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尘埃落定(一)

看见燕王最后身首异处的下场,沈独向着慕雪瑟露出苍白的微笑,“你要杀我么?”

“我曾说过若是你再不自量力,我必杀你!”慕雪瑟冷冷道,“沈独,你知道的,我从不手软!”

“哈哈哈哈……”沈独狂笑起来,“好好好!”

他又去看慕雪瑟身后的九方痕,大笑道,“你以为你完全得到她了?不,你没有!你看见她的眼睛了么,她的眼中从来映不进任何人的身影!”

他又对着提着燕王头颅走过他身边的莫涯讥讽道,“还有你!你跟我有什么不同!你也跟我一样得不到她!你永远都得不到她!你会跟我一样日日夜夜受着这份欲望的煎熬!你——”

他的声音蓦然而止,因为慕雪瑟在他说话的时候对着浮生冷冷下令,“杀了他!”

胜邪剑的剑锋快而薄,浮生只需轻轻一挥,剑锋就轻而易举地划破了沈独的咽喉,截断了他的声音。

沈独的喉咙发出“嘎嘎”的声音,一手捂着自己血如泉涌的咽喉,却仍然挣扎着不肯倒下,他踉踉跄跄地上前伸手想要去抓慕雪瑟,却终究在指尖还差三寸之距的时候轰然倒下。他倒下之间,那双眼里还留着怨毒的笑意,就这么映在莫涯的眼中。

慕雪瑟看着沈独的尸体,忽然想起那年熙国京郊的小树林里,自己救起的那个遍体鳞伤的秀才,世事轮转,她曾经成就了他,最终也由她结果了他。

“你去吧,这里已无事了。”慕雪瑟对莫涯道。

莫涯又看了沈独的尸体一眼,眼中神色复杂,他提着燕王的头颅转身出了金殿。可是沈独最后的话却如同魔障一般在他耳边挥之不去。

——你跟我有什么不同!

——你也跟我一样得不到她!

——你永远都得不到她!

——你会跟我一样日日夜夜受着这份欲望的煎熬!

莫涯握剑的手慢慢地握紧。

留守在帝都三里之外的燕王大军忽然被莫涯的军队和熙国的军队团团包围,燕王手下的将领一看情势就要率领大军与莫涯对抗,谁知道却听见对方军中有人高喊,“燕王已伏诛,首级在此,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然后就看见对方军中一根高高立起的竿子上悬挂着燕王的头颅,众将士都是大惊失色,又听对方高声喊道,“皇后娘娘已立靖王为储君,靖王有令,尔等乃受燕王,沈独蛊惑,才随他二人造反起事,如今此二人已伏诛,若是尔等迷途知返,归顺朝廷,朝廷将免尔等死罪,另有封赏!”

燕王军中的诸位将领互看一眼,如今燕王已死,群龙无首,腹背受敌,与其与朝廷对抗,还不如缴械投降,保全性命。

还未等他们下令,军中已有士兵扔下武器奔向敌营,口中呼喊道,“我愿意归降!”

一有人开了头,其他士兵纷纷效仿,全都扔下兵器向莫涯归降。

燕王已死,他们已无效忠的对象,又何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搏呢。

诸位将军一看,都是长叹道,“大势已去!”

纷纷脱甲摘冠,披发白衣,前往莫涯的军队前负荆请罪,他们知道那些普通兵士多半没有性命之危,可是他们几个将领虽然也是跟追燕王,但到底位高权重算是祸首,他们既想归顺朝廷,保全性命,自然是要做出一个姿态来。

而这些燕王的将士,他们之所以投降得这么快,不担心朝廷会突然翻脸又要他们的性命,却全都是因为他们得知莫涯已是皇储之事。莫涯的仁善贤德之名,已经传遍天下,他们也早有耳闻,心中都想,一个肯为百姓以身试药的人,一定是不会出尔反尔的。

元光二十年,冬,靖王襄助朝廷诛灭燕王,立下大功,被立为皇储,昭告天下,举国欢庆。

立莫涯为皇储的诏书在燕王死后第三天的早朝上宣读,南后坐在龙椅之侧,看着那个眉眼与隐太子那么相似的男子接过金宝金册,忽然有些恍惚,仿佛自己看见的是当年隐太子被册立时的情景。

她忍不住笑,怎么可能呢,隐太子八岁就被立为太子,哪里会是莫涯如今的年纪。

早朝之后,南后扶着内侍的手慢慢往上和宫走,皇宫里,处处白雪皑皑,有小内侍上前来禀报,“皇后娘娘,南大人不好了,说要见你最后一面。”

南后只是笑而不答,继续向着上和宫走,南晏得知南后迎莫涯回帝都并要立为皇储之事后,已经几次派人来请她出宫相见,若不是他如今已经病得起不了床,他一定是会冲进皇宫来质问她的。

她不想见他,因为有很多事情,他们都做错了,南家做错了。

就像慕雪瑟所说的,犯过错的都该受到应有的惩罚,这是他们南家欠大玄天下的一个交代。

快要到上和宫的时候,又有一个内侍匆匆来报,“皇后娘娘!大事不好,皇上驾崩了!”

南后楞了一下,仰头去看那蓝得一片澄澈的天,忽然笑了,“好好好,一了白了!一了白了啊!”

对于皇上,她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当初嫁给他也不过是因为南家需要利用他晋王的身份,对于这个痴傻的夫君,南后一直都是有些轻蔑,甚至厌恶的。

但是到底,他们一同在这冰冷的皇宫里住了二十年。

二十年的青春相付,二十年的岁月相伴,终归不是虚假的。

没有她,他不会是如今的玄帝,没有他,她也不会是如今的南后。

南后终究是落下泪来。

“娘娘?”身旁扶着南后的内侍问道,“是否去龙昀宫?”

那是玄帝住的宫殿。

“不,本宫想去御花园,再去看一看那些梅花。”南后却是道。

“是。”内侍顺从的应道。

御花园中,冬梅正好,南后挥退了身边所有侍候的人,独自走进梅林里,她站在梅花之中,喃喃自语,“驿寄梅花,鱼传尺素,当初我怎么就不懂呢?”

当天深夜,玄国皇宫的御花园中发生了一场大火,烧毁了整片梅林,南后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