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惊变(四)

“他不是总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不是总觉得是他在施舍朕么?”九方灏的笑容因为愤恨而变得有些狰狞,“那么朕就要让他亲眼看着你嫁给朕!那一定会让他痛苦得生不如死!谁让他把朕变成了天下人口中的一个大笑话!傀儡皇帝?施舍?朕宁可不要!”

“所以,你这么做,就是想报复我们?”慕雪瑟的眉眼中都是轻蔑。

“不是,朕是在报复他,而朕是爱你的。”九方灏伸手抬起慕雪瑟的下颌,“雪瑟,朕让你做朕的皇后,实现你那母仪天下的天命,怎么会是报复呢?你该感谢朕,这世上又有哪个女人有资格与朕比肩?”

他放开慕雪瑟,退后一步笑道,“去吧,嫁衣已经送到驿馆了,朕用了最好的金线,最好的红绸,最美的珠翠,让五十个绣娘们日夜赶功,花了一整个月的时间才准备好的,你一定会喜欢。”

慕雪瑟回到驿馆的时候,朝阳公主就有些焦急地上来问,“雪瑟,天华怎么还没回来?”

“你放心,他留在皇宫里陪伴太皇太后,过几天就回来了。”慕雪瑟安慰道,然后她将江枫叫了出来,“你去桃源居看一看素月和摄政王在不在。”

“是。”

江枫刚刚才走,九方灏封南珠公主为皇后的圣旨就到了驿馆,等宣读圣旨的内侍官走了之后,朝阳公主一脸惊疑地看着慕雪瑟,“这是怎么回事,玄国的国书上明明写明了是送南珠公主与熙国的摄政王和亲,怎么会变成让你嫁给熙皇?”

“稍安勿躁。”慕雪瑟轻轻拍了拍朝阳公主的肩膀,“你不用担心,你和大哥的婚事不会有变数的。”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朝阳公主气恼道,“我国新帝有多重视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因为你选择了摄政王才放手了,若是知道熙皇想要强娶你,说不定他立刻就会破坏五十年不相犯的盟约!”

慕雪瑟轻笑了一声,“你别把莫涯想得那么冲动,他知道我是不会让自己陷入不可解决的麻烦的,南珠公主这个封号虽然是他的一片心意,但其实他明白,我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

朝阳公主怔怔地看着她,又立刻笑起来,“也对,就算你什么也不做,摄政王也不会让熙皇娶你的。”

“九方痕在九方灏的手上。”慕雪瑟淡淡道。

朝阳公主脸色一变,“怎么会!那你——”

“看样子,在九方痕不在的时候,九方灏可是做了不少的动作。”慕雪瑟轻轻地摇头,“是我们大意轻敌了。”

原以为九方灏连派到玄国对付九方痕的精兵都控制不住,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却没想到,原来九方灏还留了一手,早已在京城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他们自己入瓮呢。

“那现在怎么办?”朝阳公主急道,“他不会拿摄政王威胁你吧?”

她的脸色忽然又更难看了一些,看着慕雪瑟道,“天华没有回来,不会是——”

慕雪瑟也正看着她,眼中的神色肯定了她的猜测,朝阳公主的眼泪顿时涌上眼眶,慕雪瑟安抚道,“九方灏只是用大哥来威胁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我的祖母也不知道被他关到哪里去了,这个疯子。”

想到林老太君这么一大把年纪,而儿孙又都不在膝下尽孝本就凄凉,如今还要因为她而遭这般的罪,她就内疚不已。

“素月真是的,居然会看不住九方灏!”慕雪瑟皱眉道,这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啊,在她看来,论智谋,公孙青不知道比九方灏高了多少,居然也栽在了九方灏的手上。

忽然,江枫的身影出现在慕雪瑟的面前,他道,“郡主,公孙大学士和摄政王都不在桃源居,桃源居如今只有一位琬姑娘在那里,她说公孙大学士和摄政王都被熙皇带走了。”

慕雪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九方痕也这么轻易地栽了?

江枫又道,“琬姑娘给了属下这幅画,说是公孙大学士亲手所绘,让属下亲手交给郡主之后,郡主定解其意。”

说完,他将手中一直拿着的一卷画呈给慕雪瑟,慕雪瑟接过画展开一看,只见这画上上画了崇山大川,而这大川之中,一条黑龙盘卧酣睡,反而是天际之上一只金凤展翅遨翔。

朝阳公主凑过来仔细观看那幅画,有些不解道,“这幅画是什么意思?”

慕雪瑟凝视了那画中的金凤许久,眼神极为复杂,她缓缓道,“龙游浅水,凤临天下。”

朝阳公主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皇上要迎娶北玄的南珠公主为皇后之事顿时让京城的百姓一片哗然,开国至今,因为熙国和玄国一向互相忌惮,纵然两国有过联姻,却也都是选一些不受重视的皇室子弟来迎娶玄国公主,绝不让玄国公主涉及朝政。就算偶有皇上将玄国公主纳入后宫,那也最多是为妃子,绝不可能让一别国女子为后的。

此事一昭告天下之后,大臣们顿时炸开了锅,纷纷上书请求九方灏收回成命,有人还在奏折里说玄国的国书上写明了,这南珠公主是要与摄政王九方痕联姻的,九方灏怎么能夺人之妻呢。

谁知道九方灏却是回道,摄政王九方痕思念已故的摄政王妃慕雪瑟,已立誓不愿再娶,不想破了自己的誓言。而他膝下的皇子年纪都还小,先帝也没有适龄的儿子还存活在世上,这个南珠公主又极受玄国皇帝重视,甚至一路送亲到漓江之畔,自然是更不可能让南珠公主与那些野心勃勃的藩王联姻,所以只能由他这个皇上来娶南珠公主了。

大臣们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九方灏又下旨保证,太子之位不会变,纵然将来有了变数,他也绝不会立南珠公主的皇子为储君。

有了这道承诺,大臣们一合计,好像这样也算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也就不再反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