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惊变(五)

反倒是这些消息传到了民间,之间骂九方痕忘却旧情,要破自己誓言迎娶南珠公主的人又都纷纷称赞起九方痕的深情,为了那个已故的摄政王妃慕雪瑟,居然连两国邦交都不顾了。

但是民间又隐隐有了传闻,传闻说慕雪瑟没有死,她已经回到了京城,曾经有人在镇国公府的大门外看见了她,她不仅没死,还恢复了绝世的容貌。

传言虚虚实实,百姓们也都是将信将疑。

就在这时,九方灏又下了一道让所有人都不解的旨意,让南珠公主除了他之外,不得在任何人的面前露出自己的脸。

这一道圣旨真是莫名其妙啊,哪有一国皇后不得以真面目示人的,人家公主长得又不丑,据说还生得沉鱼落雁,倾国倾城。

但这是皇上自己家的事,示来的皇后到底露不露脸,他们百姓也看不到,无所谓。只是民间又多了一个奇怪的传言,都说这个南珠公主的美貌已经到了天地震惊的地步,让熙皇九方灏一见倾心,除了一举立为皇后之外,更是不愿意让他之外的任何人看见她那如九天仙女一般的容颜。

于是,关于九方灏擅妒的消息传遍了天下。

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玄国使臣所下榻的驿馆这几日却都是很安静,九方灏派来监视的人回禀说慕雪瑟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仿佛真的是在安心待嫁,这反而更让九方灏不安,如此坐以待毙,完全不是慕雪瑟一贯的风格。

但他又想,自己手里握着林老太君,慕天华,公孙青,还有九方痕,几乎慕雪瑟在意的人都被他拿在手里了,慕雪瑟只要有什么动作,他就卸掉九方痕的一只手去送给她,谅她也不敢有什么不安份的举动。

慕雪瑟在驿馆里看着九方灏准备的那身凤袍,大红的锦缎上用金线绣出的金凤栩栩如生,再配上五色丝线绣出的云彩,还有那锦缎折动间浮出的牡丹花的暗纹,腰带上的珠翠,端得是华贵逼人。还有那顶纯金打造得凤冠上,九只金翅各悬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在暗室里,那夜明珠上的光芒将那顶凤冠照出一种流光溢彩之感,不得不让人感叹这凤冠的华美。

“单看这凤冠翟衣,这个皇帝果然是对你极用心。”朝阳公主看着那凤冠翟衣忍不住叹息,就连她在玄国也不曾见南后穿戴过这样华美精致的凤冠翟衣。

“若是有人送一套这样的凤冠翟衣给公主你,然后让你嫁给他,你愿意么?”慕雪瑟笑问道。

“自然不愿意,不是与所爱之人相伴,纵然住金屋枕玉床,我也不会开心的,若是得所爱之人相伴,哪怕是草棚木屋,我也甘之如饴。”朝阳公主叹息道,她看着慕雪瑟的眼神又越发同情起来。

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就算成为了一国皇后又如何?

慕雪瑟淡淡道,“是啊。”

“雪瑟,你真的要嫁给他么?”朝阳公主有些着急,“你难道就没有办法拒婚?你都能帮着我们皇帝登上大位,难道还解决不了这件事?”

“朝阳公主,”慕雪瑟苦笑,“因为你从小都没有身陷在斗争之中,所以很多事情你并不明白,有时候,人为了守护一些东西,就要放弃另一些,有时候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就要放弃自己真正想要的。”

“你想达到什么目的?”朝阳公主问。

慕雪瑟看着她,只是笑,“很快,就能喝上你和哥哥的喜酒了,我保证,以后不会让任何动你们分毫。”

朝阳公主皱起眉头,她总觉得慕雪瑟心里藏着什么秘密,可是她却不对任何人说出来。

十天之期很快就到了,那天,从皇宫来迎接皇后的车驾从神武门一直排到了驿馆,慕雪瑟一身大红金凤翟衣,头戴纯金凤冠,红色鲛绡纱蒙着面一步一步走出驿馆。

那些围观的百姓都忍不住惊叹皇后这身华服金冠的华贵,他们看着慕雪瑟坐上了描金绘着彩凤的车驾,然后一路往皇宫去。而朝阳公主也坐上了另一辆车前往皇宫去参加慕雪瑟的封后大典。

封后大典上,九方灏看着慕雪瑟穿戴着凤冠翟衣向着自己走来,他的脸上露出大愿得偿的笑意,他看着慕雪瑟跪在自己面前,听着礼部官员宣读封后的诏书,然后伸手接过自己赐下的宝印金册后,他的心里一阵松快。

终于,这个女人终于成为他的了。

看啊,她曾经那样不屑一顾地抛弃他,终究却还是得站在他的身边。

九方灏伸出手在慕雪瑟面前,慕雪瑟将手放在他的手上,由着他拉着自己起来。九方灏在她耳边笑,“知道么,九方痕正在某个你看不到的地方看着这一切,你说他现在是不是痛苦得想死?他心心念念一直想得到的女人,最终却成为了朕的皇后?”

他又叹息,“想当初你假死的时候,他几日几夜不吃不喝,后来又总是到雪妃陵去彻夜站在寒风中思念你,如今这一次,也不知道他挺不挺得过去。你知道么?那个白莲教的施梦悠他可是一直留着她的命呢,就是因为她害死了你,所以他要让她一直活着每日都忍受着折磨!”

九方痕曾经为她所承受的痛苦由九方灏的口中说出来,慕雪瑟的心中顿时感到一阵绞痛,她环视四周,却猜不到九方痕现在在哪里看着这一切。

终究是她对不起他!

等到封后大典结束了之后,九方灏带着慕雪瑟到了九方灏为慕雪瑟新翻修的凤栩宫,他笑着挥退了所有的人,解开了慕雪瑟的面纱,端详着慕雪瑟的绝美容颜道,“雪瑟,朕终于得到你了!”

说完,他就要去解慕雪瑟的衣服,慕雪瑟却是拦住他道,“皇上,酒还没喝呢。”、

“对对对,是朕忘记了。”九方灏大笑地主动去拿酒。

然后和慕雪瑟一人一杯,一饮而尽。明明只是一小杯酒,九方灏却是觉得瞬间上了头,他眼神迷醉地靠近慕雪瑟,张了张口,“雪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