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瓮中捉鳖(三)

燕王自然看出来了郑将军和沈独之间的暗潮汹涌,他心里却是觉得很得意,这些人现在就开始争这个从龙之功了,这不就证明了他即将成为那条真龙么?

从前沈独对他说话时,都是自称“我”,而今日却是自称“臣”,这当中的区别,燕王自然是听得出来。

如今他离那九五至尊只差临门一脚,这些人哪里敢对他不恭敬,何止是恭敬,应该是敬畏!

燕王的下抬都比平时抬高了半分,那脸上的得意之色是怎么也拦不住了,仿佛这龙椅金座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当夜,燕王和沈独带了一小队精兵就悄悄在郑将军的安排下进入了帝都,然后藏进了郑将军的府祗。

第二天一早,六部官员又开始为了推举谁来主持大局争吵不休,成兴侯和翰林院大学士看着吵着吵着几乎要打起来的众臣都有些头疼。眼看着刑部左侍郎的拳头都快挥到都察院右都御史的鼻子上了,成兴侯赶紧阻止道,“老夫有一个提议!”

众官员们瞬间安静了下来,全都看向了成兴侯,成兴侯犹豫了一下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实在不行,就迎靖王入帝都吧!”

官员们安静了片刻,一下哗然,又再次吵吵嚷嚷起来,说什么的都有,有大骂莫涯是罪臣的,有说莫涯适合的,也有说莫涯里通熙国的。

都察院左都御史皱着眉头对成兴侯道,“靖王和裕王起兵谋反,是谋逆之人,怎可让靖王入主朝廷!更何况他现在还勾结了南熙,向南熙借兵与朝廷对抗,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让他主持朝政!”

“就是因为靖王与南熙交好,老夫才选他。”成兴侯沉声道,他扫视了一遍在场的诸位大臣道,“如今我大玄内乱,若是南熙趁虚而入,侵吞我大玄土地,那我大玄只怕是没有招架之力,到时候帝都被破藩王各自为政,大玄立时就要四分五裂,我们这帮老臣又有何颜面去见先帝!”

成兴侯这话一出来,百官又都安静下来,全都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成兴侯叹了一口气,“况且当初靖王和裕王到底为何叛出帝都,老夫想诸位都是心里有数的,不是他们要反,是有人逼得他们不得不反。”

“哼!”户部尚书冷哼一声,“就算那天皇后娘娘派神策军兵围靖王府又如何,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他们不但不引颈就死,反而起兵造反,本就是他们的错!”

“可她是君么!”成兴侯冷冷一眼看过去。

“皇后她——”户部尚书张了张口,却是没说完。他一向依附南家,自然是站在南后一边,可是如今南后疯了,南晏重病,他等于失去了依靠!南后当然是君,这句大逆不道的话,他怎么也不敢说出来。

“如今靖王与南熙交好,迎他回帝都主持朝政就可以安抚南熙,也可借此让朝廷与靖王和裕王化干戈为玉帛,少了多少纷争,有何不妥?”成兴侯接着道,“再说了,靖王德才兼备,当初百官都推举立靖王为储君,却想不到皇后娘娘为了立庆王就出此下策,兵围靖王府,想再像当年她矫诏杀隐太子时一样,来一场血洗靖王府。靖王遭此大劫,自然要反,而皇后立了庆王又如何?”

成兴侯冷哼了一声,“诸位都看见庆王的表现了,先不说他意图行刺皇后娘娘,就说他平时作为,你们认为他当得起这一国之君么?”

百官都是沉默不语,庆王的确是撑不起玄国的担心,但是南后原本就不需要他太能干,越无能,越方便她控制,这是百官心知肚明的事情。

但是现在南晏快不行了,南后又疯了,从来不敢说的话,不敢表露的事情,众官员们也敢表达出来了。

“我同意,迎靖王入帝都!”吏部右侍郎第一个道。

“我也同意!”李御史站了出来,他原本就是靖王的人。

“我同意!”

“我也同意!”

“罢了,罢了,只有这样了。”翰林大学士长叹一口气也道。

就在大部分官员纷纷表态愿意迎靖王入帝都的时候,一个笑声却是从屋外传来,“何必要等靖王来,本王来不也一样!”

燕王一身锦袍金冠踩入屋中,含笑而立,身后跟着沈独和郑将军。

“燕王!”成兴侯吃了一惊,他又立刻看几燕王身后的郑将军,“郑将军,你好大的胆子,敢放叛贼进帝都,还到六部议事处来!”

郑将军笑而不语,沈独却是上前一步道,“侯爷,这六部衙门都被王爷的精兵包围了,我对诸位还是认清形势吧。”

“沈独,你这个罪臣凭什么这样跟我们说话!”成兴侯怒道。

“就凭你们的命现在都在王爷手上,”沈独笑了笑,扬手拿出一卷明黄的圣旨,“侯爷,这道传位诏书,还要麻烦你亲自在朝堂上宣读。”

成兴侯冷冷看着沈独,并不接那道沈独起草的传位诏书,“你们想谋朝篡位!”

“怎么是谋朝篡位呢?”燕王大笑道,“如今皇上病重,皇后发疯,无人主持朝政,本王是来为你们主持大局,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之既倒,诸位应该高兴才是。”

说罢,他扬手下令道,“来人,护送诸位大臣到金殿上去!”

他又转头对郑将军道,“还要劳烦郑将军带人去后宫中将国玺取来。”

这传位诏书上,自然是要盖上一国之印的。

“是。”

郑将军微笑着退了出去,燕王就和沈独带着剩下的精兵强行押着百官去金殿上朝。

到了金殿之上,燕王直径走上那张龙椅,站在一旁,就等着郑将军将国玺取来,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坐上去,而底下的百官面上大都是敢怒不敢言,也有那见风使舵之辈,一看情势,立刻对着燕王说一些歌功颂德之言,听得燕王脸上的喜色怎么都拦不住。

就在这时,只见郑将军从殿后转了出来,身后还跟了一个宫女,手上捧了一个黄色锦盒。

【作者题外话】:三更。。。今天没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