢了。

“那么将军觉得本王何时入城比较合适?”燕王问道。

郑将军思忖了片刻道,“如今已无人早朝,官员每日都聚集在六部,臣想不过王爷今夜带一小队精兵秘密入城,明天一早直接去六部,控制住六部官员,逼他们代看皇上起草传位诏书,然后直接颁昭天下,立刻登基!”

若是郑将军让燕王一个兵都不带,孤身入帝都,只怕燕王还不敢尽信,可是郑将军却是提出了让他带一小队精兵入城,这立刻就打消了他的疑虑,他立刻道,“好,那入城之事就全权交由将军安排了。”

“王爷放心。”郑将军忘记了。

“臣陪王爷同去吧。”沈独忽然在一旁道,“这起草传位诏书之事又何需劳动旁人,由臣执笔不就可以了。”

他的目光冷冷扫向郑将军,心道这个郑将军过河拆桥,居然想独占这拥戴之功。

郑将军打了个激凌,立刻赔笑道,“我怎么把沈老弟给忘了,是想满朝文武有谁比得沈老弟的笔力,这个起草诏书之事,自然该由沈老弟来做。”

沈独笑了笑,“郑将军过誉了。”

【作者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