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凤临天下(六)

九方灏死后,年仅七岁的九方宸登基为帝,改年号永平,封皇后为圣母皇太后,继续垂帘听政,朝臣之中仍是由摄政王九方痕和已是内阁首辅的公孙青共同辅政。

五年后的夏天。

慕雪瑟正在凤栩宫的书房里批阅着奏折,而九方宸却是一脸乐呵呵地帮慕雪瑟打着扇子。

慕雪瑟瞪了他一眼,“你都已经十二岁了,你皇叔父十二岁的时候就会算计哀家了,你怎么还是半点政事都不通?刑部和大理寺的职权你到现在都还能弄错!”

“皇叔父再厉害,后来还不是被母后你给拆穿了么。”九方宸不服气地撇撇嘴,又笑嘻嘻地帮慕雪瑟扇着扇子,“再说了母后能者多劳,就再多帮儿臣几年。”

“你啊,哪个皇帝不想着亲政的,就只有你!”慕雪瑟无奈地叹气道,“是不是哀家太过宠你了,所以才把你养得半点上进心都没有?”

“怎么没有!”九方宸瞪大眼,“舅父都夸朕剑术极好,都快赶上他了!”

“剑术好能治国么?”慕雪瑟皱眉道,“哀家该让大哥以后少教你武艺,让素月多教你学一学什么是为君之道!”

“别啊,公孙大学士很可怕的,母后你别把朕交给他。”提到公孙青,九方宸就直皱眉头,上次公孙青让他解释《易》,结果他解释得乱七八糟的,公孙青直接罚他将桃源居的地板都洗一遍,半点面子都不给他留,真搞不懂谁才是皇帝。

“谁让你不学好!”慕雪瑟怒其不争道,她真是不知道自己的教育是哪里出了问题,小时候九方宸明明是极聪明了,怎么越大越不行了呢,到现在还不能独挡一面。她这个被百官嫌弃的垂帘听政的皇太后,想要放掉手中的权利悠闲自在地过日子都不行。

“母亲!”

一个甜甜地声音从门外传进来,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像一阵风一样冲进来。那穿着粉衣的漂亮小女孩冲到了书房里却不是直扑慕雪瑟的怀里,面是突然跑到屋子的一角,伸出白玉一般的小手指着屋顶,大叫道,“浮生,你给我下来!”

浮生的身影立刻如风一般飘了下来,慕雪瑟皱了皱眉,“梦儿,要叫叔叔。”

“不要!”九方梦扑上去抱住浮生的腿,有些稚气地道,“就叫浮生!”

浮生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丝毫也没有觉得九方梦极无礼。

“梦儿。”九方痕的身影匆匆出现在门口,他走进来,看见正抱着浮生腿的九方梦松了一口气,“真是,刚进宫门你就跑得不见人影,吓死父王了。”

九方痕走到正批阅着奏折的慕雪瑟面前,看着那小山一般的奏折对着九方宸皱眉道,“皇上年纪也不小了,该学会为你母后分忧了。”

想到慕雪瑟每天都要处理那么多的事情,九方痕忍不住有些心疼,看着九方宸的眼神也有些不善,“我听公孙大学士说皇上到现在连《中庸》都还背不清楚?”

九方宸不满地瞪了回去,偏偏又没话回九方痕,他眼珠子一转,忽然看向在一旁一直抱着浮生的大腿不放的九方梦笑问道,“梦儿,皇叔父和浮生叔叔哪个更好看?”

九方痕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只见九方梦歪着脑袋仔细想了一想,回答道,“都好看。”

“那你更喜欢哪一个?”九方宸笑得更深了。

“浮生!”九方梦毫不犹豫地回答。

九方痕的脸色彻底绿了,目光像利箭一般刺向浮生,恨不得将这个抢走他女儿喜爱的家伙碎尸万段。

而九方宸则是笑得一脸得意,他太清楚九方痕的弱点是什么了,自然是慕雪瑟和九方梦。

无论九方痕的眼神有多凶狠,浮生都像没看见一般地木然地站在那里,听见九方梦伸出小手去扯浮生的衣服,有些兴奋地道,“浮生,带我飞!”

九方痕的脸顿时黑成了锅底,浮生却是面无表情地抱起了九方梦嗖地一下就窜出了书房,完全无视九方痕那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

“真是的!”九方痕不满地对慕雪瑟抱怨,“都是你,从小就让梦儿跟那个家伙玩在一起,现在梦儿一天不看到他都不行,就在府里大吵大闹的!”

“这很好啊。”慕雪瑟淡淡笑,“浮生会保护梦儿的,你担心什么。”

九方痕有些咬牙切齿地道,“我担心他觊觎咱们的女儿!”

慕雪瑟失笑,照现在这状况来说,到底是谁觊觎谁啊!

“你想多了,梦儿还小,浮生对她又好,她亲近他有什么奇怪。”慕雪瑟微笑道。

“不行,我要赶快给他弄一门婚事,让他远远地去做上门女婿!”九方痕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你别乱插手浮生的事情。”慕雪瑟否决道。

“他也不小了,今年二十五了,难道你要让他守在你身边一辈子?”九方痕盯着慕雪瑟问。

“浮生的心智成熟地比别人晚很多,他的感情也比较迟钝,但是不代表他没有自己感觉,我相信他会有他自己的选择的,我不想在他还对一切模糊不清的时候,就帮他下决定。”慕雪瑟回视着九方痕。

九方痕和慕雪瑟对视了半晌,长长叹了一口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慕雪瑟满意地笑了笑,又拿起一本奏折看了一会儿,却是笑出声来。

“怎么?”九方痕问。

慕雪瑟递给他看,“这个景州知府说什么景州府附近的一处四明山突然夜现紫光,结果他们在山中发现了一个泉池,泉水泛着紫气。他说这紫气是帝王之气,让皇上一定要亲自到那处泉池去沐浴,老天就一定会保熙国江山更加稳固。”

“这种以天降祥瑞骗封赏的奏折见多了,但是请求让皇上御驾亲往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九方痕笑道,他把奏折随手一扔,“何必理他。”

“母后,朕想去!”九方宸听了之后,眼里却是放出了渴望的光来。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