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瓮中捉鳖(四)

国玺!

燕王的目光落在那宫女手中的黄色锦盒上,露出狂喜之色,竟是沉不住气地上前一步。郑将军微微一笑,退开半步,让那名宫女上前来。

那名宫女垂着头将手中放在托盘上的黄锦盒呈到燕王的面前,燕王迫不及待地打开锦盒,看见里面那块白玉雕成,沾着朱砂的国玺,双手颤抖地将它拿出来。

一旁的沈独立刻展开手中的圣旨走到宫女面前,拿到托盘上的空锦盒,将圣旨摊在上面。燕王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将手中的国玺向着那道圣旨盖了下去,用力碾了碾之后才拿起来。他仰首大笑,笑声中是说不出的畅快,忽然他的眼神落在那道盖了印的旨圣上,笑声仿佛卡在喉间一般嘎然而止,双眼死死地盯在圣旨上那块方形的红印上。

沈独一看不对劲,伸头一看,只见那道圣旨盖的印上是四个字——乱臣贼子!

“郑将军,这是怎么回事!”沈独猛地转头就去质问郑将军。

郑将军向着他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种漠然的表情。就在这时,沈独听见身边咚的一声,他向着燕王看去,只见燕王手中的那颗假国玺掉在了地上,和他全部拿过假国玺的双手竟是变成了紫黑色,而他的脸色也在一瞬间难看起来。

“这上面有毒!”燕王颤抖着说道。

“郑将军,还不动手么?”一声沈独极为熟悉的轻笑从金殿之外传来。

慕雪瑟!

沈独看见金殿之外走进来一人,雪衣玉簪,清丽无双,那人的凤眸里仍旧是他极为熟悉的表情,冷静,淡然,如一湾深潭一般深邃。

还没等他多看那女子一眼,只听见郑将军拔出佩剑举剑高呼,“奉皇后娘娘之命,诛杀叛逆!”

金殿附近早已埋伏着的御林军和神策军冲了出来,而燕王带来的那些精兵忽然间都觉得全身无力,竟是一个接一个瘫软在地。他们想起清晨要出郑将军府之前,府上的厨娘特意给他们做了一顿极丰盛的早膳,还不停地叮嘱他们多吃点,现在想想,那厨娘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如同狱卒看着监牢中在吃断头饭的死囚一般。

“郑将军,你欺骗我们!”沈独怒视着郑将军。

郑将军只是摇头,“我一向只忠于皇后娘娘,怪只怪你们贪心太过,才会轻易相信我!”

“沈独!”燕王发出一声怒吼,“快救本王!”

只见燕王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黑,眼瞳充血,那双手上的紫黑色已经顺着皮肤蔓延进了袖子里。

沈独大惊失色,冲上去要去扶燕王,慕雪瑟却是冷冷道,“你还是不要碰他的好,这毒可是厉害的狠。”

“慕雪瑟,你快给燕王解毒!”沈独冲着慕雪瑟怒叫着,燕王是他的靠山,他已经背叛了南后,得罪了莫涯,若是再失去燕王的庇佑他就真的再无容身之处了!更何况,南熙他已经回不去了,这大玄天下若不是燕王做主,他那位极人臣的梦想就会化为乌有。

“这毒药是我亲手调配的,我从来就没有准备过解药。”慕雪瑟冷冷地看着脸色完全变青开始用双手捂着自己喉咙的燕王,毒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咽喉,他的咽喉会肿起,然后说不出话来。慕雪瑟笑了起来,“因为,他不需要解药!”

一个为了权利帝位可是轻易牺牲自己结发妻子的男人,早已浑身是毒,这种毒是世上任何解药都解救不了的,唯有死亡一途!

“我……我,不……该,信你!”燕王瞪着沈独拼命发吐出这最后的几个字,就口吐白沫倒在龙椅边抽搐起来。他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帝王宝座,明明离得那么近,明明只差一步,他却终究没有坐上去。

燕王眼中的怨恨让沈独惊得退后几步,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因为他轻信了郑将军,因为他的煽动怂恿,所以燕王才会进入这个圈套!

而如今,金殿之外燕王的精兵都已中了药物被擒,这金殿之中,再也没有一个南晏可以让他挟持。

大势已去,而他徒手无力,要如何逃出去!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忽然冲出还倒在地上抽搐的燕王身上的佩剑向着站在金殿门口的慕雪瑟冲了过去。

至少要死,他也要拉着这个他始终得不到的女人一起死!

慕雪瑟没有躲闪也没有退后,只是静静地看着沈独一脸疯狂地举着剑冲到她的面前,她的眼中还带着一丝怜悯。

只见沈独的剑将要伤到慕雪瑟的瞬间,立刻被一道银光隔开,浮生出现在慕雪瑟面前,他轻而易举地一剑削断沈独握剑的手,沈独发出一声惨叫,断腕处的血喷薄而出,染红了金殿的黑砖。

还没等沈独再动,浮生手中的胜邪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沈独惨笑一声,“我还是输给你了!”

“欲望太多的人,往往弱点也太多,最容易输。”慕雪瑟看着沈独,“还记得么,这是当年你假意投靠九方镜的时候,我对你说过的话。”

“可是你挑起了我的欲望!是你当年给了我登天的希望,又将我踩在脚底!”沈独恶狠狠地瞪着慕雪瑟,“是你!都是因为你!既然我要入地狱,你怎么能不陪着我!”

“因为你不配!”九方痕的声音从殿外传来,他一身银袍,束着玉冠,端得是俊美非凡。

他一步一步从殿外走进来,身旁并肩而行的是一身戎装的莫涯。

“去吧,斩下燕王的头颅,拿到燕地的将士面前,燕王已死,他们自然不战而降。”慕雪瑟对着莫涯缓缓道。

莫涯拔出腰上的佩剑,向着已经毒发身亡的燕王走去,他当着已经被眼前这场变故惊呆了的文武百官的面,斩下了燕王的头,抓着燕王的头发将头提在走上,往回走。头颅颈部流出的血在地上滴出一道血线,百官们纷纷被这血腥的一幕震慑住,有几个文官甚至吓软了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