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凤临天下(二)

被装点得一派喜庆的房间里,只剩下了慕雪瑟和九方痕两个人,九方痕叹了口气,一步一步走向一身红妆的慕雪瑟,他站定在她面前,伸手轻抚她美丽的脸庞。

慕雪瑟一脸愧疚地问,“你怪我么?”

当初,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嫁给将要登基为帝的九方痕,假死逃婚,导致九方痕放弃了帝位,成为了摄政王,如今她却是成为了别人的皇后,这该是多伤九方痕的事情。

“我知道,你是为了九方宸。”九方痕道,他的心里的确很不舒服,但是至少这样慕雪瑟就会一直留在他看得到,碰得到的地方,就算她顶着皇后的名头,可是慕雪瑟却永远都是他九方痕的妻子,这也就够了。

慕雪瑟的眼眶湿润,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却是让九方痕做了。九方痕说的没错,她会答应公孙青的这个计划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九方宸,九方宸生活在皇宫里,九方灏又这么不安分,迟早会拿九方宸来威胁她。

但若是换了其他的女人来做这个临朝的皇后,难保那个女子在高位上坐久了,会不会动了其它的心思,对九方宸不利,九方宸是谢殊的遗孤,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好他,这是她欠谢殊的。

只是,她没有负谢殊,却终究是负了九方痕的一片深情。

“别哭,雪瑟。”九方痕无奈地用手指轻轻拭掉慕雪瑟眼中流出的眼泪,“你要是真的觉得愧疚了话,那么从今往后,你一定不要离开我。”

慕雪瑟扑进九方痕的怀里,拼命点头,九方痕是这样骄傲的一个人,却能为她妥协到如此,慕雪瑟知道,自己欠他的情,只怕这一生都是无法完全补偿他的。

“好了,今夜可是洞房花烛。”九方痕微笑道,“不是你和九方灏的,而你和我的。”

他们的洞房花烛,已经推迟了四年。

九方痕伸手摘掉了慕雪瑟的凤冠,慕雪瑟的一头青丝顿时垂落在她的后背,九方痕又解开了她身上的翟衣,大红绣金凤的翟衣坠落在地上,衣上的牡丹暗纹在龙凤红烛的光芒下闪现。

慕雪瑟穿着红色的中衣静静地站在九方痕面前,不闪不避,任由九方痕伸手解开她中衣上的带子,当她身上只剩下里衣的时候,九方痕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向着床上走去,床上的大红喜被红得那样刺眼。

慕雪瑟被九方痕轻柔放在床上时忽然笑,“似乎我的每一场婚礼都不平静。”

第一次遇上白莲教袭南,第二次她设计沈独,第三次她解决了九方灏。

“是啊,可是有两次的嫁衣却不是为我而穿的。”九方痕双手撑在慕雪瑟头的两侧,整个人撑在她的上空俯视着她。

慕雪瑟微微心疼,九方痕向来小肚鸡肠,这一次他却能容忍她这么做,到底是他是用了多大的意志才能克制住他的私心呢。

“那我该怎么补偿你?”慕雪瑟轻声问。

“为我生两个孩子。”九方痕笑着执起慕雪瑟的左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

慕雪瑟面露忧虑,她的身体早就因为当年童氏给她下的鹿衔草而受损,当年她就知道自己今后必然子嗣艰难,虽然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有为自己好好调养身体,却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地怀上孩子。

她欠九方痕的太多了,若是连这个愿望都不能满足她,她觉得自己会内疚到死。

看出了她的忧虑,九方痕笑了一下,俯身亲吻她的额头,“雪瑟,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有孩子的,就算没有,只要有你也就足够了。”

慕雪瑟伸出双臂,猛地搂紧了九方痕。

那一夜,凤栩宫的红烛一整夜都不曾熄灭。

第二天,一直称病不朝的九方痕再次以摄政王的身份主持朝政,而皇宫里传出消息,与北玄的南珠公主大婚之夜,皇帝九方灏突发疾病,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与中风无异,已经被摄政王下令迁居熹微宫养病,后宫一切事务交给皇后打理,前朝之事由皇后垂帘听政,而年仅五岁的太子九方宸开始出阁读书。

此消息一出,满朝哗然,但是不少官员都隐隐约约了解到了这一次九方灏和九方痕的暗中交锋,那些聪明的都知道这个朝廷原本就是九方痕说了算,他们不该在此事之上多言。只有那些已经被九方灏拉拢的官员们,害怕九方痕秋后算账,不依不饶地要求太医院当着他们的面为九方灏诊脉,更是请来了宫外的民间大夫为九方灏一同诊脉。

但是诊出的结果的确是九方灏突患疾病,根本查不出半点中毒的迹象,慕雪瑟下的药,自然是把握得极好,九方灏的确是中风,只不过是药物引起的,这种类似的药,当年她也曾帮着九方痕在先帝身上用过。

很快,这些不安分的官员,自然是被九方痕和公孙青一起联手处理掉了,而满朝文武都与九方痕同气连枝,自然是对慕雪瑟一个北国公主却垂帘听政之事毫无异议。

有了慕雪瑟的帮助,九方痕和公孙青处理里熙国的种种政事,进行的一些改革举措自然更加的顺利。

只是自此之后,从皇宫乃至民间,都有了许多关于这位北国来的皇后和摄政王的传言。

比如,所有人都不曾看过皇后面纱下的容颜。

比如,有人曾看见已故的摄政王妃慕雪瑟又回到了京城,还常在摄政王府与摄政王同进同出。

又比如,皇宫内外都在流传着摄政王和皇后之间的特殊关系,无数宫人看见摄政王几乎夜夜留宿凤栩宫,无数朝臣看见早朝之上摄政王和皇后之间那不同于常人的眼神交汇,那样缠绵悱恻。

更有那离谱地传言还说,太子九方宸其实是摄政王与皇后的私生子。因为无论是皇后,还是摄政王都对太子九方宸非常之宠爱和用心,这不像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能做到的事情。

如此种种,成为了大熙朝的迷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